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9章 隐藏身份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襄阳城,东南十五公里处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此地山清水秀,是荆州名山鹿门山。

    昔日庞德公和司马徽住在鹿门山的时候,山往来无白丁,全是名儒士子,热闹非凡,非常的有名,是名副其实的襄阳圣地。

    但是司马徽和庞德公迁入成都,许多的大儒也随之而去。

    同时,两人也被刘表贴上了投敌的标签。

    许多人惧于刘表的威势,和司马徽、庞德公划清了界限,不再前往鹿门山。如此来,鹿门山冷清了下来,变得无人问津。不仅如此,昔日庞德公和司马徽居住的草庐已经长满了杂草,凌乱不堪,没有半点昔日的风采。

    史阿派人探查清楚鹿门山的情况,王灿就在鹿门山落脚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没有选择昔日庞德公和司马徽居住的草屋,在山林搭建了座草庐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才能保证不被人查到踪迹,保证自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王灿在山落脚后,有条不紊的准备着将要接触的名单,排在第位的是黄承彦。因为此人不在官场做官,看似闲云野鹤,但是在襄阳又有定的能量。而且黄月英人在成都,有了这层关系,王灿把目标定在了黄承彦身上,想从黄承彦身上入手。

    “沙!沙!”

    茅草屋外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史阿急忙走了进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潜伏在山下探听消息的人传回消息,黄承彦已经进入鹿门山,正在山闲逛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问道:“黄承彦身边有没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史阿回答道:“只有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把他带上来,我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史阿心早想到了这件事,急忙说道:“主公,不如让卑职替您见他。我们在鹿门山藏好,虽然行踪隐蔽,无人知晓,相对的比较安全。但是黄承彦知道您亲自来了荆州,就有了个知情人,万黄承彦走漏了消息,对我们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你放心,我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从案桌下方拿起张鬼面具戴在脸上,只露出双眼,其余的地方都被遮住了,无法分辨出来。同时王灿身上穿的也不是益州出产的锦衣华服,而是荆州普通百姓身上穿的麻布粗袍,显得自己是住在荆州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装扮,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史阿挠了挠头,笑说道:“您若是早说出来,卑职也不用这么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摆手让史阿去请人。

    史阿转身离开草庐,迅的消失在山林。

    黄承彦个人在山林慢慢的闲逛,悠闲自在。虽说收到的消息是让他来鹿门山见人,但具体怎么联系,黄承彦压根儿不知情。若真是益州来的人,肯定会主动来找他,所以黄承彦点都不急,放开心思欣赏着山林抽条出嫩芽的草木。

    冬去春来,鹿门山已经开始绽放出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草木,都显得生动活泼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是和好友起游山玩水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他入山后,走了大半个时辰,已经深入到鹿门山。突然,黄承彦耳朵动,听到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,知道该来的人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他刚转过身,却见那人欺身而近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饶是黄承彦心里面早有准备,也被下了大跳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黄承彦长吸了几口气,让躁动的情绪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史阿拱手说道:“黄先生有礼了!”

    黄承彦直接开口问道:“你是成都来的人?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虽然黄承彦短暂的有些惊讶,却迅的恢复镇定,没有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史阿摇头说道:“我只是传话的,不知道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史阿从袖口取出张黑色的布条,很厚实,遮住眼睛后看不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黄承彦见此,嘴角上扬,讥讽道:“搞得真是复杂,这鹿门山虽然很大,但是要搜索,也不是搜索不过来。若是大军临近,你真的以为遮住眼睛有用吗?”

    史阿平静的说道:“黄先生,我只相信我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史阿用黑布遮住了黄承彦的眼睛,带着黄承彦往山行去。

    两人路过的地方,留下了脚印,但是走了不知道多久,后方却有人冒出来,将两人留下的脚印消除掉,没有留下丝痕迹。诚如黄承彦所言,鹿门山只有这么大,若是大军来了,想隐藏踪迹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只是鹿门山和岘山隔着汉江相对而立,有了岘山在旁边,立即增加了难度。既可以在鹿门山隐藏,也可以在岘山隐藏,难以搜索。

    两人不停的拐弯绕道,许久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史阿带着黄承彦走到草庐外面,才取下了遮住黄承彦眼睛的布条。

    “大人,黄先生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史阿摆手示意黄承彦进屋。王灿听见史阿的称呼,暗赞史阿聪明,这时候明显要改变称呼,否则容易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鬼面具,穿着麻布粗袍,根本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示意黄承彦坐下。

    他故意改变了说话的声音,显得很低沉,有别于原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黄承彦很随意的撩起衣袍坐下,双眼如刀般死死盯着王灿,好像要透过面具看穿王灿的身份。只是王灿盘腿而坐,动不动,好像是块经历风霜而不变的顽石,没有丝毫的改变。黄承彦想探听情况,也无所获

    良久,黄承彦微微叹了口气,问道:“月英可好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差点脱口而出说很好。

    但他张嘴的时候,突然察觉情况不对劲儿。他现在只是个留在襄阳负责探听情况的人,并没有去成都,也不知道黄月英最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若是回答了,岂不是透露了丝信息吗?

    王灿心思转动,迅想着如何应对的策略,旋即压低声音,缓缓说道;“黄小姐的家书昨天送到黄先生手,你应该知道情况吧!”

    黄承彦掸了掸衣袍,笑说道:“家书也不过页纸,情况太少,你给我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王灿见黄承彦还在试探,说道:“黄先生,你若想知道黄小姐的情况,我可以给你安排下,让你携带家眷前往成都,你看如何?至于我只是负责襄阳事情的个小头目,你问我,我也是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笑问道:“说吧,找我来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此时,黄承彦不再提黄月英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暗道黄承彦虽然不问世事,却不是不通人情世故,相反黄承彦心思灵透,城府很深,绝对是个很狡猾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道:“黄先生,我说了我是负责襄阳事情的人,您应该明白其的涵义吧?”

    黄承彦脸茫然,摇头道:“不懂!不懂!”

    王灿暗骂黄承彦老贼,开口说道:“黄先生,那我就直言了。如今我主兴兵伐楚,大军杀来,楚国危在旦夕,不知黄先生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黄承彦大袖拂,朗声说道:“楚军必胜,蜀军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骤然放声大笑,笑声很怪异,很尖唳,非常难听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不停地摇着头说道:“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,真是笑死人了。黄先生是荆襄名士,才智高绝,却违心的说楚军必胜,蜀军必败,难道好玩吗?要不要我派人去掳掠几个百姓来问问,询问他们认为是蜀军必胜,还是楚军必胜?”

    黄承彦闻言,眼闪过丝尴尬,转瞬间又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楚蜀两军的情况,他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黄承彦知道是别人有求于其他,当然可以随意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见黄承彦直不松口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黄先生是荆州名士,肯定能判断出目前的局势,蜀军必胜,楚军必败。既如此,黄先生为什么不为黄家提前谋划番?只要蜀军入襄阳,黄家也能分杯羹啊!”

    黄承彦摇头说道;“楚军的确不敌蜀军这是事实,老夫也承认此事。但是,这次,蜀军赢不了,无法拿下荆州。”

    王灿睁大眼,心猛地突。

    黄承彦的语气和先前截然不同,是自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难道,其还有猫腻吗?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