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6章 撬动荆襄世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非常适合出游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鹿门山迎来了习家的族长,此人名叫习祯,年龄并不大,刚刚二十出头,比王灿的岁数都还要小些。

    习帧身穿袭白袍,头戴长冠,腰缠玉带,衣袂飘飘,显得淡雅高洁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,显得非常严肃。

    王灿仍然是那副打扮,身穿麻布粗袍,脸上带着鬼面具,没有半点变化。习祯双手放在膝盖上,开口问道:“阁下是谁,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把习族长叫来,准备送习族长场富贵,不知习族长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习祯听后,眼闪过抹精光。

    他才二十出头,即使少年老成,成熟得早,却还想着振兴习家。

    但目前荆州的情况是蔡家和蒯家独大,至于黄家和庞家,都隐于山野,并没有公然的站出来,所以明面上是蒯家和蔡家把持局面。习祯也想入仕为官,也想把习家扬光大,光宗耀祖,但是有蔡瑁和蒯氏兄弟在前面,他不可能取代三人。

    即使习祯选择出仕,也肯定被压着,所以直没有出仕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却不代表习祯愿意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他是家之主,举动都牵扯着习家的命运。不仅如此,习家上下几百口人,都要习祯人维持着,这是艰艰难的件事。

    所以,习祯仍有颗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王灿仔细的打量着习祯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习家,应该比马家更加的容易入手。

    习祯沉默了会儿后,开口说道:“阁下约我来鹿门山相见,我尚且连阁下是什么人都不知道,不知阁下如何送我场富贵?”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问道:“习族长认为蜀王如何?”

    习祯剑眉扬起,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灿,字顿的问道:“你是蜀王的人?”习祯也是聪敏之人,立即就想明白了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所谓的场富贵,无疑是投奔蜀王。

    要富贵,还得豁出命才行。

    王灿笑吟吟的盯着习祯,赞叹道:“习族长点就透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习祯说道:“投效蜀王,要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习祯说话很干脆,没有像马雍那样优柔寡断,迟疑不决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着急,反问道:“习族长,你真的愿意归顺蜀王吗?这件事情是大前提,否则我不可能让你做事情,也不可能让你接触机密,否则你到时候临阵反悔,岂不是让我的布置落空,空欢喜场。”

    习祯说道:“我若是答应了再反悔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冷声说道:“答应了再反悔,承受的将是蜀王的怒火,个习家,恐怕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习祯针锋相对的说道:“你都被杀了,谁能知道?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反驳道:“我只是负责襄阳事情的个小头目,你杀了我,随后就有其他的人进驻襄阳。你杀了后来的人,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人过来。但是习家的人可经不起杀,死了个就少个,尤其是习族长若是被杀了,损失就大了,所以请习族长考虑清楚,上了蜀王的船就下不来了,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习祯闻言,脸色变。

    投效蜀王王灿,意味着条道走到黑,这事情必须考虑好。

    但是习祯早就想明白了,他直没有出仕,不是没有门路,而是不看好刘表,再者有蒯越等人在前,所以没有出仕。

    如今蜀王的人主动找上门来,给了习祯机会,也给了习家机会。

    蜀军名震天下,无可抵挡。

    习家投靠了王灿,肯定能崛起。这些想法在习祯的脑海不断地转动,很快就想明白了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习祯抱拳道:“我考虑清楚了,愿意归顺蜀王,永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笑道:“好,不愧是习家的掌门人,够干脆,够果断,这才是做大事的人。  希望以后和习族长共事的时候,习族长多多提携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的后半段,不过是为了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王灿又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纸笔,递给习祯,让习祯签字摁手印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,是为了稳妥起见。

    办完事情,习祯问道:“阁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习祯询问王灿的名字,心也是有打算的。眼前的人掌握着荆州的大小事情,即使没有为官做将,肯定也是蜀王麾下的重要人物,所以习祯想和王灿拉关系。只是习祯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人是货真价实的蜀王,别无二家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名字只是个代号,蜀王拿下襄阳后,我和习族长共事,习族长就会知道我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习祯说道:“是我赘言了。”

    习祯心本想询问荆襄世族哪些人归顺蜀王,但现在不了了之,所以心里面想询问的事情也胎死腹,不再询问。

    他话题转,问道:“既然归顺了蜀王,要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习家归顺的事情只有习族长知道,这件事不会传出去。习族长暂时还是襄阳的人,不需要暴露身份,等有事情需要习族长出手的时候,我自会让人传信给习族长。当然,让你做的事情不会太难,也不会让习家陷于危难之地,请习族长放心。”

    习祯拱手道:“既如此,祯就放心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习祯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习祯是无条件的归顺,完全听命于王灿,待遇又有相同。

    王灿也站起身,将习祯送出草庐。

    王灿和习祯起走出草庐的时候,习祯心很震撼,因为他和王灿起走,面对王灿的时候有种压抑的感觉,好像眼前的是座山,显得巍峨高大,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开始,习祯坐在下方,而王灿也坐着,他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他和王灿起走,立即有了压抑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仅仅是穿着麻布粗袍,但是他身体精壮魁梧,而且身体又高,和习祯相比较,王灿显然更甚筹。

    习祯离开后,才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灿给他的压力太大了!

    此时,习祯觉得投靠蜀王很明智,个暗操作襄阳事情的人都有这般的能耐和威势,让他觉得王灿更加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殊不知,眼前的人就是王灿。

    史阿将习祯送走后,然后返回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开始针对其余的家族下手。接下来的段时间,王灿把向家收为己用,成功的说服了向家,让向家成为王灿手的枚棋子。

    只是杨家却没有理会传信的人,消息送到了,但杨家的人根本不出面,没有搭理王灿。饶是如此,王灿也得到了习家、马家和向家的偷笑,有了这三家,再有黄承彦立,至于蔡瑁和蒯越,这也是可以动摇的。

    所以,铁板样的荆州世族,开始倒向了王灿。

    真正终于刘表的人不多,可以说很少。

    只要蜀军到,襄阳城就会成为纸糊的老虎,轻易的就被击败。事情处理得差不多后,王灿想到了诸葛亮,有了拜访诸葛亮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灿将史阿找来,询问关于诸葛亮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忙着处理荆襄世族的情况,有些疏忽了对诸葛亮的情报收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