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4章 老兵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在科学院呆了几个时辰,和墨言、马均等人讨论了科学院今后的展,以及新式巨弩产量的问题,还有改进的火药等等事情,最后满意的离开了科学院。 ≤.1ZW.

    此后,王灿又去了医学院、院、武院,相继看望了华佗、张仲景、司马徽、庞德公、童渊、邓展和王越等老辈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这番行程下来,用了几天时间。

    最后趟,王灿见了左慈和于吉等人,才算圆满的完成了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路上,马车行驶,正返回王宫。

    王灿在马车盘腿而坐,闭目养神。蓦地,他睁开眼,撩起挂在马车窗口上的帘子,轻声喊道:“山君,到马车里面来,我有事问你!”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拉着马车奔跑的马儿嘶鸣几声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典韦知道王灿的性格,也没有拒绝,直接勒住马缰,翻身下马,到马车坐下。

    这厮长得三大五粗,腰圆膀阔,坐在马车里面简直像是座小山。好在王灿的马车够宽敞,否则两个人坐在里面,铁定是拥挤不堪。典韦咧开嘴笑了笑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您把末将喊到马车里面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山君,你说周仓该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周仓?

    典韦闻言,愣了愣神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说道:“主公,周仓身体好好地,末将昨天还碰到了他,看他在校场训练士兵,身体很好啊,有什么好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话,让王灿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这厮没弄明白王灿的意思,张嘴就乱说。

    王灿心很郁闷,只得仔细说道:“我知道周仓身体很好,也知道周仓在军营训练士兵。但周仓和你不同,你武艺高强,直跟着我东征西讨,也能斩将夺旗,杀敌立功。周仓的武艺虽然不错,但是相比于张任、张绣、吕蒙、黄忠等人相差很远,而且周仓的军事才能也有限,无法像张辽、赵云那样镇守方。周仓的能力不上不下,很不好安排,这才是我要说的意思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典韦重重的点点头,明白了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周仓是最早跟随王灿的人,王灿不愿意看着周仓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换做是军的其他将领,肯定是按照军适者生存的生存法则进行帅选。但周仓和王灿的关系不般,尤其是裴元绍为了王灿而死,使得王灿麾下少了个人最早跟随的人,使得王灿很重视对周仓的安排。

    典韦想了想,最终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是个大老粗,想了许久,还是没有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典韦的模样,笑了笑。其实他也没打算让典韦想出具体的办法,无非是让典韦当个倾听者罢了。

    蓦地,典韦说道:“主公,末将想到了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王灿顿时大喜,急忙道:“想出了什么办法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典韦快的说道:“既然周仓不好安排,那就让周仓练兵嘛。反正周仓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,让他负责练兵,还是可以啊!”

    练兵!!

    王灿呢喃声,仔细的考虑着。

    他先是摇了摇头,因为练兵这件事情太普通了,若是直接让周仓去练兵,简直和流放相差不多,还不如把周仓带在身边征战沙场呢?这样来,总比练兵好啊!但是王灿仔细的思索,却又觉得这个办法可行,只要稍加改动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此时,典韦继续说道:“主公,实在不行就放在武院,让周仓教导武院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不用了,就练兵!”

    这下,典韦懵了。

    练兵?

    他不过是随口说,没想到王灿却当真了。

    典韦忽然觉得对不起周仓,想要出口劝说王灿,却听王灿说道:“山君,你不用多言,我自有主张。对于周仓的安排,我不会让委屈的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路无话,王灿返回王宫后,立即派人通知周仓来见他。

    偏殿,王灿穿着很随意,不是正式的朝服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沉稳的脚步声从偏殿外传来,周仓迅走进大殿后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末将周仓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示意周仓坐下,说道:“坐,这次找你来,有事和你商议。”

    周仓抱拳道:“请主公示下!”

    王灿组织好了语言,缓缓说道:“找你来,是关于你职务的事情。随着势力的扩张,武重臣的增加,你的作用逐渐的减弱,领兵作战也很少是你担任主将。我知道你担心被边缘化,所以很努力的训练士兵,很努力的练武。你的心思我能明白,也知道你心有顾虑,所以今天把你找来,好好地说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周仓闻言,顿时觉得很不安。

    王灿是雄踞方的霸主,现在却和他聊这些事情,让周仓很忐忑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是关心周仓,可周仓却觉得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双方地位悬殊,才让周仓有这样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急促的站起身,疾步走到大殿央,扑通声跪在地上,大声说道:“主公,末将和裴元绍样,此生此世都忠于主公,为主公效命。即使末将的能力不足,但末将还有微末之能,还有腔热血,还有颗忠心,能为主公上阵杀敌,能为主公去赴死啊!”

    番话,说得王灿心很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周仓和裴元绍,是跟随他最早的人,也是绝对忠诚于他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却少了人。

    起共患难,还得起同享福才行!

    王灿从坐席上站起身,大步走到周仓身旁,慢慢的蹲下来,伸出双手扶起周仓,诚恳的说道:“周仓啊,你和老裴忠心耿耿,我明白,我懂!”

    周仓立即说道:“既如此,请主公让末将留在军!”

    其实,周仓害怕的是王灿将他调离军,闲置起来。虽然这是让周仓享受荣华富贵,但周仓要的不是安逸的生活,而是能挥出他的能量,这才是周仓的心声。

    王灿拉着周仓的手,点头说道:“你放心,你还在军做事,有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周仓长舒了口气,这才放松了下来。他揉了揉酸的眼眶,说道:“主公,刚才末将有些激动了,请主公原谅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笑说道:“坐下吧,我们好好说说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周仓回到坐席上,说道:“请主公明言!”

    王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你是跟随我最早的人,你办事,我放心。自今日起,我将会在军成立单独的老兵营,你作为主将。你的任务是从军挑选年过四十,却还没有过五十的精锐老兵,将他们全部组织起来,归你统帅。”

    周仓立即问道:“主公,末将挑选出老兵后,做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你的任务是训练新兵,让刚刚入伍的新兵变成老兵,这也是‘老兵营’名字的由来,让他们从新兵蛋子过度成老兵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就类似于新兵入伍后的训练。

    由老兵训练新兵,让新兵适应环境。

    王灿停顿了下,又继续说道:“老兵营的范围很广,将在我治下的各个郡建立。你先在成都做事情,有了经验后,再依次的往外蔓延,最后的目标是每个郡都要有老兵营,让老兵营训练新兵。这也是解决老兵生存问题的办法,让他们有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周仓听后,顿时感觉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若是仅仅在成都建立老兵营,这很容易,很轻松。但是并不止成都这地,不仅是益州的每个郡,还有凉州、南阳,以及王灿以后占领的地方,都会有老兵营的兴建。这些事情都要周仓处理,虽然不难,却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件事做好了,将会是个独立的系统。

    至于周仓,则是其的主将。

    周仓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定会组建出支精锐的老兵营,定会将新兵训练成老兵,让新入伍的士兵敢拼敢杀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;“任重而道远,好好做事!”

    周仓抱拳说道:“主公,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当周仓慢慢往大殿外走去的时候,王灿的声音从大殿里面传出来,很清楚很清晰的说道:“周仓,你虽然能力有限,但要相信自己。你是跟随我最早的人,我和起拼过,杀过,也遇到过失败。这些事情我都记得,也牢牢地记在心,我希望你放手去该做的事情,只要我还活着天,定然保你世的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周仓听见王灿的话,没有回头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但是,周仓的眼眶却红了,已经湿润了。

    当他大步走出大殿的时候,抬头望天,嘴喃喃自语道:“裴黑子,我们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,没有跟错人,你走得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。更新晚了些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