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6章 善后事宜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策马跑过来,看了倒在地上被绑起来的陈宫眼,便大声喝道:“搜,立即搜查宛城四方,定要搜出刘备逃窜的位置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又恶狠狠的瞪了陈宫眼。≥>≯ ﹤.<≤1<Z≤W≦.﹤

    他带着士兵和百姓在城苦苦追赶,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,竟然只是追上了个假刘备,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陈宫双手被绑在身后,昂着头,怡然不惧,朗声大笑道:“王灿,主公已经逃走,你们现在才想着派人拦截主公,已经晚了!”

    吕蒙转身正要离开,但听见陈宫的话后,怒气不可抑制的滋生出来。他三两步走到陈宫面前,抬脚就踹在陈宫身上,脚将陈宫踹翻在地上。吕蒙可不是三岁小孩,脚踢出的力量很大,虽然没让陈宫重伤,却让陈宫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做完这切,吕蒙才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刘备想要逃走,必须从宛城的四道门逃走。

    然而,宛城的南门是肯定不可能的,因为蜀军士兵都聚集在南门,刘备若是从南门逃走,难以隐藏行踪。而东门也不可能,因为这是假刘备逃亡的方向。如此来,只剩下北门和西门,吕蒙搜索的范围也变小了,他带着士兵迅朝北门和西门跑去。

    搜捕的事情有周仓和吕蒙等人去做,王灿先要做的是约束士兵,安抚百姓。王灿让士兵押着陈宫,开始入城。

    大军入城,王灿带人直奔郡守府。

    郡守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站着张辽,郭嘉则坐下大厅左侧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问道:“远,城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张辽神色颇为凝重,缓缓说道:“主公,宛城的战事虽然结束了,但城的百姓却遭到很大的损失;城余留的汉军士兵基本剿灭干净,剩下的并不多;末将派士兵拿下了汉军的粮草辎重,清点后有五万石粮食,足够我军吃上半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王灿夸赞道:“好,远思虑周全,很好!”

    张辽说道:“主公赞誉,辽愧不敢当!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摇头,没有继续说这个事情,说道:“远呐,我们能拿下宛城,是因为宛城的百姓帮了很大的忙。如今宛城百姓的家园被毁,亲人被杀,妻离子散,现在他们遇到了困难,我们不能见死不救,不能让他们困顿不堪。我们有困难的时候,他们帮助了我们,现在是该我们帮助百姓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张辽正色道:“请主公示下!”

    其实,就算王灿不说,张辽也会主动提出来。

    他安抚百姓的时候,已经看到许多的百姓家破人亡,处境凄惨。这是张辽亲眼所见的事情,称得上是惨不忍睹,所以张辽很有感触。

    王灿主动提出来,无疑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先,我们将收缴的刘备的军粮辎重全部拿出来,开仓放粮,让百姓能有饭吃。若是粮食不够,再从宛城的府库调出粮食,补给百姓。这是我们做的第件事情,是针对所有百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还有些百姓家遭到抢劫,也死了很多人,这些百姓需要特别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第二件事情是在城张贴告示,让家破人亡的百姓来郡守府,统给他们分配定的钱财,让他们渡过暂时的难关,熬过这段艰苦的日子。不过我估计也可能会有百姓冒领钱财,所以你必须要做好这件事情,现弄虚作假的严惩不贷,务必要保证每个有困难的百姓渡过难关,个也不能多,个也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件事情,我们刚拿下南阳,百姓们却遭受苦难,所以在未来两年内,免除百姓的赋税,让他们安心劳作,能够在南阳郡放心的住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口气说了三件事,表情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刘备纵容麾下的汉军士兵劫掠百姓,这是刘备的失败之道,也是王灿的取胜之道。虽然王灿取得了胜利,但心情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自古征战,都是百姓最苦,但这又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能做的,只能善待百姓,让自己辖下的百姓能有个好点的环境,让辖下的所有百姓能安居乐业,能够过上舒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,便是王灿能做的。

    王灿停顿了下,又问道:“奉孝、远,你们有什么补充的没有?”

    郭嘉当即说道:“主公,对于城残留下的汉军士兵,卑职认为不能忽略。主公可以下达道命令,只要是现了并且捉拿了汉军士兵,甚至是杀死了汉军士兵,都可以交到郡守府,然后给以定的赏钱,这样才能彻底的肃清后患,以免百姓又遇到祸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远,这条也加入其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辽点头应下,将王灿和郭嘉说的话牢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郭嘉说完后,看向张辽,示意张辽说话。

    张辽考虑了下,说道:“主公,虽然我们都认为刘备会选择突围,但若是刘备反其道而行之,故意藏在宛城,想蒙混过去也是个问题。末将建议张贴告示,只要是现了刘备踪迹,并且得到确认的,可以给提供消息的百姓定的奖赏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说得好,有了这条,必定让刘备无所遁形。”

    虽说刘备很可能选择突围,但也不定就是这样,所以张辽提出的意见,是可行的。即使找不到刘备,也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张辽抱拳道:“主公,末将去做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了摆手,让张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辽离开没多久,典韦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和典韦起返回的还有张绣和张任,三个人都是神情失落,尤其是典韦更是苦丧着脸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山君,张飞逃脱了?”

    典韦叹口气说道:“主公,要是张飞从末将手逃走了,末将也没有话说。但是末将奉命去追赶张飞的时候,刚抵达北门外,就碰到张绣和张任,他们说张飞已经跑掉了。唉,弄得是张飞没抓到,刘备也没有抓到,两手空空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典韦问道:“主公,抓住刘备了吗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抓了个假刘备,真的刘备还不知道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典韦也是摇头顿,很是惋惜。

    张绣抱拳说道:“主公,我们两人带兵追赶张飞,但是出了宛城后张飞的度非常快,我和张任无法拦不住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飞溜掉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没抓住就算了,张飞个人成不了大事,不用管他!都坐下吧,现在就等阿蒙和周仓的消息,希望他们能抓住刘备。”

    典韦三人坐下,等着吕蒙回来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了些关于张飞的事情,了解事情的大概。

    约莫个时辰后,吕蒙和周仓带着士兵回来了。

    吕蒙脸色铁青,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认为吕蒙肯定没追上刘备,否则吕蒙也不会是这幅表情。王灿想了想也就释然了,刘备好歹是代枭雄,手段高明,能逃掉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阿蒙,没找到刘备的踪迹吧?”

    吕蒙微微摇头,非常恼火的说道:“主公,刘备的确是乔装打扮逃出了宛城,但是却被我们的士兵现了,而且我们也追上了刘备。眼见快要抓住刘备的时候,蔡瑁率领队士兵突然杀出来救走了刘备。若非是蔡瑁横空杀出,我们已经抓住刘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眼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蔡瑁那厮竟然又来了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灿巴掌拍在案桌上,大骂道:“好你个蔡瑁,已经放了他次,他现在竟然又来瞎搅和,真以为我不敢杀他吗?可恨,可恨!”

    ps:五更之;周了,为了理直气壮的求鲜花,小爆下,今日五更。鲜花榜早就不见本书的踪影,惨淡的人生,望诸位大慈悲,伸出援手,路冲上去,爆菊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