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9章 直达郡守府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宛城外,东南方五里。≯   ≦.1ZW.

    此处,是座三十余丈的山坡,非常很贫瘠,没有茂盛的草木,以山石居多。

    柔和的月光下,十余个人影正在往山坡上赶去。

    为的人,手里面拿着支火把,但他不是高举着火把走路,而是尽量的将火把放低,照亮地面,然后逐渐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拿着火把的人,正是张绣。

    张任和吕蒙跟在张绣后面,在吕蒙身后还有个狼牙营的士兵,行十人正在寻找张绣口的地下通道。张绣知道宛城有这么个地方,却不知道具体的详细地址,因为他也是从别人的口得知的地下通道,只有模糊的答案,必须在现场仔细查找。

    张任跟在张绣身后,低声问道:“师兄,这座小山贫瘠不堪,四处都是坚硬的石块,恐怕不容易往下打地道啊!”

    张绣摇头道:“师弟,正因为这里四处都是石块,所以才有可能打地道。”

    张任有些反应不过来,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绣笑说道:“石头坚硬才能保证地道稳固,不容易坍塌,才能撑起足够宽广的道路。我们找的地方肯定是正确的,再仔细的找找,肯定就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张绣很确信,也充满了干劲儿。

    若是能从地道杀入城,就能里应外合,而刘备则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如此,他也能轻易地立下大功!

    行人,在山坡上仔细的搜寻着。十个人几乎按照地毯式的搜索,逐渐的由外往内,没有放过个可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蓦地,吕蒙挺直身体,伸手指着前方,说道:“快看,前方有个洞口!”

    吕蒙伸手指着半山坡的处地方,那里长着杂草,掩盖住了洞口,但以吕蒙的目力还是看到个黑黢黢的大洞。张任和张绣看见后,急忙走了上去。张绣看着前方黑黢黢的洞口,吩咐道:“都点燃火把,拔出战刀,以防不测。”

    吕蒙说道:“张将军,走吧!”

    他并未拔刀防御,身后的狼牙营士兵也是如此,只是点燃了火把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种狭窄的道路里面,马均弩无疑是最适合的。

    行人,高举着火把往孔洞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地道黑黢黢的,逐渐的往下走,吕蒙越往里面走,就越感觉到是转了个弯,然后朝宛城的方向走去。路上,吕蒙都仔细的打量着地道的情况,道路上有些潮,而且有些地方还被堵上了,需要吕蒙他们清理道路。

    行人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前方是阶阶的台阶,开始往地面上延伸。

    张绣回头看了张任等人眼,说道:“城里面的情况我熟悉,我来打量外面的情况,你们跟在我后面,小心些,不要出声音。”

    张任和吕蒙都点了点头,表情显得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情况如何,就看地道通向哪个位置了?

    吕蒙回头看着身后的个士兵,低声吩咐道:“将手的火把全部熄灭,不要引起外面人的注意。”说完后,吕蒙先熄灭了自己手的火把,而后其余的个狼牙营士兵也跟着熄灭手的火把。张任和张绣见此,知道只能摸黑前进,赶忙熄灭了火把。

    行人,摸索着往阶梯上前进。

    越往上走,空气越清新,而且能看到丝亮光。

    他们人挨着人,脚步很轻,没有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张绣终于走到尽头,走出了地道。他站在地道洞口,没有莽撞的冲出去,仍然躲在暗仔细的打量外面的情况。张任跟在张绣的后面,轻声问道:“师兄,我们走出来的位置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张绣眉头皱起,却又有些兴奋的说道:“这里是郡守府的后院,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在座假山里面,你们仔细的看下周围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放眼看去,周围都是池塘、走廊、亭子,没有士兵把守。

    郡守府里面灯火通明,依旧亮着火光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灯火,给了假山里面的通道丝光线。

    通往城外的地下通道,竟然是设在假山里面的,令人不可思议。不管是谁,看到假山流水的时候,先想到的是风光美好,情景赏心悦目,谁会去琢磨假山的孔洞呢?谁会去琢磨假山下面还有条通道呢?

    很显然,这里具有很强的隐蔽性。

    张绣看向张任,问道:“师弟,我们摸清楚了地道,还要再打探番吗?”

    张任摇头道:“不用打探消息了,我们立刻返回。”

    吕蒙沉声说道:“这地方虽然隐蔽,却不能没士兵看管,万突然被现,我们很容易被堵死的。我留下两个士兵留在地道注意情况。”说着话,吕蒙吩咐刘阳和另外个士兵留下,以免洞口出现异状。

    随后,行人开始退回去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比较慢,退回去则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行人,仅仅用了半个时辰,就跑出了洞口,朝蜀军营地奔去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得知吕蒙等人回来后,立刻将吕蒙、张任和张绣找了过来,又把郭嘉、周仓、黄叙等人找来,商议攻打宛城的对策。

    王灿先说道:“伯明,说说地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绣五十的将整个过程说出来,又说明了出口在郡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笑容,欢喜的说道:“如此说来,我们的士兵可以轻易的杀入城,不用等两天后再攻城。而且刘备放任麾下的士兵扰乱百姓,我们多等待日,百姓的伤害就会更大。我们把攻城的时间定在明天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“主公,还得先让部分士兵进入地道。等估算着他们进入城内后,再起攻击,如此两边夹击,方能凑效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言之有理,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看向张绣,吩咐道:“伯明,你熟悉宛城的情况,城的百姓也认可你。因此由你率领部分士兵走地道进入宛城,你们从郡守府杀出后,边迅剿灭城的汉军士兵,边还要号召城的百姓起抵抗刘备。若是能动员全城的百姓反对刘备,纵然我们不攻打完成,也能轻松地取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张绣抱拳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必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又喝道:“张任听令!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吩咐道:“你和张绣是师兄弟,配合默契,由你和张绣起从城内杀出,希望你们两人能立下功。”

    张绣和张任抱拳道:“定不负主公厚望!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又说道:“张辽、吕蒙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两人立即站出来,抱拳大喝声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明日,由你们两人担任先锋,正面攻击汉军。”

    周仓问道:“主公,末将呢?”

    王灿思考了会儿,说道:“周仓,你带着部分士兵在宛城周围撒开大,等着刘备突围。当我们的大军破城后,刘备必定会往外冲,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,等着刘备出逃,然后带兵围剿刘备,务必杀死或者擒拿刘备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点头停下,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摆手道;“好了,攻打宛城的事情就这样定下,都下去吧,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准备明日的大战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告辞,都返回营帐休息。

    王灿独自坐在营帐,眼闪烁着喜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破掉宛城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