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9章 诸葛三兄弟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荆州,襄阳。≧ ≯≯ <.<<1ZW.

    蔡瑁和黄承彦坐在书房,付刚站在旁躬身而立。

    蔡瑁的神情非常难看,脸无奈的表情,语气沉声:“姐夫,月英和小妹都在成都不愿意回来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黄承彦扭动了下大腿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,说道:“月英这个丫头外柔内刚,骨子里面刚硬得很。嗯,这点和我极为相似,她决定的事情,是不会改变的,她不回来就不回来吧,其实我也想去成都的科学院瞅瞅,看下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对于成都的科学院、院,黄承彦也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尤其是司马徽和庞德公去了成都后,得到的消息更多。

    黄承彦心里也没想到黄月英有什么心思,单纯的以为黄月英是逃避诸葛亮才去了成都,而且黄月英能在成都做喜欢的事情,所以选择了留下。

    蔡瑁闻言,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连黄承彦都想去成都,让他接受。

    蔡瑁想了想,接着说道:“姐夫,我找你来,方面是告诉你月英的事情,另方面是请你出主意,小雅的事情该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看向付刚,问道:“你去了成都,怎么没带回小姐啊?”

    付刚回答道:“小姐抵达成都后,当日就和王灿见面了,并且取得了王灿的承诺,即使是家主去了成都,也不能把小姐带回来。卑职虽然见到了小姐,行踪也被王灿的人现了,好在王灿没有追究,卑职才能平安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黄承彦摊开手说道:“德珪,你看看,纵然你知道了小雅的情况,能拿王灿如何?其实我认为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,小雅去了成都不见得是坏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黄承彦朝蔡瑁挤眉弄眼,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蔡瑁立即问道;“姐夫,你就不想月英嫁给诸葛亮吗?”

    黄承彦叹息道:“我的确很欣赏诸葛亮,那孩子长得器宇轩昂,而且胸怀治国韬略,有经天纬地之才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!但是月英人都跑了,我能有什么办法?罢了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我也不追究了!”

    蔡瑁又问道:“问题是小雅的行踪出现了,刘表追问起来,我怎么回答呢?”

    黄承彦笑说道:“很简单嘛,你且附耳过来!”

    蔡瑁将信将疑的把脑袋凑过去,听完黄承彦的话以后,顿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正当蔡瑁要说话的时候,屋子外传来老管家的声音:“家主,楚王派人来请您去趟,说是有要事商议。”

    蔡瑁眉头皱起,真是怕什么,就来什么?

    无疑,蔡瑁知道了蔡雅的事情,才会迫不及待的找他。蔡瑁朝黄承彦拱了拱手,旋即离开蔡府,朝王宫赶去。

    楚王宫,刘表微眯着眼睛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他得到了蔡雅的消息,心情就不可遏止的愤怒了起来。

    昔日,刘备的妻子被曹操送给王灿,刘表知道后只是笑而过,没有什么欢喜愤怒,也没有安慰刘备,不了解刘备当时的心态。但现在刘表愤怒了,心充斥着满腔的怒火,恨不得找个出气筒大骂番。

    即使他和蔡雅没有订婚,但是他和蔡瑁已经商定了婚事。

    既如此,蔡雅就是他的女人。刘表想到自己的女人跑到王灿怀去了,怒火烧,心情难以平静得下来。

    大殿,几个茶杯摔在地上,溅了地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启禀楚王,蔡将军在宫外求见。”名内侍前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刘表愤怒之下,咆哮道:“让他滚进来!”

    不多时,蔡瑁急匆匆的跑进来,拱手拜道:“末将蔡瑁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刘表抬起头,盯着蔡瑁,质问道:“蔡瑁,蔡雅找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蔡瑁心知道不能用上次的理由推脱,而且黄承彦也给他支了招。蔡瑁抬起头,神情悲愤,脸上露出愤懑的表情,大声说道:“主公,小雅失踪的事情卑职已经查清楚了,她被王灿的人绑了去,已经身在成都,被王灿拘禁起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被绑了?”

    刘表问道:“我怎么记得不是啊!!”

    蔡瑁坚定的说道:“主公,事情绝对是这样的。前段时间我就派家将付刚去接小妹回襄阳,却被王灿阻拦,无法带回来。王灿为了破坏末将和主公联姻,故意将小妹抢走。此人狡诈狠辣,是为了破坏我们君臣关系,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!”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将信将疑的看着蔡瑁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?

    显然刘表不相信的,但蔡瑁说出了这番话,刘表也不好翻脸啊。毕竟这个事情不是蔡瑁想看到的,而且蔡瑁也是心向他靠拢,是忠于他的。刘表憋了肚子的气,却无处泄出来,不耐的摆手说道:“既如此,退下吧!”

    蔡瑁来得匆忙,去得也匆忙。

    宫殿,刘表气愤之下,又甩掉了好几件物品。

    蔡瑁回到蔡府,黄承彦已经离开了。他刚回来不久,老管家急匆匆的跑进来,说道:“家主,孙乾来访,您见不见他?”

    “孙乾?”

    蔡瑁愣了愣,问道:“孙乾是谁?”

    老管家立即说道:“孙乾是刘备麾下的人,看上去挺和善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!!”

    蔡瑁听孙乾是刘备的人,顿时火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处境,都是刘备造成的,若不是被刘表命令去支援刘备,他就不会吃败仗,不吃败仗就不会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。张允那厮被王灿擒拿了,什么事情都没有,可他却连番遭到刘表苛责,这让蔡瑁很生气。

    老管家见蔡瑁火,急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蔡府外,孙乾披着件披风,站在寒风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老管家急匆匆的走出来,脸歉意的说道:“公祐啊,家主身体不舒服,不方便见客,你下次再来吧。”说完后,老管家就退了回去。孙乾站在门外,脸失望,他回到马车里面,驾车的马夫立即问道:“大人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孙乾吩咐道:“去黄承彦家!”

    孙乾也是听说蔡瑁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,所以才来拜访蔡瑁,想和蔡瑁拉关系,没想到直接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现在,孙乾的目标是黄承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,城西二十里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寒冬,但几根翠竹却在寒冷矗立,显得卓尔不群,与周围白皑皑的片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翠竹旁边,有处草庐。

    书房,三个人围着火炉坐下。

    其人面长似驴,身穿件黑色长袍,约莫二十五六岁,年岁最大;另人年近二十,剑眉朗目,鼻梁挺拔,身穿袭白袍,显得卓尔不凡,最为耀眼,而且身上有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;最后人容貌平平,但眼眸明亮,显得非常灵动。

    这三人,便是诸葛三兄弟。

    年长的是长兄诸葛瑾,次者是二弟诸葛亮,最后人是三弟诸葛均。三人围着火炉说话,但都是正襟危坐,显得极为郑重。

    ps;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