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5章 招降糜竺和糜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清晨,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子,驱散了屋子的黑暗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王灿悠悠醒来,旁边蔡琰的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靠着王灿的胸膛,半截白皙的玉臂伸出被衾,搭在王灿的胸前。那微微露出来的精致锁骨和香肩,透出晶莹的光泽,好像是玉质样。

    王灿偏头看着蔡琰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蔡琰虽然表面上端庄典雅,雍容华贵,但到了床上,又是另幅模样,很热情,很奔放,让王灿很喜欢。王灿脸坏笑,轻轻的低下头,在蔡琰耳旁吹了口热气,股热流从耳旁掠过,让蔡琰忍不住扭动了两下脖子,却还在睡梦。

    然而,蔡琰终究是耐不住王灿的骚扰,会儿就被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醒了,饿了吧,我让人准备吃食。”

    虽说王灿已经贵为蜀王,般嫔妃宫女该称王灿为大王、君上等等,但蔡琰至今还是以夫君称呼,却让王灿觉得更亲切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蔡琰,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家夫君的确饿了,但是吃了你就饱了。”

    清晨时分,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翻,伸手掀掉了盖在身上的被衾。顷刻间,具洁白无瑕的**暴露出来,出现在王灿的视线。

    阳光照射下,显得更加的神圣无暇。

    王灿极富侵略性的目光在蔡琰身上掠过,让蔡琰感觉很别扭。

    不等蔡琰张嘴说话,王灿以猛虎扑兔的架势迅扑了上去,将蔡琰拦在怀。佳人在怀,让王灿心神摇曳。个弱女子,哪里是王灿的对手,蔡琰象征性的抵抗了三两下,最终乖乖就范,成为王灿嘴里的羔羊,任由王灿摆布。

    时间,床榻震动,娇声诱人。

    宽敞的卧室内,春光无限。

    云消雨散后,蔡琰让侍女准备热水。

    王灿洗漱番,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来到偏殿,开始处理政事。他翻开摆放在案桌上的竹简,看完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,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王灿转念想,又想到了另外的件事情。

    当下,王灿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名内侍急忙走进来,恭敬的站在偏殿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传令,让郭嘉来见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内侍得到王灿的命令,立即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殿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,郭嘉在殿外脱下靴子,然后走进来,拱手拜道:“卑职郭嘉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这些虚礼就免了,说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郭嘉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灿口的事情,是让郭嘉劝降陈宫、糜竺和糜芳。三个人被俘虏的时候,王灿曾经接见三人,但陈宫、糜竺和糜芳都没有选择投降。

    陈宫智谋出众,有大华,有很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糜竺和糜芳才华和武艺都不出众,但两人是徐州的地头蛇,而且糜家世代从商,有着深厚的人脉,所以王灿才想把三人收服,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只是陈宫、糜竺和糜芳都坚决不投降,这让王灿很难办。无奈之下,王灿把三人交给了郭嘉处理,由郭嘉劝说三人,希望能解决此事。从南阳郡到成都,现在又在成都逗留了段时间了,却还是没有丝毫进展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你的意思是无法劝降他们了?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说道:“陈宫脾气倔强,是做了决定就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。糜环嫁给了刘备,糜竺和糜芳是刘备的大舅子和二舅子,他们担心糜环的情况,所以也不会投降,情况很棘手,很难处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照你这么说,他们都抱了必死之心?”

    郭嘉摇头说道:“必死之心倒也未必,他们若真的忠于刘备,在成为阶下囚的时候就已经自杀了,而且他们若是要忠于刘备,也可以绝食。但三人都没有这么做,依旧吃饭睡觉,所以机会还是有的。卑职认为说服糜竺和糜芳的突破口在糜环,只要能解决糜环的问题,切都好办。至于陈宫吗?卑职有些猜不透,只能由主公处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郭嘉不明所以,没弄明白王灿怎么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只听王灿说道:“奉孝,你把三人带上来吧,我亲自处理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应下,立即让士兵将陈宫、糜竺和糜环带上来。随后,王灿让郭嘉退了出去,殿只剩下陈宫、糜竺和糜芳三人。王灿仔细的想了想,又把陈宫也暂时隔开,只剩下糜竺和糜芳在殿站着。

    糜芳性格刚烈,昂头说道:“蜀王,我们兄弟不会投降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嗤笑声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糜芳见王灿如此,立刻问道: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我笑你们很愚蠢,刘备真的值得你们效忠吗?刘备逃离宛城的时候,让你们留下来送死,但你们现在还忠于他,实在是愚蠢。”

    糜竺性子沉稳,淡淡的说道:“蜀王,我们兄弟不会投降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平淡,却透着股决不改变的意味。

    王灿表情依旧,又问道:“你们不投降,是因为你们的小妹糜环吧!”

    糜竺和糜芳闻言,瞳孔缩,脸上的表情也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说道:“或许你们还不知道,刘备已经成了丧家之犬,没有了立足之地。而且刘备逃离宛城的时候,曹操兵攻陷了寿春和汝南,占据了扬州和豫州。不仅如此,曹操还俘虏了刘备的家眷,你们的小妹也成了曹操的阶下囚,貌似刘备已经逃往荆州了。”

    糜芳立即说道:“就算如此,和你也没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,笑说道:“碰巧了,还真有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糜竺眉头皱起,抱拳说道:“请蜀王明言!”

    王灿拿起案桌上的竹简,扔到两人面前,说道:“曹操虽然俘虏了刘备的妻妾,却已经派人护送着甘夫人和糜夫人来成都,要把两人送给本王,你们说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曹操的士兵进入南阳地界的时候,就传了消息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才会提前知道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王灿才想到了收降糜竺和糜芳的事情。

    糜芳拿起竹简看了看,却还是脸不信的表情,说道:“骗人的,我才不相信呢,肯定是你做假。哼,曹操若是俘虏了刘备的家眷,不可能送往成都。”

    王灿摊开手,笑说道:“你自己不信,不代表事情不存在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此时,糜竺和糜芳都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当初刘备让糜竺和糜芳留下来保护陈宫,让两人心颇有怨言。但两人为了糜环,不敢反驳,而且两人若是不答应,很可能会被刘备斩杀,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现在糜环都快要到成都了,他们和刘备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,这让两人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刘备薄情寡性,让两人心寒。

    或许,刘备留下糜竺和糜芳保护陈宫,让陈宫心里很感动,因为刘备逃窜的时候还考虑着陈宫的安危,很重视陈宫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事情落在糜竺和糜芳身上,立刻就成了祸事。

    陈宫感动,糜竺和糜芳却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王灿很自信的说道:“你们两兄弟考虑的如何?刘备已经是个丧家之犬,没有了立足之地。昔日,刘备的二弟关羽被本王的将领斩杀;现在,刘备的女人即将是本王的女人;将来,刘备也会被本王杀死。这样的人,不值得你们效忠。”

    糜竺还是有些犹豫,问道:“蜀王,我们如何相信你?”

    糜芳望着王灿,也等着王灿的解释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本王就问你们句话,糜环到了成都,你们是否愿意归顺?”

    糜竺咬咬牙,抱拳说道:“若果真如此,竺愿为驱策!”

    王灿笑着说道:“很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你们下去等着,半个月后,糜环和甘氏抵达成都,到时候你们再归顺本王不迟。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