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8章 流民带来的压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李儒在城里面溜达了圈,没有现什么情况。≥≧  ﹤.1ZW.

    城内,有官府专门开设的粥棚,而且成都在王灿的治理下,越的繁荣富庶,流民也不可能大批的涌入城里面。

    出城后,王灿让士兵驾车奔着周围的村庄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道路湿滑,赶路的度很慢。

    王灿行人出了北门后,从北面的村庄开始,绕了个大圈,最终回到了北门。这圈走下来,个下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神色凝重,脸上没有了轻松的表情。

    出城的时候,王灿知道城外有流民,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,他心里面也有这个准备,但是真正的去山村周围走了圈,就会现茅草屋里面全是哆哆嗦嗦的流民,人数真的是太多了,根本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况,王灿的心情怎么可能轻松呢?

    不管是王灿自己,还是王灿麾下的武,亦或是其他的诸侯,都认为益州富庶繁华,是安乐净土,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王灿仔细的走了遭后,现情况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局面,很严峻,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城外,车的气氛也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了口气,吩咐道:“回宫!”

    顿时,马儿甩开四蹄奔跑,入城后朝王宫奔去。路上,王灿和李儒都没有说话,可以说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李儒正襟危坐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低着头,陷入沉思当。

    回宫后,两人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王灿抬头看着李儒,开口问道:“优,你是知道城外情况的吧?”

    李儒听见后,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急忙从坐席上站起来,走到大殿央,跪在地上说道:“回禀主公,卑职回家的路上,看见城的少数流民有热粥喝,心动,突然想看看城外的情况。然后卑职去城外的周边地区走了圈,现情况很严重,所以特意赶来找主公,想引起主公的重视,加大些力度治理流民,哪知道主公亲自去视察番,现了情况。卑职办事不利,请主公降罪!”

    李儒心有些忐忑,以为王灿要追究流民的事情。

    流民聚集起来不是小事,必须慎重。

    虽然说全国各地的流民都很多,也很常见,但益州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对益州有很大的压力。若是处理不好,对本地的百姓也会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王灿走到李儒身旁,伸手托起李儒,笑着说道:“卿何罪之有,起来吧!”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王灿说道:“仔细说说,为什么益州会有这么多的流民?”

    “咕咕!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王灿的肚子咕咕叫,在殿显得很突兀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摸了摸肚子,说道:“走了下午,连午饭都没吃,优也该饿了吧,我们先吃饭,吃饱了再说这件事情。这事情若是不解决好,这个年都过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点头应下,脸上露出抹激动。

    能和王灿共餐,多大的荣幸啊。

    王灿吃饭的度历来都很快,这是他自己的习惯。等王灿吃完的时候,李儒还在细嚼慢咽,由此也能看出李儒作为个古代人的不同。

    当兵的人,哪有闲工夫去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李儒见王灿搁下筷子,也赶忙放下筷子,他是臣子,总不能让王灿等着啊!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你先吃,吃饱了再继续商量流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李儒抱拳答谢,脸上露出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刻钟后,两人回到偏殿。

    李儒坐下后,缓缓说道:“今年,北方袁绍和曹操在官渡大战,刘备对南阳用兵,曹操在下半年的时候又攻打豫州和扬州,再加上江东孙吴和刘表也时有摩擦,甘将军率领水军逐渐扩张,经常和孙吴交战,天下各地可以说是遍地烽火。”

    “战争越多,流民百姓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益州之内却没有生战事,即使主公对外用兵,战场也是在凉州和南阳郡,没有殃及益州的百姓。这样来,天下的百姓都以为益州是片净土,无忧无虑,不用担心战争,所以很多的百姓纷纷迁徙,想要在益州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路走来,许多人成了流民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人,家破人亡;有的人,半路死了;有的人,成了劫匪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地的百姓抵达成都后,已经是年关将近。这时候,没有土地让他们耕种,而且他们也没有生活来源,再加上天气寒冷,越来越多的百姓淤积起来,无法疏散。随着时间推移,流民越来越多,益州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李儒表情凝重,说道;“益州的确繁华富庶,百姓家里也有余粮,但是百姓并不会大方的拿出自己的余粮给流民,所以流民终究是流民,无法得到解决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流民这么多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李儒立即回答道:“主公,军队能养部分人,卑职认为可以挑选强壮或者是青年入伍参军,让他们当兵,缓解部分压力。剩下的老弱妇孺,只能开仓放粮,让他们度过这个寒冬,等来年的时候再丈量土地,分部分给流民,让他们能稳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这样不行,压力太大,纵然益州富庶,也会被拖垮的。”

    旋即,王灿又说道:“明年还有件大事情要办,到时候要对荆州用兵,若是没有足够的粮食和钱财支持,对明年会有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李儒说道:“主公,流民的情况不止是益州有,凉州和南阳郡也有,天下各州都是如此,这些流民滞留下来,难道让他们去死吗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路上我都在思考这个问题,想了些办法缓解压力。其实以前仲德公处理政事的时候,就曾遇到过这类事情。我再给你说说,你也可以去请教仲德公,他更懂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儒精神振,抱拳道:“请主公示下!”

    王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我们明年要对荆州用兵,肯定需要重新募兵,所以你提出的建议作为第条,将流民的青壮年挑选出来,让他们入伍从军,让他们能养活自己,而且也能有兵饷养活家人,这是第条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将所有的流民登记造册,这件事情必须处理,这样才能保证流民不乱,也能保证来年分配土地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这是最重要的条,对所有的流民,施行以工代赈的办法。通俗的说,就是让他们付出劳动力,让他们用劳动换取钱财和粮食。经过第条的挑选后,留下的人肯定多是老弱病残,但是却可以让他们梳理江湖河道,修建道路,修建房屋等等,反正能用得上人的,而且属于轻巧的活,都统让各地的流民去做。虽然修路、梳理河道这些事情短时间不会有用处,以后也有好处嘛。”

    “其四,务必要处理好官府和流民的关系,不能出现蛮横霸道的官吏,也不能出现压榨流民的事情,旦现后,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王灿口气说出四条建议,又继续说道:“这是我给你的建议,你回去后还可以集思广益,在这些基础上想些其他的办法缓解压力。具体的事情你负责,你是户部尚书,管理者益州、凉州和南阳郡的民生事宜,多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儒抱拳回答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提出的意见,已经有了个大致的框架。他回去后再召集幕僚官员,确定出具体的实施方案,肯定可以最大限度的缓解流民带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好对策后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儒离开,王灿也返回后宫,继续开枝散叶的大事情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