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2章 曹操的恶作剧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兖州,陈留郡。>≧小>说  ≦.<<1≦ZW.

    魏王宫,曹操高坐在王座上,正襟危坐,神色严肃。

    曹操的身材不高,却威仪十足,摆足了架势。

    大殿,曹操麾下的臣武将分列两侧。所有人都是凝神屏息,谦卑恭敬,使得大殿弥漫着股肃穆的气息。

    此时,刘表的使节还没有进殿,所有人都在等候。

    曹操见气氛有些压抑,有心缓解下,便笑着说道:“你们说说,若是刘表的使节来了,会不会被吓得心惊胆裂啊?”

    荀彧说道:“主公,刘表是派人来求援的,我们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大殿外的情况,心叹息声。

    曹操甩衣袖,伸手指着荀彧,说道:“若啊,你就是谦谦君子,太实诚了。刘表虽然是来求援的,但我们要提出要求,要达到我们的目的,当然要摆开阵势,先把刘表的使节震慑住,否则不好办事啊。”

    满宠朗声说道:“主公言之有理,不这么做,我们不能占据上风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其余的臣武将纷纷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曹操和众武大臣,在大殿有说有笑,气氛非常热络。

    其实,曹操为了震慑楚使,在宫殿外的台阶上摆放了口大鼎,里面装满了沸水,大鼎下方有噼啪燃烧的木柴。

    “咕咚!咕咚!”

    水沸腾后,不停地冒着水泡,腾腾热气也随之冒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很寻常吓唬人的手段,但是在这时候摆出来,又显得有些不合适,因为刘表的使节是来求援的,不是宣战的。与此同时,大殿外还有精悍强壮的猛士站着,他们手持钢刀,昂挺胸,透着股凛冽的杀伐之气。

    阳光照耀下,亮闪闪的钢刀在空显得非常森冷,令人背脊森寒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曹操铁定了心思要攫取利益。

    刘表派来的使节看见装着沸水的大鼎和凶猛强悍的武士后,彻底的傻眼了,搞不懂是什么情况。刘表的使节名叫刘辛,据说是刘表的远亲,被刘表任命为前往魏国的使节。由于是出去求援兵,刘辛认为很容易。

    开出刘表的条件,曹操答应了,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路过热气腾腾的大鼎,又遇到殿外凶悍的武士,额头开始冒汗了。

    这,还是求援吗?

    刘辛心忐忑不安,走进大殿都显得小心翼翼的。然而他越小心,越容易犯错误,正当他步跨入大殿的时候,脚竟然在大殿的门槛上绊了下。刘辛重心不稳,身体个趔趄往前倒下,以狗吃屎的姿势摔在大殿内,非常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,大殿内响起阵哄笑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在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荀彧看见后,忍不住叹了口气,仅此点,已经丢尽了楚国的脸面。

    曹操强行忍不住笑,他轻咳两声,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无比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诸公,这很好笑吗?孤来告诉你们,楚使不是摔跟头,而是听闻孤的大名,心敬仰,迫切的想拜见孤,所以进门就激动的摔倒在地上朝拜,不准笑啊!都说了不准笑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不准笑,但曹操自己却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公说得好,好!”

    独臂将军夏侯惇拍着案桌,粗犷的面颊上露出畅快的笑意。

    许褚坐在旁边,也是抚掌大笑。

    时间,大殿内刚刚平息下来的笑声又高昂了起来,浪潮波高过波,简直让刘辛无地自容,恨不得立刻找个缝隙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听了曹操的话,知道曹操在打趣自己。

    刘辛收敛了脸上的表情,站起身后抖了抖衣袍,又把头上的长冠扶正,然后才厚着脸皮走到大殿央,纳头拜道:“楚使刘辛,见过魏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刘辛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突然,曹操猛喝声,神色严厉,眼神森冷。

    无边的冷意,突然笼罩在刘辛身上。

    刘辛刚才在殿外被装满沸水的大鼎和凶悍的武士震慑住,进入大殿后的时候又摔在地上,受尽耻辱,丢尽了脸面。

    他的心,早已经乱了。

    曹操在这个时候猛喝声,如同天外炸雷,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眼前,是曹操冷厉凶狠的面庞。

    耳旁,萦绕着曹操的大喝声。

    刘辛猝不及防之下,心神失守,被吓得双腿软,扑通声瘫坐在地上,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。刘辛觉得今天真的是流年不利,事事不顺。他深吸口气,赶忙站起来,又伸手把身上的衣衫理顺,恭恭敬敬的问道:“敢问魏王,辛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曹操连忙摆手,摇头笑说道:“汝无罪,只是孤想要看看楚使的胆量而已。”

    刘辛听完后,顿时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,这,这是为什么啊?

    可恶,曹操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刘辛心羞怒,却感觉无力还击。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殿外的侍卫,又想到殿外装满沸水的大鼎。若是曹操把他扔到大鼎里面煮了,刘表也不敢吭声的。刘辛立即回到主题,说道:“魏王,楚国书在三日前就已经送到,不知魏王是否愿意出兵相救?”

    曹操的恶作剧也结束了,也起到了震慑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神色和善,问道:“楚王的诚意呢?”

    刘辛想也不想,直接开口说道:“我主提供魏王三十万石粮草,请魏王出兵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这才是刘表给的底线。

    相同的,杜袭的底线也是三十万石粮食。但是杜袭更聪明,善于变通,做了点小小的修改,说给曹操的粮草只有十万石,给孙坚也是十万石,从而仅仅用二十万石粮食就敲定了事情。单凭这点,也能看出杜袭和刘辛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相比于杜袭,刘辛简直是蠢货。

    曹操听完刘辛的话,摇头说道:“三十万石粮食,还不够我魏国士兵塞牙缝的。这样吧,四十万石粮食,你若是不答应,立即返回襄阳,让刘表好好考虑后,再派人来求援。”

    语气强硬,根本不容刘辛反驳。

    刘辛心里面对曹操简直是又惧又恨,很想立刻拔腿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听曹操说四十万石粮食,犹豫了片刻,说道:“好吧,就四十万石粮食,请魏王兵救援荆州,粮食会分批送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,曹操真的是乐开了怀。

    刘表竟然派来这样的使节,丢人啊!

    不仅丢刘辛自己的脸,连刘表的脸也丢完了,但是曹操很喜欢,希望刘表派来接洽的都是这样的人。旋即,曹操笑着说道:“好了,你也辛苦了,早些回去复命吧。回去的时候记得走稳点,不要再次摔倒在地上。实在不行,孤亲自派人送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刘辛臊得面红耳涨,灰溜溜的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等刘辛离开后,刘晔笑说道:“主公,可曾听闻假道伐虢(guo)乎?”

    曹操听,顿时明白过来,说道:“子扬,你的意思是等我们击溃蜀军,率领大军返回兖州的时候,趁势占领荆州北面的疆域?”

    刘晔点点头,说道: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陈群接着说道:“子扬言之有理,臣附议!”

    下方,武大将都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曹操搓了搓,点头答应下来,脸上也露出欢喜的表情。他想着得到刘表提供的四十万石粮草,以后还会得到荆州的部分疆域,非常欢腾。

    正乘车返回荆州的刘辛打了个喷嚏,觉得浑身冷。

    他这次,真是丢尽了脸面。

    刘辛回头瞅了眼魏王宫,觉得这就是他人生的悲哀之地,以后再也不要来了。纵然是刘表下令让他来,他也不来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