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0章 糜环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纳糜环、吴苋和甘氏为妃,在成都并没有什么影响。≥≯  <.≦﹤1≦Z﹤W﹤.﹤≦

    很普通,很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糜环被送到成都后,已经见到了糜芳和糜竺两兄弟。面对糜氏兄弟轮番劝说,糜环最终还是答应入宫,愿意成为王灿的后妃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管她答应与否,这件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糜环出身商人之家,规矩相对较少。

    但是吴苋的情况却不相同,她是正经大家族小姐,是益州本地的世族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家族,完全是个微型社会,而且更是男权为主。吴懿是吴家的家主,又是吴苋的兄长。俗话说长兄如父,吴懿直接全权做主,和吴苋说了嫁给王灿的事情,立刻就决定了吴苋的命运,让吴苋成为王灿的后妃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,无依无靠的当属甘氏,她是刘备的妻,个人独处。

    没人和她说王灿的事情,因为不需要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王灿纳妃,虽说蔡琰、貂蝉和董卉心都有些吃味儿,毕竟她们是女人,只要是女人肯定都不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。但是她们心里有想法,却不可能说出来,而且她们也明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,三妻四妾很平常。

    王灿堂堂蜀王,也只有她们三个人,说不过去。若是被有心人散布谣言说她们心胸狭窄善妒,这对她们才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故此,三人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宫,糜环、吴苋和甘氏被分开了,分别住在三个不同的院子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王灿背负着双手,带着内侍朝糜环的院子行去。

    院子,灯火通明。放眼看去,还能隐约的看到个纤细的身影在屋子坐着,身影绰绰,显得婀娜多姿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糜环的身影,心也急切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进去,伸手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屋子,很暖和,糜环穿着件薄薄地薄纱亵衣,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但明亮清澈的眼眸却闪过丝忐忑。糜环以前没有见过王灿,也不知道王灿的脾气怎么样?不管糜竺和糜环说得如何天花乱坠,说王灿怎么好,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亲眼见过才知道。

    糜环看着王灿大步走过来,颗心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眼神,骤然飘忽了起来。

    面颊上,突然浮起了抹红晕。这抹红霞飞的往面颊周围扩散,最后连白皙的脖颈和耳朵也微微烫,布满了红霞。

    刘备年近四十,再加上常年的奔波劳累,显得有些苍老。

    而且刘备事情多,很少到她的房间去。

    但是王灿还不到三十岁,正值壮年,再加上王灿常年练武,体格精壮,双目炯炯有神,面颊如同刀削斧砍,透出股不凡的气势,远不是刘备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目光落在糜环身上,让糜环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人皆有好美之心,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,但女人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糜环看见王灿龙行虎步的走来,心神摇曳,有些慌乱了。

    迷糊间,她甚至都不知道王灿是什么时候靠近她的,根本没有感觉。但是当王灿伸手把揽住糜环纤细腰肢的时候,热流侵入糜环的肌肤,她的身体陡然僵硬起来,脸上的表情风云突变,布满的红晕瞬间就消散得干干净净,取而代之的是脸苍白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,是刘备的女人啊!

    想到这事情,糜环心乱如麻!

    纵然糜环知道她即将成为王灿的女人,但是她想到刘备曾经是她的男人,糜环心就高兴不起来,无法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即使眼前的人英俊潇洒,霸气逼人,但是糜环心总有个疙瘩。

    王灿察觉到了糜环的变化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糜环目光闪烁,感觉很不自在,诺诺的说道:“我,我是刘备的女人!”

    声音很低,几乎是听不见。

    王灿却听得清清楚楚,也明白糜环心的想法,糜环虽然被糜竺和糜芳轮番劝说,心也有了成为王灿女人的想法,但是临到最后,心还是有道坎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可以霸王硬上弓,直接拿下糜环。

    但是,蠢人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糜环心的芥蒂不消除,肯定会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王灿紧紧地揽住糜环的腰,让她的身体贴着自己,然后将糜环的身体扳过来正面对着自己。王灿双眸盯着糜环,沉声说道:“你已经不是刘备的女人了,是我王灿的女人。刘备保护不了你,我能保护你。刘备的眼只有皇图霸业,但是我既要女人,也要皇图霸业。小女人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强横的语气,尽显霸道。

    糜环轻轻的摇摇头,却又点了点头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番话,也说了糜环心底的痛。

    她除了和刘备成亲的当晚,其余时间很少甚至于没有和刘备有过肌肤之亲。因为刘备很多的时间都在处理军务,忙着他的宏图伟业,亦或者是陪着关羽和张飞聊天,畅谈人生理想,最后三人同榻而睡,相当的惬意。

    如此来,糜环和甘氏都被扔在了边。

    关羽被杀后,刘备更加重视张飞。

    如此,糜环和甘氏更受冷落,这些事情糜环当然不能说,也不敢说。王灿伸手捧着糜环的面颊,霸道的说道:“记清楚了,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。不管你以前怎么样,但以后就在宫乖乖的相夫教子,不要想其他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糜环点点头,身体逐渐的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糜环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她下挣脱了王灿的手臂,伸手搭在王灿身上,柔声说道:“大王,先泡个热水澡吧,妾身给您擦身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糜环便准备脱掉王灿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手脚有些慌乱,但王灿却笑了。

    或许,糜环心还有些小疙瘩,但终究会随着时间消逝的。

    卧室,个巨大的浴桶摆在里面,冒着腾腾热气。王灿身上的衣衫脱干净后,大步朝浴桶走去。糜环看见王灿的下身,看见那昂扬的东西,脸色羞红,表情非常害羞,好像是初涉人事的小姑娘,清澈的眸子变得迷蒙起来,好像是汪春水。

    她和刘备有过肌肤之亲,自然知道刘备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面对王灿,糜环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王灿步跨进浴桶,泡着热水澡,长长的**了声。泡着热水,太舒服了,所有的疲惫都随之消散,感觉非常舒服。王灿上下打量着糜环,只见糜环身上穿着件薄薄的亵衣,站在屋子里面如同朵出水莲花,心情又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个绝世美女,他若是不动心就是柳下惠了。

    但是糜环却动不动,好像是傻了。

    王灿眨眨眼,不明情况,难道糜环心里的疙瘩还没有松动,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呢?王灿出声喊道:“环儿,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糜环低呼声,下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刚才陷入刘备和王灿的比较,所以有些走神了。换做是刘备,肯定不会洗浴,而且成亲的当夜她躺在床上,就像是个木偶,而且结果还很不高兴。糜环步摇的走向王灿,准备给王灿擦拭身子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却已经动心了。

    看着糜环那丰腴的酥胸,以及那纤细的腰肢,尤其是糜环穿着件薄纱亵衣,走过来的时候身上的私处若隐若现,更让王灿心神摇曳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写得真累啊,求鲜花,给点支持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