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7章 倒霉的刘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草庐,王灿和史阿相对而坐。  ≤.≤≤1≤Z≤W≤.≦﹤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史阿,最近诸葛亮的情况怎么样,许久没听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史阿眉头微微蹙起,说道:“主公,这趟招募诸葛亮,恐怕有些困难了。监视诸葛亮的人现刘备的谋士孙乾经常出入诸葛亮的草庐,关系好像很密切。卑职估计,很可能诸葛亮已经投奔了刘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心大惊,身体僵,满脸的笑容骤然消失,露出错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看着史阿,问道:“孙乾接近诸葛亮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王灿原以为刘备驻扎在前线,正在抵挡蜀军,不会影响到他拜访诸葛亮,所以直的打算都是先处理襄阳的正事,再去拜访诸葛亮。但是王灿却没想到刘备人在前线领兵,却派了个孙乾四处活动,将诸葛亮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连监视诸葛亮的人没有现刘备已经到了草庐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全天候监视,所以刘备悄悄的来了。

    史阿神色苦,说道:“主公,卑职之前就曾问过您,是否要早些拜访诸葛亮,您说先办襄阳的正事,等处理好荆襄世族后,再去拜访诸葛亮,所以卑职没有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,算了!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着史阿,最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沉声吩咐道:“立即通知吴晃,让派人查探孙乾和诸葛亮的情况,确定诸葛亮是否投靠刘备,抓紧时间,要快!”

    此时,王灿已经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确定了情况,只能辣手除之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应下,旋即转身离开了草庐。

    其实在史阿心里面,他并没有把诸葛亮放在心,也不怎么上心。因为史阿不明白为什么王灿这么重视诸葛亮和庞统,两个没出茅庐的雏鸟,有什么好重视的。而且史阿心里面认为有了贾诩、郭嘉、程昱等干人等,诸葛亮简直就是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史阿心这么想,却不敢这么说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有令,他只能立即执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王宫,刘表正在给杜袭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当初派人去江东求援,杜袭毛遂自荐,这让刘表很受感动。越是危难的时候,越能看出人心,他心里面已经打算重用杜袭,任命杜袭为方县令,让杜袭执政方。

    宫殿,刘表笑问道:“子绪(杜袭字),你说说出使江东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杜袭看见刘表对他的态度截然大变,心大喜。

    毛遂自荐,看来是起到作用了。

    杜袭当即把他去江东的见闻说了出来,然后重点说了粮食的问题。刘表给的粮食是三十万石,但是杜袭却只用了二十万石粮食就把孙坚说动了,这显然是杜袭的功劳。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哈哈大笑道:“好,好个能言善辩杜子绪。没想到你如此的善于变通,竟然将三十万石粮食变成了十万石,够聪明的。你这番话,节约了孤十万石粮食,真乃大功件。来,孤敬你杯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刘表端起酒樽,遥敬了杜袭樽酒。

    杜袭端起酒樽喝完后,谦逊的说道:“全赖大王威名,否则袭也不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刘表听后,更是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这人呐,懂进退,识大体,很好,很好!

    蒯越拱手说道:“主公,此时正是用人之际,杜子绪机变果断,不失我楚国国威,这样的人正好可以大用。”

    杜袭闻言,感激的看了蒯越眼。

    蔡瑁张嘴想要说话,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本是想说杜袭是原来的人,这样的人不可靠,可能会临阵投敌,但是现在荆州情况危急,需要更多的人才填充,所以杜袭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刘表嗯了声,说道:“异度言之有理,孤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杜袭听得刘表当众允诺,颗心终于落地了。

    他拖家带口,带着百余口族人来到荆州,虽然刘表给了他安家费,让杜家的人能在襄阳安定下来,但他不出仕为官,杜家就不可能安稳下来,而且杜家也没有收入来源。俗话说有权才能有钱,只有杜袭做官了,杜家才能在荆州扎根。

    杜袭来荆州近个月,直没有得到音讯,家族老颇有怨言。

    如今,终于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突然,大殿外传来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名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扑通声跪在地上,禀报道:“启禀大王,前往魏国的使节刘辛大人回来了,正在殿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刘表心大喜,摆手道:“宣!”

    前往曹操求援的人回来了,刘表心可以放松了。曹操和孙坚的兵马都开始集结出动,只要孙坚和曹操的大军出动,他就能抵御蜀军。

    时间,刘表心的压抑扫而空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片刻工夫,刘辛急匆匆的走进大殿,拱手拜道:“臣刘辛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刘表笑着问道:“刘卿啊,魏国之行是否顺利?”

    刘辛回答道:“还算顺利。”

    蒯良察言观色,现刘辛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,心连连冷笑。当初他极力的反对刘辛出使魏国,但是刘表坚持,蒯良无可奈何,毕竟刘辛是刘表的亲戚。可如今看来,恐怕三十万石粮食根本满足不了曹操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刘辛,难成大事!

    蒯良心好笑,举得还是杜袭可堪大用。

    刘表问道:“刘卿啊,结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辛老老实实的回答道:“主公,曹操开口就说要五十万石粮食才肯出兵相助,卑职番讨价还价,最终确定四十万石粮食,并且达成了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万石?”

    刘表张大了嘴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盯着刘辛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的武大臣都睁大了眼,惊恐的看着刘辛,这厮也太败家了吧。

    四十万石粮食,真当荆襄百姓是专门产粮的吗?

    轰然间,大殿内的武官员窃窃私语,有的人摇头叹息,有的人连连冷笑,但无例外的都是鄙夷的看着刘辛,觉得刘辛是个十足的蠢货。反观杜袭,竟然只用了二十万石粮食就解决了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相比较,简直是个天上个地下。

    “蠢货!”

    刘表骤然怒,伸手抄起酒樽就朝刘辛砸去。

    眼见酒樽砸过来,刘辛却不甘闪躲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酒樽砸在刘辛的肩膀上,洒满了酒水。

    刘辛看着陷入暴怒的刘表,觉得很冤枉。他出使魏国,好不容易才完成了任务,而且在魏国还饱受屈辱,被曹操羞辱了番。现在回来报信,竟然又被刘表喝骂,心非常的不好受,当即问道:“主公,卑职多用了十万石粮食,但也完成了任务,为何如此怒?”

    刘表气得鼻息咻咻,面红耳涨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选了个窝囊废呢?

    耻辱,不仅是刘家的耻辱,还是楚国的耻辱。刘表气愤之下,听见刘辛还敢问,更是怒冲冠,恨不得提剑砍了这厮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