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5章 不期而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离开成都,先走6路,然后改道走水路。>  .

    行人乘船南下,进入长江主干道,随后路东行,最后在秭归县下船。

    相较于荆州北面紧张的局势,荆州南面宽松很多,也很繁华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史阿、典韦等人路过秭归县的时候,没有停下,继续行驶。他这次前往荆州是为了寻访贤才,同时也有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路上,王灿将史阿叫到马车。

    典韦驾车,两人说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史阿,诸葛亮的情况探听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史阿立即回答道:“回禀主公,已经探听清楚诸葛亮的情况了。此人的关系真是不查不知道,查吓跳。他虽然在隆耕读,并且没有出仕为官,但是此人和蔡瑁、蒯良、黄承彦、庞德公都能搭上关系,能量颇大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仔细说说!”

    王灿知道诸葛亮长袖善舞,知道他在荆州的风评很好,而且也知道诸葛亮和荆州大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 但是,具体是怎么回事,不怎么清晰。

    里面的弯弯绕绕,太多了。

    史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诸葛亮的大姐嫁给了蒯良的儿子蒯祺,二姐嫁给了庞家的庞山民为妻。如此,诸葛亮就和蒯家、庞家搭上了关系。再着黄承彦很意诸葛亮,有意将黄小姐嫁给诸葛亮,他和黄家也有了关系。黄承彦又是蔡瑁的姐夫,诸葛亮和蔡瑁也能搭上联系。如此来,荆州蔡家、庞家、蒯家都和诸葛亮有了联系,堪称恐怖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史阿继续说道:“诸葛家的人是从琅琊搬迁来寄居荆州的,却在这么短时间内融入了荆州,被荆州的本地世族接纳,不得不说诸葛家的人很厉害。而且据传诸葛亮非常有才,常自比管仲、乐毅,有大抱负,是荆州公认的青年才俊。”

    王灿感慨的说道:“如此人物,世所罕见,这趟不顺利啊!”

    史阿闻言,却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怎么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史阿解释道:“主公,诸葛亮的确才华出众,但主公麾下也有大才啊。若说诸葛亮长得俊朗,荀尚书表人才,举止谦和,可比诸葛亮;若说诸葛亮擅长行军布阵,郭军师有鬼神莫测之能,可比诸葛亮;若说诸葛亮精通内政,程老大人梳理蜀国大事,国之柱石,也可比诸葛亮。这还没说李儒、贾诩、田丰等人,蜀国如此多的人才,个诸葛亮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人才会嫌多吗?”

    史阿微微点头,却说道:“主公此去,定能收服诸葛亮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而不语,对诸葛亮他的确想拿下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又问道:“对了,诸葛亮有消息了,庞统呢?”

    史阿脸笑容,似乎是感觉很有趣,说道:“主公,您说庞统,那绝对是路人都知道!尤其是江东地域,已经广泛流传庞统的事情了。庞统和诸葛瑾起面见吴王孙坚,却被孙坚拒之门外,最后诸葛瑾被委以重任,庞统黯然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说具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灿来了兴趣,庞统可是大人才啊!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能不重视。

    史阿将收集到的消息五十说了出来,然后说道:“庞统性子孤傲,很难和人相处,再加上他长得很奇异,这些事情全部叠加起来,谁受得了啊!”

    庞统生来的面貌,是他最大的弱点。

    可以说,若是庞统有副诸葛亮的面孔,那待遇肯定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你长得丑,还孤傲独立,立即就会被人认为是恃才傲物。但是诸葛亮则不同,诸葛亮长得帅气,又有经天纬地之才。演义刘备看见诸葛亮长得面如冠玉,头戴纶巾,身披鹤氅,说诸葛亮飘飘然有神仙之概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面貌本就是个标准。

    如孙权和刘备,两人同样以貌取人。孙权不喜庞统,直接不用。刘备第次看见庞统同时样不高兴,随便扔了个县令给庞统当。

    对于庞统,若是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,肯定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王灿心暗暗欣喜,庞统受到如此待遇,对他而言绝对是件好事情。庞统越是受到打击,他的机会越大。只要他以礼相待,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灿心又畅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车,继续朝襄阳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旬,天气仍然有些寒冷,但有阳光照耀,还是好很多。

    麦城,官道上。

    个衣衫有些破旧,髻散乱,手拿着个酒壶的青年在路上踉踉跄跄的走着。这青年长得很丑,路人看见后,都纷纷避开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从江东归来的庞统。

    他双眼迷蒙浑浊,而且有些浮肿,好像是很疲劳样。

    走在官道上,庞统边拿着酒壶往嘴里灌,边喃喃自语道:“司马先生说我有才德,是江南第名士,为什么孙坚如此轻视我呢?唉,归去兮,归去兮!”

    他又喝了两口酒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边走,还边说道:“叔父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狗屁,全都是狗屁,若不是诸葛小子长得好看,焉能如此受欢迎!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几乎是眯起了,根本不看路,只知道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突然,庞统身体歪,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酒壶落下,洒落了地的酒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庞统竟然打起了呼噜,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虽然天气不怎么冷,可地上不干燥,若是长时间躺在地上,对身体也有坏处。可惜庞统心满是愤懑,借酒消愁,哪里还管这么多。他此次从江东返回,心很失落,路返回几乎是以大地为床,以天地为被,情况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道路上,躺在了这么个人,很明显。

    但是,许多的路人看见后,停顿了下,又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有的路人走到庞统身旁瞅了几眼,心里面的同情心顿时飞到了爪哇岛,拔腿离开。如此来,根本没有个人将庞统拉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两辆马车从南面行驶过来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马儿嘶鸣,前面辆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同时,后面辆马车也立即停下。

    后面辆马车的车帘掀开,史阿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,问道:“前面生了什么事情,立刻去看看。”说着话,史阿快的从马车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依旧坐在马车,典韦坐在车辕上。

    名侍从跑到史阿面前,抱拳说道:“大人,前方有个人挡住道路了。”

    史阿吩咐道:“还犹豫什么,直接仍在道路旁边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史阿转过身,往王灿乘坐的马车行去。

    件小事情,不值提。

    此时,驾车的几个侍从下马车后,急忙走到庞统身旁,将庞统的身体翻过来。其人看见庞统的面庞后,吓得后退了两步,说道:“我的娘咧,这人长得太丑了,我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次见到这么丑的人,真是罕见。”

    史阿听见后,顿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停下来的瞬间,脑并没有任何想法,全是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周了,惨被爆菊,每次都很惨,求鲜花支持,拜谢各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