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1章 江东之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王宫,偏殿里面。≯ .

    孙坚身穿冕服,头戴九旒冲天冠,显得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孙坚已经是四十开外快要五十岁的人了,虽然逐渐苍老,但孙坚称王后很少冲锋陷阵,而且身体保养得好,两鬓依然乌黑亮,显得年轻力壮,没有丝毫的苍老之态。不仅如此,他坐在大殿,自有股凛冽的气势散出来,令人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下方,孙权和孙策也都是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张昭、张纮、周瑜、鲁肃、诸葛瑾则坐在左右两侧。

    孙坚拿起案桌上的竹简,笑说道:“刘表的使节抵达成都,楚国的书也已经送来,是向我们求援的,诸位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说话时,孙坚把竹简递给侍从,让侍从交给了张昭。

    张昭躬身接过书,看完后,然后才开口说道:“主公,蜀军气焰嚣张,势如猛虎,不可阻挡。刘表无计可施,也只能向主公求援了。虽说刘表有才华,却只是守成之主,而且刘表好风雅,麾下的谋士武将尽是夸夸其谈之徒,没有个猛将能征战沙场,根本不可能挡住能征善战的蜀军。”

    孙坚点头说道:“子布言之有理,孤也是如此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旋即,孙坚问道:“子布,刘表求援,答应否?”

    张昭没有任何犹豫,当即说道:“主公平定江东,励精图治,整军备战,迟早都是要逐鹿原,与蜀军交战的。这次蜀军攻楚,正好试锋芒,看我东吴儿郎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孙坚大笑道:“好,说得好!”

    这番话,简直说到孙坚的心坎上了。

    东吴士兵,威武!

    这,就是孙坚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孙策听完后,摩拳擦掌,露出雀跃欲试的表情,朗声说道:“昔年孩儿随父王讨伐董卓,在虎牢关见过蜀王的风采,至今难忘。孩儿见猎心喜,早就想和蜀王交手,这次支援刘表,正好可以和蜀王较高下,看看是他蜀国的将士强横,还是我东吴的士兵威猛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着孙策的话,也是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,孙坚和王灿也是有点瓜葛的。

    在虎牢关的时候,两人的关系较好,称得上个战壕的战友。

    但是,甘宁在江上劫走了孙坚的传国玉玺,而今甘宁又归附王灿,传国玉玺必定在王灿手。这件事,孙坚直都耿耿于怀,没有忘却。以前没有和王灿正面交锋,是因为要平定江东。现在江东稳定,孙坚也能腾出手和王灿掰腕子,试试谁才是老大哥。

    孙权见孙策得到孙坚的夸奖,眼闪过丝阴霾。

    小时候,孙权和孙策关系非常好,但两兄弟涉及权利之争,切都随之而散。

    孙权挺直胸膛,拱手说道:“父王,王灿攻打荆州,旦击败了刘表,势必会剑指江东,所以我们必须要救援。但是孩儿却认为不该白出力,得让刘表割肉才行。甚至于我们自己动手,拿刀割下刘表身上的肉,才能达到出兵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权儿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孙坚看向孙权,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孙权自小沉稳多智,这是孙坚非常喜欢的。

    孙权正色道:“我们出兵帮助刘表抵御蜀军,必定要借道从荆州地界进入,这就是我们割肉的机会。只要大军从江夏郡进入荆州地界,我们就趁机控制江夏郡。等击败了蜀军,大军返回的时候直接驻扎在江夏,不用还给刘表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孙坚大笑声,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。

    江夏郡,那可是块肥肉。

    江夏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勾连荆州和江东,孙坚必须要拿到手。

    周瑜听见孙权的话,心阵错愕,没想到孙权却说出这番话来。他的目光看向鲁肃,见鲁肃面带笑容,朝周瑜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瞬间,周瑜立即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明显是鲁肃给孙权策划的。

    先出兵抵御蜀军,再图谋江夏郡。由于东吴大军进入荆州,不可能有人阻拦,所以孙坚能轻松的夺下江夏郡。

    这时候,诸葛瑾站了出来,拱手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我们不仅要割地据守,还要索取粮食。刘表治下的荆州,国泰民安,没有战乱的影响,连年丰收,粮食丰足。刘表主动求援,正可以让刘表提供粮食,至少能搜刮几十万石粮食过来。”

    孙坚摆手道:“传令,宣楚使上殿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孙坚站起身,带着众武朝正殿走去。

    此次出使东吴的使节名叫杜袭,是刚投奔刘表的宾客,还没有得到刘表的任命。

    杜袭是颍川人,曾祖父杜安,祖父杜根,都是曾经名震时的人物。由于原战乱纷纷,杜袭说服家族的人,拖家带口的逃难到荆州。

    杜袭拿着他的名刺拜谒刘表,两人相见后,见如故。酒宴上,刘表表达了对杜袭祖父和曾祖父的仰慕,而杜袭也开门见山的表明了投奔刘表的意思。但是宴席过后,刘表却没有给杜袭安排官职,所以杜袭还是个食客身份。

    杜袭刚到荆州不久,对荆州的情况还不熟悉,对刘表麾下的武官员也不熟。他为了打开局面,就毛遂自荐,主动请求出使江东。

    杜袭衣袂飘飘,昂挺胸的大步行走,朝大殿行去。

    进入大殿,杜袭站在大殿央,拱手说道:“荆州小吏杜袭,见过吴王殿下!”他的身份还只是个食客,不是刘表麾下的官员,所以用小吏称呼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,也能显示出他是刘表麾下的人,不是普通的食客。

    张昭打趣道:“介小吏,安可为使乎?”

    孙坚立即说道:“楚王遣使求援,至少也要派个上卿来吧。区区介小吏都敢入殿,莫非是看不起孤王?”

    番话,让局面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这只是孙坚和张昭联手压迫杜袭,想让杜袭心畏惧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捞取利益。

    杜袭看了孙坚眼,又瞅了眼张昭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吴王和子布先生已经是四旬开外的人,时至今日方有尊崇的地位。袭今年二十有余,虽是介小吏,但到了不惑之年,定然是国之上卿。个将来时国之上卿的人,为何不能出使呢?”

    张纮(hong)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,喝斥道:“强词夺理,你说你能做上卿就能做吗?简直是笑话,说不定你生都是小吏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殿的武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尤其是黄盖、程普、祖茂等干老将,更是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杜袭双眸紧紧盯着张纮,说道:“你就是广陵张纮张子纲吧,看你满头华,已经垂垂老矣,却还是个长史,而且点进取心都没有。哼,个人若是连想都不敢想,连想做什么都不敢说出来,还有什么盼头呢?充其量不过是碌碌无为生罢了。”

    张纮面色涨红,伸手指着杜袭,准备反驳。

    但是,孙坚却摆手制止张纮,欣赏的看了眼杜袭。此人表人才,而且胆气过人,行事不卑不亢,让孙坚觉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孙坚也没有挖刘表墙脚的意思,直接说道:“楚王求援,本王可以兵相救,但是让楚王准备五十万石粮食,只要他答应了,孤立即调集士兵出征。”

    杜袭闻言,心惊讶。

    五十万石粮食,已经过刘表的预期了。

    刘表也知道不可能让孙坚白忙活,给了三十万石的粮草。

    但是孙坚几乎是翻了倍,太多了。

    杜袭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,诚恳的说道:“吴王,楚王方面派我前往吴国求援,另方面派人前往魏国求援。给魏国的粮食也只有十万石,您口五十万石粮食,太多了,荆州根本承受不起,请吴王给个可靠的数目吧!”

    孙坚听曹操都只有十万石,心难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但他转念想,曹操肯定会抬价的,所以孙坚当即说道:“四十万石!”

    杜袭还是摇头说道:“吴王,二十万石粮食已经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了。若是再多了,我回去也交不了差。到时候重新派出使节,来去的时间过去了,蜀军都要攻到襄阳了,吴王再派兵,也晚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看了诸葛瑾和周瑜等人眼,见几人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旋即,孙坚说道:“好,就二十万石粮食,希望楚王不要违约才是。”

    杜袭笑说道:“定然如此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杜袭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其实,孙坚能接受二十万石粮食,是因为他准备拿下江夏郡,然后就能得到江夏囤积的粮食,这样肯定是不止二十万石粮食的,所以孙坚才能答应。

    ps:加更张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