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0章 拦路劫财吗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他们是谁了,好家伙,刘辛还真是霸道蛮横,竟然敢在襄阳城外动手。小≧说  .这个时候收拾杜袭,可是处在风口浪尖啊!不过刘辛歹毒了些,却给了我们机会,到时候救了杜袭,更有把握把杜袭拉上船。”

    典韦兴趣缺缺的说道:“主公,山下都是些低水平的人,随意派几个士兵就解决了。没我的事情,巡山去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山下的人,典韦提不起半点兴趣,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史阿见此,心暗说典韦够厉害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若是他,肯定不敢和王灿这样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史阿,吩咐道:“史阿,隐藏在山里面的士兵不宜暴露,你擅长剑术,就扮作是游山玩水的剑客,假装现了杜袭被围起来,把那些人打回去,不要出任命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纷争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应下,眸闪过道精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袭离开襄阳城后,没有步行,而是雇了辆马车。

    杜袭留在襄阳城的时候,是免费住在驿站的,亦或者是刘表安排地方,不用回家。但是刘表把他逐出襄阳城,杜袭就不得不返回。

    杜家初来乍到,无权无势,也没有点根基,不可能在襄阳城立足。

    因此,杜家落脚的地方有些远,在鹿门山东面落脚。

    鹿门山距离襄阳城有十五公里的路程,乘坐马车需要几个时辰。再加上杜袭离开襄阳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,乘坐马车抵达鹿门山都是傍晚时分了。

    天暗了下来,驾车的车夫知道时间紧迫,努力的扬鞭催促马儿赶路。

    马车,杜袭盘腿而坐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刘表无情无义,已经成为了过去,他考虑的是准备去投奔谁?

    曹操、孙坚,亦或是王灿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是杜袭将要选择的对象,只能三选。

    三人,孙坚距离是最近的,而且孙坚对他颇为欣赏。曹操和王灿相对较远,尤其是刚在襄阳城外落脚的杜家来说,长途跋涉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即使王灿的实力很强大,很让杜袭心动,但是杜袭考虑的不仅是哪个诸侯更强势,还要考虑家族的老人是否愿意长途跋涉,这是杜袭需要全面考虑的。杜袭想了会儿,心里面很难决定,只能等回家和族老们商量番,再确定去何方。

    车轮轱辘辘转动,马车迅往前移动。

    鹿门山山脚下的山林,突然杀出来了二十个黑衣人。这二十个人都是手持长棍,凶神恶煞,显得很霸道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马儿嘶鸣声,骤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驾车的车夫出惊恐的声音,颤声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什么拦住去路?”

    马车外,二十个人将杜袭乘坐的马车团团包围了起来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纵然是驾车的车夫心里想着冲过去,却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山林里面,三双眼睛密切的注视着官道上生的切。

    这三人,就是典韦、王灿和史阿。

    典韦眼珠子滴溜溜转,低声说道:“主公,这群杂碎简直是找打,末将去打翻他们。”说话的时候,典韦忍不住搓了搓手掌,有些跃跃欲试。即使典韦看不上官道上的二十人,但看见他们行凶,骨子里面又想冲上去厮杀,解除杜袭的危险。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山君,你的相貌太明显了,等会儿让史阿去。”

    典韦叹口气,悄悄地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眼不见为净,看不见官道上的情况,心不烦。

    此时,官道上已经是混乱片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给老子立刻下来,否则老子连你块儿打!”个满脸横肉,穿着黑衣,提着长棍的壮汉大声咆哮,脸上的横肉都不停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咱们起上,把驾车的老东西块儿干翻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听说楚王给了杜袭三百金,咱们打了杜袭,可以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个刘府的家丁大声吼叫,眼闪烁着贪婪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们只有二十个人,杜袭手却有三百金,个人平摊下来都有十五金,这可是笔大财富了。纵然回去了上交部分,也能得到点钱财。或者他们卷起钱财逃走,也能过上美美的好日子,所以二十个家丁顿时变成了凶狠的恶狼。

    面对巨额的钱财,个普通的老实人都可能爆出凶狠残暴的面,何况是平日里跟着刘辛作威作福的家丁呢?

    二十个人,骂爹骂娘,简直是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杜袭听见吵闹声,掀开马车门帘,看见道路上站着群人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襄阳城的治安非常好,几乎没听说有劫财的情况,现在有人拦路,这让杜袭有些迷糊了。他仔细的思考,最终把目标确定在刘辛身上。当时他得到刘表的重用,所以不把刘辛放在心上,但现在被刘表逐出襄阳,而刘辛还是襄阳霸,双方有很大的差距了。

    时间,杜袭心叹息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若非刘表,他岂能被小人欺负。

    现在刚离开襄阳,就遭到刘辛的报复,简直是倒霉。杜袭提着三百金钻出马车,然后跳下车辕,脸上却装出不知道周围是什么人的模样,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围着我,无非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来求财,这里是三百金,是我所有的钱财,都给你们,请你们放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杜袭把三百金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,令周围的二十个家丁都心生敬佩。

    视钱财如粪土,不愧是名士。

    这二十个家丁敬仰杜袭,但是他们都得了命令,不敢违背刘辛的命令。当他们捡起钱财后,还是把杜袭和车夫围了起来,没有放人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神色狰狞的壮汉厉声喝道:“杜袭,你给了钱也得挨打,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,我们会轻些,不会下死手的。”这人是家丁的领头,他说出这番话,已经给了杜袭定的面子,否则不把杜袭打死,也要打残。

    杜袭叹息声,说道:“你们要打的是我,请你们让他离开吧,他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听了杜袭的话,更是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这时候还想着他人,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莽汉,骨子里却也有血性,也有忠义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是讨饭吃的,必须服从刘辛的命令。领头的家丁对杜袭感觉不错,看着驾车的车夫,喝骂道:“快滚,不然连你块打。”车夫感激的看了杜袭眼,摇头叹息声,驾驶马车离开了,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山林,史阿看着车夫离开,急忙说道:“主公,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掐准时间,吩咐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史阿站起身,大步走下山林。这时候,领头的人拱手说道:“杜先生,某家也是奉命行事,不能违令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杜袭,领头的人很佩服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不得不出手,他大手挥,喝道:“上!”

    十九个人,全都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正当十九个家丁迈出脚步的时候,史阿走出来,大声说道:“哎哟,光天化日的,你们把人围起来,难道是准备拦路劫财吗?”

    史阿的声音懒洋洋的,很欠抽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明天爆哟,求盖章,求票票。嗯,为了圣诞活动,拜谢诸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