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2章 刘备抵达荆州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次日早,王灿返回寝宫,和蔡琰、貂蝉和董卉说了会儿话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随后,王灿去见甘氏,却在甘氏那里碰壁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王灿也没有放在心。

    他没有霸王硬上弓,也没有强逼甘氏,直接离开了。然后传令李儒、郭嘉、程昱、荀攸、田丰以及史阿来宫。

    偏殿,荀攸等人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王灿端坐在上方,缓缓说道:“今日找你们来,是商量对付荆州的事情。凉州和南阳郡平定后,事情已经告段落,下阶段的目标将是荆州,如何谋划荆州?怎么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荆州?说说你们各自的看法?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大家畅所欲言,不要有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荀攸开口说道:“荆州世族林立,盘根错节,其以蔡氏、蒯氏、黄氏、向氏等大族为,若是要拿下荆州,要治理好荆州,必须要拉拢其部分人。卑职建议,派人逐渐渗透到这些家族里面,将他们收为己用,充当主公的内应。”

    程昱接着说道:“主公,昱认为要迅的拿下荆州,还得瓦解荆州士兵的士气。主公诛马腾,杀韩遂,平定西凉,又拿下了南阳郡,还击败了刘备,最重要的是擒拿了张允,这些事情都可以在荆州宣传,为主公出兵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程昱的想法是造势,将王灿无敌的形象塑造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可行,却不是最终的手段。

    李儒想了想,也开口说道:“程大人言之有理,不我认为还要泼刘表的脏水,把刘表塑造成个无德无义的人,说明是刘表先撕毁盟约,是刘表不顾盟友。不管如何,都要让刘表百口莫辩,让荆襄的百姓知道主公是兴正义之师,讨伐刘表也是合情合理。只要主公占据了大义,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荆州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长期沉默寡言的田丰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在泼刘表脏水的时候,也可以让刘表交出刘备。若是刘表主动交出刘备,可以解决主公的个大敌,甚至于刘备得到消息后不会坐以待毙,起反击,造成荆州内乱,这也是很好的。若是刘表不交出刘备,主公更是理直气壮的兵,所到之处,没有人敢反驳主公。”

    郭嘉淡淡笑,说道:“主公欲取荆州,简直易如反掌,何须如此慎重。依卑职看来,刘表不过是暂时替主公守着荆州而已,就等主公去取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却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荆州虽然是弹丸小地,刘表也是日落西山,但荆州的人却不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单是个刘表,王灿自然不容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,荆州还有诸葛亮和庞统,现在诸葛亮没出山,而庞统不知所踪,根本找不到人,让王灿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诸葛亮,这个年近二十的年轻人,让王灿不得不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王灿听完所有谋士的件后,仔细的考略了番,才说道:“综合你们的意见,我们就依此来制定对荆州的攻略。第步是造势,方面让刘表交出刘备,让刘表难以抉择;另方面构陷刘表,把刘表置于不仁不义的境地;第二,要宣传蜀军不可抗衡的事情,让荆州的士兵人人畏惧,没有抵抗的想法;第三,着手拉拢荆州的世族,从内部瓦解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看向史阿,吩咐道:“史阿,这件事交给你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听见后,当即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荆州,楚王宫。

    刘备带着孙乾、简雍和张飞抵达荆州后,立即拜见刘表。

    当下,刘表接待了刘备,对刘备的到来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宴席上,刘备端起酒樽遥敬刘表,说道:“景升兄,备从豫州南下,流落到荆州,全赖景升兄收留,若非景升兄慷慨大义,备已经无处可去,只能卸甲归田了。”说话时,刘备悲从来,脸上立即露出悲怆的表情,眼眶也湿润了。

    简雍和孙乾坐在刘备身后,听见刘备的话,更是悲愤羞愧,食不甘味。

    若非他二人无能,岂能丢了豫州和扬州。

    两人想到曹操夺了刘备的根基,心就非常痛苦。

    张飞闻言,也是摇头叹息,自顾的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刘表捋了捋颌下长须,好言安慰道:“玄德啊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……你现在流落荆州,无处容身,但将来肯定有崛起的时机。昔日勾践卧薪尝胆终灭吴,只要玄德不放弃,还有再战之心,终究会击败王灿,夺回疆土。”

    刘备见刘表提及‘击败王灿’,心喜。

    至少,这表明刘表和王灿不对付,这就是他生存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刘表和王灿和解,他的处境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刘备听了刘表的话,连连表示感谢。旋即,刘备试探着问道:“景升兄,备此番流落到荆州,麾下尚有万余士兵,但是这些士兵还没有安身之地,也没有粮草支撑,请景升兄安排个去处啊!”

    刘表琢磨了番,问道:“玄德,你可愿意去樊城?”

    刘备才不管樊城在哪个位置,立即答应下来,抱拳感谢道:“景升兄大德,备替麾下的万余士兵感谢,多谢景升兄!”

    说话时,刘备又朝刘表行了礼。

    其实,刘备知道樊城在什么地方,他来荆州的时候,就曾路过樊城。

    樊城位于襄阳北面,处在淯水、汉水的交汇处,称得上是襄阳城北方的门户。刘表将樊城交给刘备,是让刘备替他守住北面的门户。

    刘备得了安身之地,便收起悲恸的情绪,和刘表说些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场宴席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散席后,刘备带着张飞、孙乾和简雍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大殿,蔡瑁、蒯越和蒯良却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蔡瑁站起身,抱拳说道:“主公,刘备初来,我们尚且无法知道刘备的心思,不能将樊城交给刘备把守啊。若是刘备别有心思,襄阳岂不是危险了,请主公三思!”

    刘表哼了声,说道:“孤自有打算,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表大声问道:“孤听说蔡雅消失了,难道她觉得孤配不上她吗?”

    此时,刘表的小心眼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表听蔡瑁说要和他联姻和时候,心蛮高兴的。方面蔡雅是荆州的美女,闻名遐迩,刘表娶了蔡雅,金屋藏娇,多美的事情啊;另方面,刘表想和蔡家结为姻亲,将蔡氏收为己用,然后从内部瓦解荆州世族。但现在蔡雅消失了,让刘表的打算落空了。

    如此,刘表当然没给蔡瑁好脸色。

    蔡瑁闻言,赶忙说道:“启禀主公,小妹只是出去散心了,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表看见蔡瑁颤颤惊惊的表情,顿时笑了,心也没有追究的心思。他张开嘴打了个哈欠,摆手说道:“孤身体乏了,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蒯氏兄弟和蔡瑁闻言,立即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王宫后,蒯越看了蔡瑁眼,叹息几声,和蒯良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蔡瑁独自人,慢慢的返回蔡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驿馆,刘备、张飞、孙乾和简雍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刘备目光在三人身上扫了圈,最后落在孙乾身上,说道:“刘表让我们驻扎在樊城,是想让我们抵挡北方的敌人。不过不管如何,总算是有了块立足之地。此次我率领士兵北上樊城,但公祐你得留下来,继续呆在襄阳。”

    孙乾拱手道:“请主公吩咐!”

    显然,刘备将他留下有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刘备沉声说道:“公台被王灿俘虏,军又缺少谋士。而荆州风鼎盛,襄阳城肯定还有些不出仕的贤才。你留在襄阳,四处去打听襄阳有哪些贤才,得到消息后,你也不用去拜访,只需要将我的拜帖递上,然后传信给我,等我亲自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孙乾点头应下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露出了丝笑容,他现在虽然在樊城落脚,但樊城不是他的根基,他要借助刘表的力量再次崛起。

    荆州之主,不是刘表!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