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8章 抵达襄阳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庞统在麦城分别,然后都往荆州行去。≧ ≯≯ <.<<1ZW.

    虽说王灿的行踪被庞统知晓,但王灿相信庞统不会泄露消息。

    个孤僻高傲的人,不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王灿路隐藏踪迹,并没有被人现。行人马不停蹄的赶路,用了几天时间,终于进入襄阳城地界了。

    马车接近襄阳,随行的士兵都打起精神,万分警惕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,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襄阳城已经是刘表的腹地,若是在襄阳被刘表的士兵现后,绝对会遭到无穷无尽的围追堵截,到时候肯定难以脱身,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典韦没有坐在车辕上驾车,而是坐在马车。

    这样才不会显眼,毕竟典韦和王灿来过襄阳趟,若是典韦直坐在车辕上,太醒目了,而且典韦容貌异于常人,很容易被有心人注意。

    马车,典韦忍不住问道:“主公,再有天时间,我们就可以抵达襄阳城。城里面到处都是刘表的士兵和心腹,而且您曾经出入过城门,检查的时候很容易被现。阿蒙也领兵讨伐荆州了,双方局势紧张,您若是被现了,可就难办了?”

    典韦虽然胆子大,却担心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进入襄阳城,无异于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平静的说道:“山君,你且放心,我知道轻重。襄阳城里面有重兵把守,不利于我们活动,我不会进城的,而且我也不会露面的。”

    典韦听后,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只要不进城,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,也能有地方躲藏逃遁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喊道:“停车,让史阿过来!”

    两辆马车立即停下,史阿急忙来到王灿的马车,然后两辆马车又继续赶路。虽然马车里面坐着典韦、王灿和史阿,显得有些拥挤,但还是勉强能坐下。

    史阿神色谦卑,抱拳问道:“主公将卑职找来,有什么事情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严肃的说道:“第件事,你立即派人去查探襄阳城外的鹿门山还有什么人居住。鹿门山原来是庞德公住的,后来庞德公和司马徽离开了,不知道荒弃没有。若是上面没人居住,我们就暂时在鹿门山落脚,不去襄阳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应下,等着王灿的下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说道:“第二件事,安排人把蔡雅和黄月英的家书送回去,封送到蔡瑁府上,另封送到黄承彦府上。吴晃掌管荆州的英雄楼已经好几年了,虽然迫于荆州世族的压力难以展壮大,但这点能耐该有吧?”

    史阿笑说道:“主公,荆州英雄楼的情况已经大大好转。因为楚蜀结盟,他有了展的机会,到现在已经渗透到各个地方,定能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如此最好!”

    旋即,史阿问道:“主公,我们来荆州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史阿对此行的目的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王灿正色道:“其是策反刘表麾下的臣武将,这是最重要的事情;其二是寻访贤才。庞统是其之,诸葛亮也是其之,至于其余的人得看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这就去安排!”

    史阿立即钻出马车,去安排事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内,蔡府。

    蔡瑁虽然居协调筑阳县和保康县的事情,让聘和张允能相互协作的挡住蜀军,但蔡瑁仍然留在襄阳,并没有领兵离开。换句话说,只要筑阳县和保康县能挡住蜀军,蔡瑁就不用领兵出战,只能留在襄阳。

    名为重用,其实也是被夺了军权,不再出征。

    这日,老管家急匆匆的跑到书房。

    他手拿着封信,信封上的字迹是蔡雅的。

    书房,蔡瑁接过蔡雅的信封,确定了书信的确是蔡雅写来的,然后问道:“谁送来的信,查清楚情况没有?”

    老管家摇头说道:“家主,送信的人把小姐的信送到后就走了,老奴也是从门房手拿到的信件,并不是亲自接手的。”

    蔡瑁脸色沉,低声吩咐道:“小雅写信回来的事情要保密,不能泄露出去。若是谁泄露了消息,我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语气森冷,令老管家心冷。

    “是,是!!”

    老管家连连点头,表示定叮嘱刚才知道消息的人。

    老管家也知道楚蜀双方的局势很紧张,尤其是蜀军气势汹汹的杀过来,让刘表的神经变得很敏感起来。若是这时候刘表知道蔡雅写了封家书回来,肯定大雷霆,而且说不定直接把蔡瑁认为私通外敌,那情况就惨了,所以老管家很小心。

    蔡瑁摆摆手,让老管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蔡瑁打开信封,将蔡雅的书信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迅的看完后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原因无他,因为蔡雅在信里面直接说了不嫁刘表,而是看了王灿,想要嫁给王灿。这样的事情,真是黄承彦所说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,难以预料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,蔡瑁却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,哪有蔡雅说得那般容易,想嫁就嫁吗?显然不可能!随后,蔡瑁把蔡雅的信烧毁了,保证没有对证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必须要慎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时间,黄府。

    黄承彦亲自接到了黄月英送回来的家书,因为这封信不是通过府上的侍从传递,而是直接摆在黄承彦书房的案桌上。这样大咧咧的把书信放在案桌上,必须保证只能是黄承彦看到,不能被别人看到,由此能看出英雄楼的势力。

    黄承彦没考虑过多的事情,看完黄月英的信以后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事情,果真如他预料的。

    蔡雅不嫁刘表,反倒是可能会嫁给王灿。

    同时,黄月英也说了她自己的情况。现在黄月英整日都醉心于科学院的奇门异术,非常欢乐,而且有许多的先秦墨家残图,让黄月英如入宝库。说到最后,黄月英也表明态度,坚决不嫁诸葛亮,让黄承彦别管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黄承彦看完后,又是欣喜,又是苦笑。

    欣喜是因为他也有些心动了,黄承彦虽然是荆襄名士,学问深厚,但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,也非常的喜欢,否则黄月英不可能有机会接触这些东西。黄承彦心痒痒,也有了去成都科学院走趟的想法,可惜目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至于诸葛亮和黄月英的事情,黄承彦放弃了。

    不放弃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诸葛亮才气逼人,明显是带俊杰,黄承彦很喜欢,但他却不至于强令自己女儿嫁给诸葛亮,这种事黄承彦不会做。

    和蔡瑁相同,黄承彦看完后把信烧了。

    此时,房门嘎吱声打开。

    黄承彦的妻子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,柔声说道:“夫君,刚才府外有人传信,说是你的位故友请你到鹿门山去趟,时间是明日午时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闻言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故友?

    司马徽和庞德公都去了成都,他在襄阳还有什么真正的故友?

    莫非是成都来的人,亦或是两人回来了?

    时间,黄承彦心有些浮想联翩。毕竟刚刚接到黄月英的书信,现在又有人主动传信,让他本能的串联了起来。黄承彦考虑番后,慎重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谁都别说,若是明日有人找我,你说我游山玩水去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黄承彦的妻子重重的点点头,没有反对,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