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7章 王灿领兵抵达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备占据宛城,城内的局面片大好,城外却情况惨淡。≯   ≦.1ZW.

    马和马休逃逸后,所有汉军士兵跟着哄而散。

    典韦、吕蒙、黄叙、周仓等人率领士兵迅围剿城外的汉军士兵,刘备总共派出了六千名士兵,经过番厮杀后,剩下四千余人。现在哄而散,被吕蒙等人通追杀,盏茶时间就损失了两千多人,其余的千余人全都逃走了。

    刘备望着城外的场景,气得连连跺脚。

    此时,刘备心也有些后悔,觉得不该把事情做绝了。

    若非他不让马进城,马和马休也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陈宫看见刘备的表情后,猜出了刘备的想法,说道:“主公,现在后悔已经没用。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剿灭城的隐患,将张绣麾下的士兵全部诛杀,这样才能保证城池安全,否则王灿的大军赶来,我们既要面对外敌,还要面临内患,局面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刘备深吸口气,拱手说道:“公台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正当陈宫和刘备密切交谈的时候,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刘备回头看去,却是张飞回来了。他面带疑惑之色,不解的说道:“三弟,你率领士兵去剿灭张绣的士兵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,难道已经杀死张绣了?”

    说话时,刘备眼带着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张飞摇头说道:“张绣带兵逃出宛城,抓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问道:“你带兵穷追猛打,张绣都逃掉了?”

    张飞点头说道;“我率领大军追上去的时候,张绣带着士兵从北门突围,直接杀了出去。我想着我们还得驻守宛城,所以没有继续追赶。”

    刘备带兵攻打的是宛城南门,没有封死宛城的东门、西门和北门。

    张绣和张任带兵后撤,和雷叙的士兵汇合后,直接撤走了。

    陈宫想了想,说道:“主公,我们占据宛城,虽然可以死守宛城等待荆州和汝南的援兵来夹击王灿,但目前的问题是我们能否支撑到他们抵达,这是最迫切的问题。再者,所有士兵劫掠三日,城片混乱,不利于驻守啊!”

    刘备眼闪过道寒光,问道:“公台,你的意思是撤兵离开吗?”

    陈宫郑重的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飞大手挥,当即说道:“大哥,我们和王灿决战不能后撤。二哥的仇我直铭记在心,历历在目。现在拿下了宛城,只要援军抵达,就可以杀出去和王灿决战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说道:“三弟放心,我们必定击败王灿。”

    张飞看向陈宫,说道:“军师,我们兄弟要报仇雪恨,你不用插手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张飞转身离开,去整顿士兵了。

    陈宫脸苦笑,张飞满脑子都想着为关羽报仇,而刘备满脑子都是想着击败王灿,这样不考虑实际情况怎么能行呢?

    战场局势,时时刻刻都在变化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轻松的拿下宛城,又能够约束士兵劫掠百姓,让士兵秋毫无犯,这是有机会和王灿较高下的。

    然而,士兵四处抢女人,抢金钱,城必定大乱。

    百姓也因此愤恨刘备,不会支援刘备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仅仅是守着座孤城,明显是不明智的。没有天时优势、没有人和优势,仅仅是靠座空荡荡的坚城,风险太大了。陈宫张了张嘴,还想劝说刘备,可他看见刘备不为所动的神情,心打消了劝说想法。

    随着刘备占领宛城,城已经彻底的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,随处可见士兵在大笑着抢女人,随处可见士兵兜着金银钱财奔跑。这样的场景很多很常见,而且城里面许多地方还燃起了大火。

    切,都是汉军士兵造成的。

    陈宫下了城楼,在城慢慢的游走。

    他看见城变成了地狱,脸色变得苍白无比。陈宫手脚冰冷,步履蹒跚,好像在这瞬间苍老了许多,整个人的精气神骤然消失了。往来的士兵向陈宫行礼,可陈宫却好像是个痴呆的木偶,点点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理想和现实,如此的残酷。

    切,是他造的孽啊!

    突然间,陈宫猛地蹲下来,无声哽咽着,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流淌下来打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外,吕蒙、典韦正在整军备战,再次集合了士兵。

    典韦望着满目疮痍的城墙,沉声说道:“阿蒙,我们带来了五千士兵,现在拼掉了千多士兵,兵力缺乏,根本不可能攻城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吕蒙神色严峻,眼也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黄叙说道:“张任将军和张绣都在城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周仓接着说道:“若是他们师兄弟被困在城,肯定熬不过今晚。我们若是不主动攻城,就无法吸引城的汉军士兵,无法为张绣和张任减轻压力。小将军,我认为不管我们的士兵还剩下多少,都该起进攻,否则张任和张绣可能遭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吕蒙望着满是血迹的城墙,陷入了艰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良久,吕蒙说道:“好,准备攻城!”

    诚如周仓所言,他若是不兵攻城,刘备的士兵全都去围剿张绣和张任,两人肯定会非常危险。所以只有攻城,才能缓解张任师兄弟的压力。

    吕蒙缓缓地抬起长刀,凌空指向城楼,准备强攻。

    此时,宛城南面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和士兵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吕蒙愣了愣,放眼看去,现竟然是张任和张绣率领士兵跑了过来。吕蒙脸喜色,立刻放下了长刀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现在攻打宛城实在不合适,兵力不足,器械没有,若是强行攻打,这剩下的三千多士兵肯定会损失殆尽。

    张任和张绣逃了出来,他就不用面临这么大的压力了。

    两军汇合,张任问道:“小将军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绣看向吕蒙,知道吕蒙是王灿的弟子,也知道吕蒙立下了赫赫战功,但张绣仅仅是朝吕蒙点头致意,并没有直接的称呼。

    吕蒙没有和张绣计较,说道:“收兵,等老师带兵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既如此,我们先后撤吧!”

    典韦的声音落下,大军后方又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的大军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吕蒙脸上露出抹喜色,立刻说道;“走,我们迎接老师去。”说着话,吕蒙拨转马头,往军队后方赶去。吕蒙所过之处,士兵们纷纷让开条道路,让吕蒙等人通行。

    张任看了张绣眼,见张绣神情闪烁,说道:“师兄,不用紧张!”

    张绣笑说道:“我和蜀王几年前就见过,没事!”说着话,张绣和张任跟在吕蒙后面,快朝王灿的位置赶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