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8章 多收一个女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答应了满宠的提议,立即找来荀攸,吩咐荀攸去准备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然后,王灿才慢腾腾的带着满宠去军营观看。

    路上,王灿和满宠交谈,洽谈甚欢,丝毫没有先前的尴尬。

    马车在校场外停下,王灿和满宠前后进入军营。但满宠看见军营的情况,非常的失望,郁闷的问道:“蜀王,军队里面全都是这样的老弱病残,没有支精锐之师,旦遇到外敌侵略,何以御敌啊?”

    入眼处,全是残肢断臂的伤员,没有个完好无损的士兵。

    这番安排,自然是王灿让荀攸准备的。

    其实,寻常检阅士兵,肯定会拿出所有的精锐,要表现出凶狠无畏的气势,要体现出强悍的实力,要能震慑人心。但王灿却不需要,他的煌煌威名是在战场上战战打出来的,不是靠士兵在军队操练番,就能唬到人。

    如今,王灿拿出来的全是老弱病残,让满宠心里面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越是想弄明白,却越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满宠是明白人,当然不会认为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老弱病残。但眼前的这些士兵全是残兵,明显是搪塞他。

    王灿如此做法,让满宠觉得王灿有精锐,有绝密武器。

    这样来,更让满宠忌惮万分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满宠眼,然后看向营的士兵,笑说道:“伯宁,孤前段时间征伐西凉,前不久又打了刘备,损失惨重。虽然取胜了,但是带回来的都是老弱病残。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你可不要去四处宣传,免得其他诸侯攻打益州。”

    满宠听完后,更加认为王灿故意扯皮。

    他笑着点头答应,心却暗骂王灿狡诈如狐,连士兵的训练都要藏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,满宠也失去了此行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逛了圈,看了下空旷的军营,又慰问了下军的伤员,然后向王灿提出离开军营,随后满宠又回到驿馆。

    卧室,满宠眉头皱起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去王灿军营,本想看看王灿士兵的训练情况,没想到王灿藏着掖着,根本没给他打探情况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卧室外,传来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满宠喊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后,名身穿棕色长袍的年人走了进来,恭敬的朝满宠行了礼,然后在满宠下方坐下,等着满宠吩咐。

    满宠开口问道:“你直呆在成都,可曾打探清楚武器的情况?”

    对于蜀军士兵使用的汉刀,满宠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打探汉刀的情况,是满宠此次出使的任务之。

    年人伸手挠挠头,说道:“大人,王灿对武器的锻造保护得很严,用了重兵把守。即使我们留在成都的人很多,也无法掌握情况。我们留在成都,只能探听最近生的事情,对机密的事情,根本接触不到。正因为如此,王灿才默认了我们的存在,没有派人清剿。”

    满宠听完后,叹息声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表现出来的能耐,满宠非常忌惮。

    满宠心里认为曹操的大敌是王灿,只有灭掉王灿,曹操才有机会统天下,否则就是王灿把曹操灭掉,继而统天下。

    对江东的那位,以及狼狈逃窜的刘备,满宠没有放在眼。

    满宠考虑了下,又问道:“有没有可能收买工匠,把人带回兖州?”

    年人依旧摇摇头,说道:“大人,这些事情我们早就试过,根本行不通。所有的工匠都有人保护,他们吃住都在锻造武器的地方,很难下手。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旦靠近锻造武器的禁地,立刻就会遭到反击,不仅是去探听消息的人遭到打击,其余没有参加的人也会遭到打击。这种事情生了不止两次,我们也不抱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满宠听完后,眉头皱成了个川字。

    事情,太棘手了。

    此行虽然探听到了许多的情况,但益州的机密却点都没有得到。满宠心情烦躁,无奈的摆摆手,让年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次日早,满宠向王灿请辞,带着士兵离开成都,启程返回。

    满宠离开后,王灿就准备召见甘氏和糜氏。

    但是在王灿准备下令的时候,程昱在大殿外请求拜见。无奈之下,王灿只能先放弃召见糜氏和甘氏,让人把程昱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程昱进入宫殿后,恭敬的拜道:“卑职程昱,见过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让程昱坐下,笑问道:“仲德公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程昱坐下后,拱手问道:“敢问主公,是否要准备纳糜氏和甘氏为妃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正有此意!”

    事实上,甘氏和糜氏先是成了曹操的俘虏,现在又被送到王灿的手。即使王灿大慈悲,将甘氏和糜氏送还给刘备,但两女的身份也非常尴尬,先是曹操,后是王灿,糜氏和甘氏说自己清白,刘备会相信吗?

    答案显然是否定的!

    与其如此,王灿还不如霸道点,直接收下了。

    程昱正色道:“按理说,主公的家事,昱本不该插手,也不该干涉。但是主公的事情涉及蜀国根本,昱却不能不说,请主公谅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眨眨眼,难道程昱要阻止吗?

    不过,王灿还是平心静气的问道:“仲德公直说无妨!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主公春秋鼎盛,正当壮年,但是宫却只有三位王妃,膝下也只有两儿女,子嗣不旺。故此,昱恳请主公广纳嫔妃,充足后宫,以便开枝散叶,充足王氏族的子嗣。”事实上,就算程昱自己也不止三个妻妾,王灿的确太少,所以程昱才来建议。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程昱是谏言阻止他拿下糜氏和甘氏,没想到是劝他多找女人的。

    如此极品,当真少见。

    王灿却摇头说道:“仲德公,算上甘氏和糜氏,宫已经有了五个人。虽然现在少,但以后肯定还会6续增加的,人数也会逐渐增多,子嗣也会逐渐旺盛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程昱笑说道:“主公不想广纳妃嫔,那就多加个人,可以吧?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程昱回答道:“吴苋(xian)!”

    王灿头雾水,问道:“吴苋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程昱解释道:“吴苋是降将吴懿的妹妹,刘瑁的妻子。吴懿是早年跟随刘焉入蜀的大将,在益州根基深厚,主公若是娶了吴苋,肯定能进步拉拢益州的士族。虽然主公任命任安为礼部尚书,但还需要更进步,所以纳吴苋为妃,不仅能拉拢益州的士族,还能稳定刘焉部将的心思。而且吴苋娇俏玲珑,天姿国色,有资格成为主公的后妃!”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终于明白吴苋到底是谁了?

    吴苋的名字王灿没听过,但吴苋的身份王灿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,吴苋先是刘瑁的妻子,只可惜刘瑁直在病榻上,成亲数月后,刘瑁就命呜呼,吴苋也成了寡妇。

    后来,吴苋嫁给了刘备,成为刘备的皇后。

    只是王灿没想到却被程昱提了出来,要纳吴苋为妃。

    吴苋、甘氏和糜环,三个女人都是刘备的妻子,而王灿全都纳入囊,可以说是把刘备现在和未来的老婆都拿下了。王灿心大笑,点头说道:“仲德公德高望重,此事就交给仲德公去做,不过吴苋同意吗?”

    程昱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长兄为父,只要吴懿同意了,吴苋自然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吴懿时刻都想攀上他这颗大树,岂有不同意的道理。

    刘备的三个女人,他肯定拿下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