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8章 反复无常刘景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表怒了,彻底的愤怒了。 <.﹤≦1≤Z≦W.

    他刚才抄起酒樽砸在刘辛的身上还是不解气,立刻又抓起案桌上摆放肉食的铜盘子,连带着肉食起砸向刘辛。

    这次设宴,是为杜袭庆功的,现在却成了大骂刘辛。

    刘辛看见铜盘子砸过来,赶忙躲开。

    两个巴掌大的铜盘子砸在身上,刘辛根本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躲开后,失声问道:“主公,卑职只是多用了十万石粮食,何以至此?我荆州国富民强,区区十万石粮食不过是小数目,您这样大雷霆,让卑职心戚戚然。曹操凶狠,毒辣如蛇,卑职出使魏国是战战兢兢,好不容易回来报信,却遭此待遇,不公啊!”

    他刚返回荆州,不知道杜袭的情况,所以大声呼喊,感觉不公平。

    其实,十万石粮食对荆州来说,的确承担得起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就怕比较,旦有了比较,事情就难说了。杜袭二十万石粮食就解决了求援的事情,说服了孙坚兵。

    珠玉在前,刘表怎么可能不怒。

    蔡瑁拱手说道:“主公,保重身体要紧,切不可为了点粮食而气坏了身体。虽说多了些粮食,但只要能退去蜀军,也算是用粮免灾了。”

    刘辛闻言,感激涕零的看了眼蔡瑁眼。

    杜袭冷眼旁观,没有出言说话。

    他虽然得到了刘表的承诺,却没有得到任命,还不是刘表的臣子。

    刘表好会儿才恢复了过来,大声骂道:“蠢货,混账,你知道杜袭用了多少粮食吗?仅仅是二十万石粮食,他只用了二十万石粮食就把孙坚说服了。但是你却用了四十万石粮食,你还有脸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辛闻言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动不动,好像是痴呆傻了。

    旋即,刘辛恢复了过来,怨毒的看了杜袭眼,露出愤恨的表情。

    若非杜袭,他岂能遭到刘表的苛责。

    刘表大声喝骂了通,肚子里面的气才消解下去,然后喝道:“来人,在店内的门旁安置张席位,让刘辛入席。”

    刘辛闻言,臊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门旁设置席位?

    这显然是羞辱他啊,刘辛心气愤,但是他却不敢对刘表火,反而把所有的怨气都泄到了杜袭身上,认定这是杜袭造成的,心里面对杜袭已经是恨之入骨。杜袭察觉到刘辛的眼神,笑而过,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无胆小人,有何惧之!

    侍从给刘辛安置好酒樽、肉食,然后继续开宴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刘辛搅和了番,气氛已经没有先前热络了,毕竟四十万石粮食让刘表很心痛,他想到要送这么多粮食给曹操,心就气愤不已。行人刚刚开宴没多久,名内侍急匆匆跑进来,拱手道:“大王,吴使正在宫外求见,请求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吴国使节?”

    刘表眉头皱起,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旋即,刘表吩咐道:“宣他进殿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表立即起身,众武大臣也跟着站起身,跟随刘表朝正殿行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刘表为杜袭接风洗尘的地方,不可能接见吴国使节。不过,杜袭和刘辛却留了下来,因为杜袭不是刘表麾下的官员,所以没有资格。至于刘辛则是因为身上满是酒水,有失礼节,所以也没有跟去。

    正殿,刘表高坐在王座上,下方是众武大臣。

    武分列两侧,显得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吴国派来的使节是鲁肃,他身穿黑色袍服,头戴进贤冠,大步走到大殿,朝刘表揖了礼,和声说道:“吴国使节鲁肃,拜见楚王殿下。”旋即,鲁肃脸色变,大声质问道:“敢问楚王,楚国危急,是真心向我王求援吗?”

    刘表眉头皱起,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这怎么像是兴师问罪呢?

    刘表还未说话,蒯良拱手说道:“鲁肃先生,我王诚心诚意请吴王出兵相助,并且给了二十万石粮食资助吴王,难道还不能表明诚意吗?”

    刘表闻言,也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二十万石粮食,已经表明了他的诚意。

    鲁肃大袖拂,冷声说道:“楚王,我王听说曹操出兵相助,您给了四十万石粮食,但是我吴国出兵相助,你却给二十万石粮食。当然,我吴国也不是拿不出二十万石粮食,但是你的使节说魏、吴两国都是给十万石粮食资助两国出兵。但魏国传来的消息却不样,说的是双方都给三十万石粮食资助出兵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其实,孙坚只得到二十万粮食,是因为杜袭聪慧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结果如此,孙坚按理说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但是主动权不在刘表身上,而在孙坚身上。

    孙坚听见消息后,立即派出鲁肃,让鲁肃来质问刘表,这有些无理取闹。然而,杜袭说了个曹魏和孙吴都是十万石粮草,这就落了把柄,让孙坚有了难的借口。你刘表给曹魏的底线至少是三十万石粮草,而给孙吴的底线至少是十万石粮草,这是蔑视江东。

    两国出兵相助,当视同仁,但是吴国粮少,孙坚有了难的机会。

    刘表听完鲁肃的话,心阵烦闷,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刘辛无能呢?

    对于杜袭,刘表却突然觉得此人不可靠。他的怒气开始朝杜袭泄,对杜袭产生了不满的情绪。切的转变,无非是情况生改变。

    鲁肃还不罢休,继续说道:“若是楚王不给个说法,我主将立即退兵,不再前进。”

    刘表听,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孙坚是他的救命稻草,若是孙坚退兵,他和曹操怎么抵挡蜀军呢?

    刘表连连摆手,说道:“鲁先生,你看这样如何,孤立即追加二十万石粮草,补给吴王。如此魏国四十万石粮草,吴国也是四十万石粮草,这样来双方都公平了。”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刘表心在滴血,心情已经很压抑了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又丢了二十万石粮草。

    鲁肃听了后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他在仔细的盘算,是否还要多加点。

    刘表以为鲁肃不同意,继续说道:“鲁先生,杜袭欺骗吴王,难堪大用,孤立即将其逐出襄阳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鲁肃听后,想也不想,立即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刘表这么做,无疑是自毁城墙。

    杜袭被逐出襄阳并不是关键,最重要的是杜袭卖命的帮助刘表,最后却落得个被逐出的结果,肯定会让刘表麾下的臣武将心寒。这样的刘表,还值得他们效忠吗?他们还敢竭尽全力的为刘表做事情吗?

    此时,鲁肃心很欢快,举得不虚此行。。

    他达到了目的,拱手说道:“楚王英明果断,肃佩服。楚王的话,肃定会转告我王,让吴王知道楚王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刘表心怒气冲冲,脸上还保持着笑容。

    至于蒯良和蒯越相视望后,眼都露出浓浓的失望。

    刘表这番动作,太让人寒心了。

    荆州虽然面临着危机,但也不能如此下贱!鲁肃离开后,刘表的命令立即传达下去。这时候,还沉浸在喜悦当的杜袭如遭雷击,整个人呆住了。没想到他奔波劳累,番辛苦换来的却是被逐出襄阳。

    刘辛站在旁,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杜袭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王宫,他已经彻底失望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