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7章 王灿VS满宠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十月旬,曹操派来的使节抵达成都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

    大殿,王灿高居上方。

    王灿身穿袭黑色冕服,头戴九旒冲天冠,腰缠玉带,正襟危坐,神情严肃。他年近三十,颌下已经有了三缕短须,唇上也有了两撇胡子,再加上穿的服侍显得很严肃庄重,给人种威严霸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下方,则是王灿麾下的众武大臣。

    有李儒、荀攸、程昱、郭嘉、任安、田丰等各部大员,以及重要谋士;武有典韦、张任、张绣、徐荣、周仓等武将,武重臣,济济堂。

    大殿央,满宠身穿礼服,肃然而立。

    开始,曹操的意思是让满宠派遣士兵送甘氏和糜氏来成都,但是满宠却不放心,干脆禀报曹操,自己担任使节,主动把糜氏和甘氏送来,同时打探下成都的情况。

    路走来,满宠越走越心惊。

    从豫州进入南阳郡,两地都没有什么分别,到处都是疾苦百姓。

    但是进入益州的地界后,情况骤然生变化。

    益州的百姓安居乐业,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,非常幸福。为此,满宠专门去询问了沿途遇到的些百姓,得知百姓家有余粮、有余钱,能吃饱穿暖,这让满宠感到了很大的压力。满宠也是才智高绝的人,从遇到的百姓情况分析,已经能推测出王灿治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百姓殷实,粮草丰足,国泰民安。

    益州的整体实力,太恐怖了!

    相较于王灿,曹操明显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初曹操和袁绍交战的时候,曹操处境艰难,打得粮草都不够了,而且治下的百姓疲惫贫穷,还别说有存粮有余钱了。

    好在荀彧稳住了后方,才让曹操有了取胜之机,举击败袁绍。即使曹操得到了冀州大部分的地方,而且也抢夺了袁绍的粮食,但治下百姓的日子仍然很困难,依旧缺衣少食,日子过得很艰辛,这样比较下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满宠觉得走了这趟,称得上是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探听到的消息,实在是太多。

    满宠看了王灿眼,微微欠身,拱手道:“魏国满宠,见过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致意,笑说道:“伯宁千里迢迢从兖州送来甘氏和糜氏,辛苦了。你放心,孟德不敢要的女人,本王要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满宠说话,王灿又继续说道:“孟德自诩英雄,我也认为他是当世英雄。可惜啊,孟德竟然有色心没色胆,真是看走了眼,没想到他连这点胆量都没有。唉,不就是个刘备吗?刘备算老几啊,连容身之地都没有的丧家之犬而已。伯宁,你回去告诉孟德,就说我们都是占据方的诸侯,胆子要大点,不要像个娘们样扭扭捏捏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是叹气,又是惋惜,都说曹操胆子小。

    满宠听完后,嘴角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以前就听说王灿嘴巴厉害,现在算是领教了。大殿的武官员都低声笑,更让满宠面颊烫,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满宠轻咳两声,拱手道:“蜀王,您误会了!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勾起抹讥诮之色,他心如明镜,知道曹操让满宠送甘氏和糜氏来成都的意思,无非是让他和刘备不死不休!但是王灿和刘备已经不死不休了,还在乎多了两个女人吗?俗话说债多不压身,多了两个女人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王灿面带疑惑之色,问道:“伯宁,难道其还有什么缘由不成?”

    满宠点头说道:“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满宠解释道:“蜀王,《礼记》说:‘古者天子后立六宫,三夫人、九嫔、二十七世妇、十御妻。’此乃妻妾之数。《周礼》又说:‘王之妃百二十人:后人、夫人三人、嫔九人、世妇二十七人、女御十人。’《礼记》和《周礼》都确定了天子的妻妾之数,蜀王虽然不是天子,却也是王侯之身,但是后宫仅有三人,我家主公担心蜀王子嗣太少,特意赠送两个绝世女子给蜀王,请蜀王开枝散叶,光大王氏族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,是满宠临时想到的。

    满宠能在短时间内作出应对,足见其才智高绝。不仅如此,满宠说王灿妻妾太少,这和当时的礼制不符,隐隐反将了王灿军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孟德好意,孤谢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伯宁啊,你在魏国担任什么职位啊?”

    满宠闻言,心顿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听王灿的话,觉得王灿又在下套子让他钻进去,他暗暗提醒自己小心。旋即,满宠拱手回答道:“回禀蜀王,宠担任魏王从事!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说道:“伯宁大才,可惜只是担任个从事,屈才啊!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满宠当下明白了王灿的意图。

    王灿话语的意思,明显是讽刺曹操不能任用贤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王灿很可能还有后招,事实上王灿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然而满宠没给王灿机会,他环视大厅的众人眼,朗声说道:“我主麾下,人才无数,荀彧有萧何之能,刘晔有张良之智,陈群有陈平之才,夏侯惇有樊哙之勇,夏侯渊有韩信之谋,人才济济,不可胜数。似满宠这般人物,更是遍地都是,而且能担任魏王从事,还是因为有颗忠心,才能忝列其。能有此待遇,已经很荣幸,不敢有丝毫疏忽懈怠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来,王灿顿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满宠的嘴巴,真是厉害啊!

    此时,大殿的武重臣都很惊讶,没想到满宠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满宠心却无法平静下来,他代表曹操送女人给王灿的确是不怀好意,可王灿连番刁难,让满宠心有了火气。满宠得势不饶人,立即说道:“蜀王,我家主公临行前,曾嘱托满宠,定要让蜀王馈赠点蜀地的土特产,请蜀王应允。”

    王灿哦了声,问道:“难道孟德喜欢吃蜀地的特产吗?”

    这样回答后,王灿立刻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也经常设下这种套子让人钻进去,现在主动问话,简直是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只见满宠淡淡笑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蜀地人杰地灵,物华天宝,我家主公甚爱之,恨不得将蜀地收于囊,好好观赏。只是袁绍猖狂,所以我家主公想得到些蜀地的特产,慰藉下心急切的心情,等灭掉袁绍后,我家主公会来蜀做客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名为做客,实际是攻打蜀。

    众大臣听了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众武将更是横眉竖眼,大有动手杀掉满宠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灿早就知道满宠不会善罢甘休,心也早有了准备,所以没有慌乱。

    他神色从容,笑眯眯的说道:“伯宁所言,孤答应了。既然孟德如此喜欢蜀地的特产,本王先给他解解馋,等本王有闲暇了,再让孟德长久的住在蜀,好好地品尝蜀地的特产,顺便再和本王起煮酒论英雄,岂不美哉!”

    满宠听后,暗赞王灿反应快。

    这番话,连削带打,又成了王灿要把曹操拘来成都了。

    满宠见难以辩倒王灿,也不想继续纠缠了,便说道:“蜀王,宠代表我家主公出使,还有件事情,请蜀王应允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先说说,本王视情况而定!”

    满宠立即说道:“常闻蜀军骁勇善战,宠愿览蜀勇士风范。”满宠心里面想刺探蜀军的情况,却堂而皇之的说想要观赏蜀军,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王灿大手挥,说道:“准了!”

    满宠抱拳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