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5章 擒拿刘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宛城,已经乱作团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

    张绣和张任带着士兵和百姓追赶张飞,朝北门跑去;另边,吕蒙带着士兵和百姓去追赶刘备,想擒拿刘备。如此来,城的百姓和士兵都在乱窜,局面无比混乱,随处都能看见上蹿下跳的士兵和百姓,分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典韦和张辽下了城楼上,张辽无奈的看了典韦眼,露出惋惜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下来时,吕蒙已经带着士兵追杀刘备。

    百姓堵住了他们的路,再想追上去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张辽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典将军,我留在城里面安抚百姓,剿灭残留的汉军士兵,你去主公身边等候主公的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典韦摇头说道:“远,你小子把我支开想做啥啊?”

    那语气,好像是怀疑张辽想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张辽笑着说道:“我的典将军啊,我让你去主公身边,是为了让你建功立业的。现在刘备已经带兵撤离,他肯定要离开宛城,你现在去主公身边,等得到刘备出城的消息,主公就会派你去拦截刘备,如此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典韦恍然大悟,猛地拍张辽的肩膀,说道:“远,俺老典错怪你了,你慢慢的安抚百姓,剿灭城的残兵败将,回头我请你喝酒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吆喝声,带着士兵出城。

    张辽留在城,开始安抚周围的百姓。

    宛城经过这次战争后,已经不仅仅是城墙受损,连带着城里面的房屋、街道等等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失。张辽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城的事情处理好,等王灿来接收。张辽先派兵搜索刘备粮草囤积的地方,又派兵让百姓回到住处,最后张辽才开始清剿汉军士兵。

    典韦带兵跑出城,在王灿旁边停下,抱拳道:“主公,大耳贼逃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大耳贼!

    这可是刘备的称呼,竟然被典韦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郭嘉脸坏笑,打趣道:“老典,你可真是够厉害的,刘备的耳朵大,长得和善富态,却被你称呼大耳贼,估计他听见后得气死。”

    典韦哼了声,说道:“气死最好,我还可以捡便宜呢。”旋即,典韦又问道:“主公,大耳贼逃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摇头,说道:“目前还没有得到消息,应该还在城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典韦搓了搓手,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咧开嘴嘿嘿直笑,快的说道:“末将在城楼上追杀大耳贼,可大耳贼跑得比兔子还快,三两下就跑得没影了。等下了城楼,阿蒙那小子又追了上去,俺也不好和阿蒙争功。现在等大耳贼出来,我再守株待兔,轻轻松松的拿下大耳贼,这可是大功件啊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山君,说不定刘备在城里就被阿蒙抓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连连摇头,脸上露出不信的神情,说道:“哪可能,没这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说说笑笑,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后,周仓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周仓神色急切,抱拳说道:“主公,北门出现了情况,张飞带着士兵从北门突围,已经出北门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谁在追赶张飞?”

    周仓回答道:“张任和张绣带兵追赶,还跟在张飞后面!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典韦,准备让典韦去。

    但王灿还没有说出口,典韦就主动请缨,大声说道:“主公,张飞那厮非常厉害,张绣和张任两个小娃娃肯定挡不住张飞,末将立刻去支援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同意了。

    张飞的武艺非常厉害,单凭张任和张绣还拦不住,必须有典韦才行。

    等典韦离开了,王灿问道:“周仓,刘备还没有出来吗?”

    周仓摇头道:“还没有,尚未现刘备出城!”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名士兵骑马跑过来,大声说道:“东门现了刘备的踪迹,小将军吕蒙正率领士兵追赶。”

    “走,立刻去东门!”

    王灿大吼声,拍马背,迅朝东门跑去。

    郭嘉和周仓骑马跟在王灿后面,也飞的朝东门跑去。

    东门外,吕蒙带着士兵将刘备周围的白眊兵围起来。不过跟随吕蒙追来的百姓已经很少,他们愿意在城里面追赶刘备,可出了东门后,许多百姓不愿意继续追赶,选择了返回,所以东门外大部分都是蜀军,只有很少的百姓。

    吕蒙提起口气,大喝道:“刘备,你立即投降,还有可能留下条性命。若是继续负隅顽抗,必定是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然而,‘刘备’没有任何话语,带着白眊兵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糜竺和糜芳跟在旁边,也撒开脚丫子奔跑。

    但周围都是蜀军,他们往前跑也无法逃脱,虽然白眊兵个个都不要命的拼杀,不要命的掩护着‘刘备’,但是蜀军士兵的人数远白眊兵,双方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糜竺见情况不妙,脸上露出决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必须做决定了。

    想跟着起离开,显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糜竺跟在‘刘备’身后,低声说道:“军师,你继续跑,我来拖延点时间。”说完后,糜竺提着战刀转身朝吕蒙冲去,想为陈宫拖延时间。糜芳看见兄长杀了出去,也提着战刀往吕蒙杀去,两兄弟前后,都豁出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吕蒙见糜竺杀来,脸上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‘刘备’已经被包围起来,肯定逃不掉,先解决几个小虾米也好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吕蒙大喝声,手的长刀迅劈下。

    长刀迅和糜竺的战刀碰撞,仅仅是招,吕蒙就震得糜竺气血翻腾,面色涨红。但吕蒙却没有停下,他身体微微侧,抡转刀杆的末端迅往前探,直接戳糜竺的小腹,将糜竺戳得倒在地上,不停的翻滚惨叫。

    吕蒙脸不屑之色,大喝道:“绑起来!”

    顿时,几个士兵冲上去将糜竺绑起来。

    糜芳气愤不已,大吼着冲向吕蒙,可糜芳根本不是吕蒙的对手,两个回合就被吕蒙打得趴下,又被几个士兵绑起来。

    糜竺和糜芳,相继被抓。

    随着蜀军不断的冲上去,死伤的白眊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南面方向传来哒哒的马蹄声。王灿带着士兵冲了过来,距离‘刘备’越来越近。吕蒙看见王灿来了,心非常着急,恨不得立刻拿下刘备。他提着丈长的大刀,迅杀入白眊兵。

    长刀在阳光照耀下,变成了条银白色的匹练,将挡在前方的白眊兵杀死。

    吕蒙飞的靠近‘刘备’,扬起大刀,大吼道:“刘备受死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吕蒙接近‘刘备’的时候,却见那穿着金色铠甲,低着头跑路的‘刘备’下抬起了脑袋,正面看向吕蒙,朗声大笑,语气充满了讥讽。吕蒙看见‘刘备’后,愣了愣,没想打眼前的人不是刘备,而是刘备的谋士陈宫。

    这瞬间,吕蒙心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,竟是个假的刘备。

    吕蒙愤怒之下,继续杀向陈宫,大吼道;“陈宫受死!”

    王灿骑马跑过来的时候,也现了此‘刘备’非彼刘备,而是刘备的谋士陈宫。他看见吕蒙气愤之下要杀了陈宫,当即大吼道:“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长刀在半空骤然停下,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但吕蒙心却不解气,剑眉竖,长刀猛地横扫,迅将陈宫打翻在地上。几个士兵跑过来,三两下就把陈宫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