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1章 蔡家有女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时光匆匆流逝,晃已经是十月。> ≧≯ .

    秋风萧瑟,天气也转冷了。

    楚王宫,大殿已经燃起了炭火,用炭火取暖。

    刘表坐在大殿的正上方,身上穿着件黑色棉布袍,浑浊的目光看着蔡瑁和张允,眼眸微冷,表情生硬,显得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刘表不说话,蔡瑁和张允站在大殿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坐在旁,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大殿,就好像是寒冬吹来股冷风,万籁寂静。

    良久,刘表轻咳声,慢腾腾的说道:“蔡瑁啊,你和张允来拜见本王,有何要事?”在此之前,蔡瑁和张允率领的士兵有近万楚军士兵被王灿扣押,而且张允也曾经成为王灿的阶下囚,使得刘表对两人心有怨言,所以刘表不假辞色,没给两人好脸色。

    蔡瑁深吸口气,抱拳说道:“主公,被王灿扣押的近万名楚军士兵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竟然回来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非常兴奋,脸上露出欢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对蔡瑁和张允不满,方面是因为两人吃了败仗,另方面是近万名楚军士兵被王灿留下当做人质,这让刘表觉得蔡瑁和张允丢了他的脸面。

    如今士兵回来了,可谓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但是蔡瑁却没有点喜色,而且张允也是苦着脸,好似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坐在大殿的左侧,两人看见张允和蔡瑁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情,都是心忐忑不安,觉得很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刘表也奇怪的看着两人,问道:“除了这件事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蔡瑁看向张允,示意张允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,张允却坚定的摇摇头,打死都不开口。他吃了败仗,当了阶下囚,现在若是再惹怒了刘表,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蔡瑁看见刘表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心无奈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主公,王灿将扣押的近万名士兵放了回来,却说了些不利于主公的话。”

    刘表面色寒,质问道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蔡瑁支支吾吾的回答道:“王灿说主公为了刘备个人,放弃了近万名楚军士兵的性命,而且还说主公为了刘备,已经背弃了楚蜀之间的盟约,违背了个盟友该做的事情。当时,王灿当着所有士兵的面说楚蜀再也不是盟友,而且楚蜀不两立!”

    蒯越闻言,骤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蒯越脸苦笑,这可真是捅了个大篓子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刘表大吼声,好像是狂的野兽。

    他从坐席上站起来,表情变化,再也没有往日的气度和风范,大吼道:“王灿难道就把孤当做盟友了吗?既然是楚蜀是盟友,为什么王灿将司马徽和庞德公撬走,为什么王灿把徐庶、孟建和石韬等人带走,而且荆州的大儒也去了益州,这是盟友该做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刘表背着手来回踱步,非常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气愤之下,伸手抓起片竹简,直接砸向蔡瑁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蔡瑁额头不偏不倚的被竹简砸,额头被擦破皮,渗透出丝丝鲜血。但蔡瑁却不敢动弹,只能接受蔡瑁的呵斥和教训。

    刘表泄了通后,大袖拂,怒声喝道:“不是盟友就不是盟友,孤难道还怕他不成?个黄巾贼出身的小人物,得志便猖狂,本王看他能蹦跶多久。”说完后,刘表还是不解气,再次把怒气撒向蔡瑁,喝道;“蔡瑁,你自己回家去闭门思过,反省反省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蔡瑁知道刘表在气头上,也不敢去惹怒刘表。

    同样的,张允得到了蔡瑁相同的待遇,先是被刘表大骂了通,然后又被刘表勒令回家闭门思过,反省犯下的过错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见机不对,也拱手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殿,只剩下刘表人。

    此时,刘表对王灿的愤怒已经彻底爆了出来,而且刘表被愤怒冲昏了脑子,脑子里面竟想着和王灿掰腕子较量番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司马徽和庞德公离开荆州只是刘表怒的个引火线。因为司马徽和庞德公隐居山野,没有入仕为官,是自由之身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

    司马徽和庞德公去益州,刘表无法阻拦。

    徐庶等人去益州,刘表也不敢阻拦。

    刘表愤怒的真正原因是嫉妒王灿,他是堂堂正正的刘氏皇族,身体里面流淌着无比尊贵的血脉,但王灿个卑贱的黄巾贼,却名震天下,大权在握,而且王灿还有这么多的大儒名士,这些都让刘表妒火烧,这才是刘表和王灿翻脸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离开王宫后,追上蔡瑁,然后三人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蔡府,书房。

    蒯氏兄弟和蔡瑁坐在里面,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蒯越看着蔡瑁,严肃的说道:“德珪,你领兵去牵制王灿,最终却大败而回,而且又带回来不好的消息,已经给了刘表整治你的机会。现在楚蜀联盟破裂,消息传开后,刘表很可能将你推出来当做替罪羊,情况不妙啊!”

    蔡氏和蒯氏,都是荆州本土世族。

    刘表刚进入荆州的时候,不得不倚重两大家族。

    但是刘表在荆州站稳脚跟后,开始觉得蔡氏和蒯氏有些掣肘,让他无法随心所欲的做事情,所以理所当然的想打压蒯氏和蔡氏。只是刘表害怕被人说他利用完蔡氏和蒯氏,立刻就过河拆桥,所以刘表直没有对蒯氏和蔡氏下手。

    现在蔡瑁失败而回,给了刘表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蔡瑁叹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刘表直在等待机会,现在有了由头,当然不可能轻易的放过我。不过我们荆襄世族打断了骨头连着筋,蔡家倒下了,蒯家也长久不了。异度,你们蒯家也得小心了,否则荆襄世族都被刘表打压,我们可就没好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蒯越神情严肃,缓缓说道:“德珪,还记得前些日子我给你说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蔡瑁当即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蒯越回答道:“就是关于你妹子蔡雅的终身大事,难道你忘记了?”

    蔡瑁脸色大变,连连摇头说道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小妹虽然是二十岁的大姑娘,但也不能嫁给刘表那个老头子啊,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蔡瑁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恶狠狠的盯着蒯越,好像是母狮子样。

    蒯越见此情况,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蒯良说道:“德珪兄,你是蔡氏的家主,蔡家被刘表压制,已经面临危险了。事到如今,唯有让小妹作为桥梁,把她嫁给刘表,才能巩固蔡家和刘表的关系。到时候凭借你和刘表的关系,肯定能得到刘表的重用。等小妹生下孩子,再有蔡家和蒯家支持,刘表以前的两个儿子还能翻出我们的手心吗?蔡家和小妹之间,孰轻孰重,你要考虑清楚啊!”

    蒯越接着说道:“德珪,我知道你不愿意,换做是我,我肯定也不愿意。但我们蒯氏只有两兄弟,目前也只有你家小妹适合嫁给刘表,为了荆襄世族,请你慎重考虑!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蔡瑁怔怔的坐在书房,陷入了沉思当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起身告辞,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当蒯越和蒯良走出书房,离开院子的时候,个娇俏靓丽的身影从院子里面突然窜了出来,恨恨的盯着离去的蒯越和蒯良。

    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蔡瑁的妹子蔡雅。

    她听完蒯氏兄弟和蔡瑁的谈话,本想直接去质问蔡瑁,但想了想,最终还是没有去质问蔡瑁。蔡雅偷偷的溜回自己院子,收拾了些金银细软,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蔡府,因为蔡雅告诉下人说要去黄承彦家里玩耍几天。

    如此,蔡府的侍从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因为蔡雅和黄承彦家的小姐黄硕是闺好友,去游玩几天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至于蔡瑁,他还在书房饱受煎熬。

    家族和亲情,让蔡瑁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若蔡雅不是他的亲妹子,或者是他不喜欢这个古怪精灵的小妹,蔡瑁早就下定了决心。但是蔡瑁看着蔡雅长大,感情很深,俗话说长兄如父,蔡瑁和蔡雅的感情非常好,心里面不愿意蔡雅嫁给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现实却让他必须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到最后,蔡瑁长长地叹了口气,起身离开书房,朝蔡家祠堂走去。

    家族和亲情之间,蔡瑁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