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6章 压榨陈宫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糜竺和糜芳的事情解决后,王灿又让士兵把陈宫带进偏殿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陈宫双眼平视王灿,怡然不惧。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眼也没有丝毫的慌乱,好像是安心赴死的人,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表情波动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大感头疼。

    若是陈宫走进来就大吼大叫,他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陈宫就像是个了无牵挂等死的人,任何事情都打动不了他。纵然王灿想要开口说话,但找不到打动陈宫的话题。

    大殿,很安静。

    陈宫和王灿,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,而且陈宫真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良久,王灿实在是忍不住了,喊道:“公台?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陈宫立即反驳道:“我们不熟,直呼其名即可!”

    王灿又喊道:“陈宫!”

    陈宫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蜀王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,若是想让陈某投降,请蜀王免开尊口,免得到时候陈某拒绝了蜀王,让蜀王大感失望。”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,问道:“陈宫,想活着吗?”

    陈宫回答道:“蝼蚁尚且贪生,何况人乎?陈宫不过是乱世红尘当的个小人物,自然想着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陈宫,你愿意归顺我吗?”

    陈宫晒然笑,摇头说道:“蜀王还是无法忍住啊,刚才陈某就已经明确的说清楚了,请蜀王免开尊口。不过蜀王既然说了出来,陈某也回答蜀王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糜竺和糜芳开说也说决不投降,但还是降了。”

    陈宫微微抬头,骄傲的说道:“求生得生,求仁得仁!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还是带着笑意,说道:“你想活着,又不愿意归顺,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宫字顿的说道:“很简单,放了我!”

    这句话,不可谓不大胆,竟然让王灿放了他。王灿听了后微微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放虎归山的事情,我是做不来的,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陈宫已经料到这样的局面,当即说道:“既如此,请蜀王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王灿话锋转,反问道:“陈宫,我们有仇吗?”

    陈宫摇头道:“各为其主,无冤无仇!”

    王灿摊开手,笑说道:“既然无冤无仇,我为什么要杀你?”

    此时,陈宫脸上的表情终于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陈宫的脑子已经有些迷糊了,被王灿搞得晕头转向。王灿既不愿意放了他,现在却又说不杀他?这样自相矛盾的话,让陈宫心十分不解。陈宫转念想,立刻想到了种可能,那就是王灿准备囚禁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陈宫想不到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从刚才和王灿的对话,陈宫知道王灿不可能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陈宫心琢磨番后,说道:“蜀王既不想杀我,又不想放了我,难道是准备将我囚禁起来,让我永世无法离开成都。”

    王灿还是没接陈宫的话,再次问道:“你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?”

    陈宫想了想,决定试探下王灿,坚决的说道:“若是直遭到囚禁,吾宁死!”

    其实,即使是囚禁生,他也愿意的。

    王灿神情严肃,郑重的问道:“陈宫,你真不愿意投降?”

    陈宫摇摇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灿长舒了口气说道:“好吧,你赢了!”

    陈宫眉头挑,问道:“蜀王要放我离开?”

    时间,陈宫心充斥着欢喜,很是兴奋,觉得先前王灿问他的话,都是试探他的。现在王灿说他赢了,显然是要放他离开。这时候,陈宫觉得王灿有点傻,但是王灿的胸襟魄力却令陈宫敬佩,如此大胆,真不是寻常人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陈宫的脑子被王灿左绕圈,右绕圈,有些迷糊了。他心高兴,就忘记了王灿说过不可能纵虎归山,但他心却直接忽略了。

    王灿笑着点头说道:“你赢了,我的确要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陈宫拱手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别忙着感谢,我只是说不再囚禁你,但我却没有说让你离开成都去投奔刘备,我不是傻子,不可能做这种事情,你得留在成都。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陈宫惊呼声,露出愤恨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宫脸上欢喜的表情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狰狞的表情。陈宫气得吹胡子瞪眼,伸手指着王灿,颤颤巍巍的说道:“王灿小人,你言而无信,难道戏耍陈某好玩吗?本以为你还算个人物,看来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言而无信?我说放你离开,却没说让你离开成都。这切,都是你自己得意忘形了,你宁死不降,我怎么可能放你去投奔刘备呢?”

    陈宫听完后,好像是被戳爆的气球,顿时蔫了。

    的确如此,是他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陈宫深吸口气,说道:“如此说来,蜀王仍然准备囚禁陈某了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我说了不囚禁你,就绝不囚禁你。虽然你不愿意为本王效力,也不愿意归顺本王,那就去当个教书先生吧。司马徽、庞德公等大儒都在成都院,本王的老师蔡邕也经常出入院,而且院里面还有许多大儒,你去了院也有事做。”

    陈宫冷笑道:“蜀王好心机,想让他们劝我投降,我告诉你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;“陈宫,本王让你去院教书育人,是为了洗刷你对宛城百姓造成的伤害,好好地做事情,为自己积点阴德吧!”

    王灿心有些气,说起话来可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蹬!蹬!”

    陈宫脸色大变,连连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宛城的事情,是陈宫心永远的伤痛。他根本不敢去想,因为想到宛城,他就会想到宛城百姓的苦楚,看见他亲手造成的苦果。

    王灿突然提出宛城的事情,让陈宫的心情再也无法保持稳定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微微颤抖,情绪也变得失落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刚才只是随口说,却现陈宫表情大变,下捕捉到了这个契机。陈宫想法坚定,但宛城的百姓无疑是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王灿趁胜追击,继续说道:“因为你,无数的百姓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这是你造成的。你去院好好地教化百姓,慢慢的给自己积德。你放心,本王不会让院的人劝你归顺,你的后半辈子,就在院里面吧。”

    这瞬间,陈宫仿佛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挺直的背脊,突然佝偻了下去,再也无法挺起来。他的心情很失落,往日生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,让他难以忘却。

    此时,陈宫心归隐山林的想法再次滋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投奔刘备?

    他心摇了摇头,觉得难以面对刘备,也难以面对昔日的自己。

    陈宫心这样的想,觉得去当个普通的教书先生倒也是不错的选择,而且在书院里面不问世事,也算是变相的隐居山林。

    陈宫神情失落,拱手道:“多谢蜀王,宫愿意去书院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即使不能让陈宫替他出谋划策,也得压榨陈宫的能力,让他教导出出色的学生,教导出为王灿效力的学生。这也算是变相的归顺王灿,但陈宫心乱如麻,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事情,他就想静静躲在屋子,个人独处。

    说完后,陈宫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陈宫离去的背影,满脸笑容,陈宫去了院,再也无法出来了。

    刘备,又少了条臂膀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