第982章 退走众家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听见惨叫声,转过身去。> ≯≯ <.≤≦1<ZW.

    入眼处,只见个接着个的家丁倒在地上,全都被史阿打得无力还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史阿的长剑直没有出鞘。

    他现了这情况后,额头上忽然冒出了无数的冷汗,感觉背脊冷,心胆寒。不出剑都这么厉害,若是长剑出鞘,恐怕他们个人都活不下来。领头的家丁想到事情可以推到蒯良身上,立即大声道:“住手,别打了,我们退走。”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不得不后退了。

    地上已经倒下了十余人,只剩下几个人能走。

    若是全都被打翻,他们根本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史阿见领头的家丁认输,收手而立,笑吟吟的说道:“若是早些话,就不会有人挨打了,好了,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史阿朝杜袭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史阿所过之处,周围的家丁纷纷避开,惊悚的看着史阿。

    和史阿交手,他们感到跟憋屈。

    比力量,比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比武艺,也比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对方还招招都下辣手,不是用剑鞘戳肋骨,就是戳腰子,亦或者是踢到人的胯下,全都是狠辣霸道的手段。若是出手的力量再狠点,足以致命。家丁武艺平平,只是好勇斗狠之徒,遇到史阿这样的人,根本抵挡不了,只能后退。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喊道:“走,咱们撤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就转身离开了,但是他走路的时候,肩膀还隐隐作痛,感觉很难受。

    其余的家丁相互搀扶着,开始返回。

    二十个刘府的人,步履蹒跚的消失在夜色。

    杜袭看着众人离去,终于松了口气,揖礼拜道:“壮士救命之恩,袭无以为报,将此三百金赠与壮士买酒。”领头的家丁把史阿和蒯良联系在起,不敢带走蒯良给的三百金,所以临走的时候把所有的钱财还给了杜袭。

    再者,先前史阿让杜袭请他喝酒,所以杜袭还记得。

    钱财乃是身外之物,杜袭根本没有放在眼,直接就给了史阿。

    看着那金灿灿的钱物,史阿心暗说眼前的人不错,视钱财如粪土,是个人物。光是这份气度,就值得他结交。

    史阿摇头说道:“杜先生,我是奉命来救你的,至于你的钱财就算了,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杜袭心疑惑,但史阿救了他,肯定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史阿带着杜袭进入鹿门山,来到刚才他和王灿停留的位置,却现王灿早已经消失了,很可能是回到草庐去了。史阿见天色暗了下来,担心有人摸上来,所以对着空荡荡的树林吩咐道:“派人查探刚才那群人的踪迹,确认他们是否都离开了,别被他们摸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树林,立即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旋即,林子又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,但是杜袭却没有现具体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心满是疑惑,却没有开口问话。

    路上,两人抹黑上山,度有些慢。不过抵达草庐附近的时候,周围已经有了光线,能够看清楚路。

    史阿站在草庐外,躬身喊道:“大人,杜先生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说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此时,王灿并没有带着鬼面具,而是以真面目示人。方面是因为杜袭初来乍到,并没有见过王灿,如今杜袭又被刘表逐出襄阳,失去立足之地,没有机会去告密。另方面是王灿要收服杜袭,而且觉得自己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才会以真面目面对杜袭。

    杜袭站在门外整了整衣袍,然后挺直胸膛,再掀开草庐门口的门帘,大步走了进去。杜袭看见王灿盘腿而坐,拱手拜道:“救命之恩,袭没齿难忘,多谢阁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杜先生请坐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示意杜袭坐下。

    等杜袭在草庐坐下后,立即询问道:“阁下找我来,有何要事?并且,阁下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救我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史阿是路见不平救了他,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史阿奉命救人,肯定是得了眼前这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救了他,肯定也有目的。

    王灿听见杜袭的话,从怀取出枚精细的印玺,拿在手上,将刻着字的面对着杜袭,笑说道:“杜先生,你看这方印玺如何?”

    印玺上方,刻着专属于蜀王的印章,看便知王灿的身份。印玺是蜀王的代表,是命令生效的保证,不可能给其他人使用,只能王灿自己持有。杜袭看见印章的刹那间,脑立即闪过眼前的人是蜀王的念头。

    同时,杜袭又仔细的打量王灿番。

    他越是仔细观看,现眼前的人必定是王灿。

    或许,有可能是蜀王印玺丢失,或者伪造印玺,拿着蜀王印玺的人不是王灿本人。但是,个人的气度和气质无法模拟,尤其是王灿这样身居高位的人更加不同。而且民间百姓也流传了王灿的相貌,杜袭心核对下,确定了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必定是蜀王无疑。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”

    杜袭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,但是心脏却在砰砰的跳个不停,开始加快了度,身体内的血液也沸腾起来,眼神也灼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机会,来了。

    刘表不重用他,但是眼前的人却专门召见他。

    时间,杜袭心激情澎湃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杜袭的眼神生了变化后,便把印玺收了回去,脸上露出智珠在握的表情,开口问道:“杜先生,刘表年老昏聩,嫉贤妒能,迂腐不堪,这样的人怎么能任用杜先生这样的大才呢?我意请先生入蜀为官,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杜袭心里面还沉浸在喜悦,听王灿的话,立即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急忙站起身,朝王灿拜道:“草民杜袭,拜见蜀王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又问道:“杜先生,你可愿意入蜀为官?”

    “愿意!愿意!”

    杜袭心里面是百个愿意,他说服了家族老,带着家族长途跋涉的南迁,就是想要在南方扎根立足。

    现在王灿让他做官,杜袭心无比的欢喜,甚至于有种天上掉馅儿饼的感觉,没想到他在荆州等了个多月,现在眨眼间就能做官了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就该直接去成都了。

    其实杜袭也明白王灿招揽他,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出使吴国,临机善变,表现得非常好,这才是王灿看好他的主要原因。否则他初来乍到,没有表现出惊艳的才华,点资历都没有,王灿也不可能知道他。

    此时,杜袭反而要感谢刘表。

    若非刘表,他无法和王灿搭上关系。如今,杜袭心的愤懑扫而空,非常兴奋,他的运道终于有了好转,遇上贵人了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