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3章 庞统和诸葛瑾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兴平六年,月初三。≯   ≦.1ZW.

    天气放晴后,艳阳高照,映入眼帘的是望无际的蓝天,此时地上的雪渣子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地面。

    成都东门外,两辆马车先后奔驰而出,如离弦之箭离迅离开。

    后面的辆马车,王灿和典韦两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典韦出声问道:“主公,我们没事跑去襄阳做什么?现在刘表和刘备对您恨得咬牙切齿,若是您的行踪被现了,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我们离开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踪迹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典韦撇撇嘴,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成都,不是大张旗鼓的离开,选择了静悄悄的离开。知道情况的人只有程昱、田丰、郭嘉、吕蒙、张绣等干武大臣,额外再加上黄月英和蔡雅,所以知道的人不多,寻常的官员、百姓根本不知道王灿的动向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没有公布出来。

    并且,和王灿随行的人并不多,只有史阿和典韦,再加上几个随从,便没有人了。其余的人或是前往荆州打前站,亦或是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行人,无声无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荆州,蒯府。

    书房,蒯良和蒯越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蒯越开口说道:“兄长,蜀国的动静已经传了回来。过完年后,蜀国大肆征兵,四处征调粮草,而且还对荆州起了舆论攻势,让主公处于被动。切种种,都表明了王灿对荆州的决心,荆州恐怕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蒯良和蒯越已经多次讨论过王灿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显得很郑重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局面来看,益州的攻势很猛,情况非常不乐观。

    蒯良出声说道:“若是不出现大变化,主公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变?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:“兄长,难道荆州还能保存吗?”

    蒯良摇头说道:“局面太复杂,我也看不清楚。表面上荆州处在四战之地,难以守住,再加上王灿大军非常厉害,荆州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蒯良又说道:但荆州是王灿逐鹿原的桥头堡,可以北上,也可以南下,而且王灿拿下荆州后,南阳郡和荆州互为犄角,益州更是稳若泰山,所以王灿才千方百计的想拿下荆州。但是北方有枭雄曹操,南面有江东孙坚,咱们荆州还有个刘备。这些人都掺和进来,就很复杂,说不清楚,看不清啊!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:“既如此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时,蒯越不仅是为自己的情况担忧,也为蒯家而担心。

    两兄弟都是才智高绝之士,已经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,而且越是仔细分析目前的局面,就感觉越复杂。

    各路诸侯,会眼看着王灿拿下荆州吗?

    显然不可能!

    尤其是江东的那头猛虎,长期以来都致力于江东基业的展,现在羽翼已丰。王灿的势力往外扩展,已经威胁到了江东孙氏,孙坚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“唉!!”

    书房,两人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东,吴郡。

    诸葛瑾离开荆州的时候,是带着家眷去的,将妻妾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虽说诸葛家从琅琊搬迁过来,最终在荆州落脚,但诸葛家并不是贫穷人家,而且诸葛族累世为官,家境颇丰。

    诸葛瑾带着家眷去江东也是带足了盘缠,足够路上的花销。

    他来到吴郡后,安顿好家小,然后去拜见鲁肃。

    鲁肃此人,也是经过周瑜引荐的,在孙坚麾下担任赞军校尉。虽然鲁肃和周瑜是知交好友,但周瑜却认可孙策,而鲁肃来后却看好孙权。

    如此,两人成了不同阵营的人。

    鲁府外,诸葛瑾递上拜帖后,耐心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不会儿,门大开,鲁肃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子瑜兄,我就说今日喜鹊枝头叫,肯定会有贵客临们,原来是子瑜兄到了,里面请!”鲁肃脸喜色,将诸葛瑾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鲁肃体貌魁梧,身穿件黑色武士服,显得英气不凡。

    演义的鲁肃更偏向谋士些,但事实上鲁肃允允武,称得上是员儒将,既能上马打仗,又能镇守方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诸葛瑾跟随鲁肃进府,往大厅行去。

    鲁肃边往里面走,边笑着说道:“子瑜兄,刚才还说到你呢,没想到你就来了,真是碰巧,我给你引荐位故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此地还有故友?”

    诸葛瑾心大喜,有了故友就好办事了嘛!

    鲁肃笑着说道:“庞统庞士元,也是荆州人,也在府上做客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眉头挑,很惊讶的说道:“庞统也来了吗?真是故友相逢,千里相会啊!”诸葛瑾在荆州住了很长的段时间,自然认识庞统。

    鲁肃点点头,两人走到大厅的时候,却见人站在大厅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此人的面貌说得好听是长相怪异,说得通俗点就是丑。

    从上往下看,眉毛很浓,突兀的挂在眉头上,眼睛不大,却有些内陷,鼻子是鼻梁露骨,鼻子尖向上翻,类似于鲫鱼鼻。不仅如此,此人的面色很黑,好像是常年被烈日暴晒过样,颌下的胡茬短而乱,让人看了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庞统,庞士元。

    诸葛瑾看见庞统后,并没有任何怪异的感觉,笑说道;“士元,别经年,你都已经加冠取字了,变化真大啊!”

    庞统笑了笑,但他的笑容不能称之为笑。

    典韦的笑很狰狞,很吓人。

    然而,庞统的笑容就像是哭,非常难看,令人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庞统笑着摆手,和诸葛瑾、鲁肃起往大厅里面走去,解释道:“我离开荆州游历的时候,叔父就已经给我取了字。”顿了顿,庞统问道:“子瑜兄,你都来江东了,岂不是那个骄傲自恋俊朗无敌的诸葛亮也来了,真是哪里都能相见啊!”

    庞统和诸葛亮,关系还算不错,但庞统嘴上不会有丝毫的留情。

    诸葛亮身长尺,剑眉朗目,是典型的帅哥,但庞统却生得丑陋,很多人都厌恶庞统,而喜欢诸葛亮,这让庞统对诸葛亮有些看法。

    诸葛瑾摇头说道:“二弟还在荆州,我个人携带家眷来了。”

    鲁肃听诸葛瑾迁居江东,更是大喜。

    他脸笑意,说道;“你们两位大贤来江东,主公定然欣喜万分。我们三人详谈番,好好地聊聊,明日早我再向主公举荐二位,到时候就看你们二位展现才华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子敬兄!”

    庞统和诸葛瑾都感激的看了鲁肃他眼,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留在江东,都是觉得江东还不错,有展潜力,所以准备在江东出仕。不过具体的情况,得看明日拜见了孙坚才能知晓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