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7章 瑞雪兆丰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兴平五年,十二月。>  ≯ ﹤.﹤﹤1﹤Z﹤W.

    天降大雪,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了整个成都。

    天上飘着鹅毛大雪,大地白茫茫片。

    后宫,王灿正和膝下的儿女尽情的玩耍,忙着堆雪人儿。不远处的亭子,蔡琰、貂蝉、董卉、糜环和吴苋相对而坐,都望着正在忙碌的大人小孩。

    糜环和吴苋露出欣羡的神情,恨不得自己也有个孩子。

    后世的女子,或许有人不喜欢小孩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时代,子嗣不仅是传宗接代的希望,也是个母亲的寄托。糜环嫁给刘备多年,直没有子嗣,而吴苋嫁给刘瑁根本没有同房,更是不可能。现在两人看着王馨、王祯和王祐玩得很欢乐,心都希望自己能有个小孩。

    貂蝉看了王馨眼,眼露出满足之色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王祯和王祐眼,脸上闪过抹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王灿依旧没有立下世子,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尤其是董卉,心已经想法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董卉无依无靠,惧于蔡雅背后的实力,不敢多想。而且蔡琰和王灿的感情非常好,所以董卉老实本分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王灿对她们几人的对待并没有多少区别,而且董卉的姐夫李儒已经是户部尚书,权柄更甚,这也是董卉心有想法的原因。

    蔡琰只有个无权无势的父亲,但她却有权柄无双的姐夫。即使董卉脸上没有表现出来,但潜移默化,心思已经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“咯!咯!”

    寂静的后宫,传来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空旷的场地上,个大大的雪人堆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馨身穿件棉袄子,外罩件粉红色长衣,老气横秋的站在雪人前方,命令王祯和王祐做事情,完全是大姐头的姿态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旁边,时不时指点下,觉得很欢快。

    任何时候,都没有眼前这样欢乐。

    和自己的子女在起,心里面没有点负担,让王灿非常享受,感觉切都如此的随意,很平静,切烦恼都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此时,名内侍急匆匆跑来,朝蔡琰拜道:“王后,户部李大人求见主公!”

    董卉听见后,眼睛亮。

    李儒的权势越大,对她的支持也越大,而且她也能借势。

    蔡琰扫了董卉眼,平淡的说道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眼见董卉张嘴欲说话,蔡琰朝身旁的丫鬟吩咐道:“告诉夫君,李大人在宫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丫鬟回答声,立即朝王灿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王灿和三个小孩玩得正起劲儿,而且连王灿都已经成了小馨儿指使的对象。小丫头天真烂漫,而且胆子颇大,并没有王祯和王祐那么讲规矩,王灿也喜欢这样随意自然的性格,没有受到约束。

    小馨儿看见丫鬟来了,努努嘴说道:“爹爹,有人找你了,哼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她似乎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丫鬟迈着小碎步走到王灿旁边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让丫鬟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旋即,他看着王馨,笑说道:“乐乐(小名),你带平平和安安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馨儿昂着头,脆声说道:“臭爹爹,不理你了。”她牵着王祯和王祐的手,往蔡琰的方向走去。临走的时候,小丫头竟然回过头来粲然笑。

    见此,王灿心更是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看着三个小孩儿走到亭子,王灿才转身朝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偏殿,已经烧起了火炭,驱散殿的寒意。

    李儒站在大殿外,轻轻的抖了抖衣衫,将身上的雪沫子抖掉,然后脱了靴子,大步走进殿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高呼道:“卑职李儒,见过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坐!”

    李儒又拱手答谢,在殿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优,你还在洗沐期间,而且现在天气这么冷,急匆匆的进宫来,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洗沐,意思是沐浴,也表示休假。

    汉代的官吏制度是五日休假,上了五天班,就可以回家休息。相对而言,汉朝的休假比较宽松,只需间隔五天就可以休息次,但到了唐宋时期,休假的时间也生了改变,变成十日休假,必须隔十天才能休假。

    此时,李儒还在休假期间,不需要上班。

    李儒神情严肃,拱手说道:“如今天降大雪,对益州本地的百姓,是瑞雪兆丰年,让他们来年能有个好收成。但是,益州直都有流民源源不断的进来,其的些人刚到这里,还没有吃住的地方,也没有衣服取暖。卑职心忧虑,担心出现路有饿殍(piao)的情况,或者是他们迫不得已入山为寇,这就麻烦了,所以请示主公,派人注意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入冬的时候,已经安排了粥棚等各项措施,保护流民百姓。现在已经有条不紊的施行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李儒摇头说道:“天降大雪,卑职心有担忧,害怕出现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;“优啊,你都快要变成工作狂了,回家了还考虑着户部的事情。”话虽是这么说,但王灿眼却露出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忠于职守的人,谁不喜欢呢?

    李儒正色道: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卑职执掌户部,管理万千百姓,不得不慎重。”

    王灿当即坐席上站起身,说道:“也罢,干脆这样,你和我出去走趟,查下成都周边的情况,也算是做个抽查,看看周围的情况?”

    李儒连连摆手说道:“主公,外面寒冷,不宜出行。您只需要派人巡查番,不必亲自下去。这天寒地冻的,若是受了风寒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儒来此,只是想让王灿重视此事,让官员们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是王灿亲自出行,不是李儒的初衷。

    王灿坚持的说道:“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我们出去看看才知道真实的情况,你随我起走吧,就当是冬日出游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王灿让侍从拿了件披风系在身上,大步走出宫殿。

    李儒跟在身后,和王灿起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典韦见王灿出门,也跟在后面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王灿突然停了下来,开口说道:“山君,你这身官服太显眼了,立即去换身普通的衣服。顺便让随行的士兵也换装,我们不是出去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抱拳应下,和周围的士兵都去换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典韦带着士兵回来了。

    王灿和李儒坐进马车后,驾车的士兵甩马鞭,马儿嘶鸣声,立即往前奔跑。车轮滚动,马车朝宫外行去。虽然城的道路都是平坦大道,但天上下着鹅毛大雪,地上的道路有些打滑,士兵也不敢快赶路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李儒等人先在城溜达了圈,查看了番。

    然后,行人才出了城,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