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4章 希望还在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陈宫看见大军后方杀来了蜀军,又陷入患得患失的情况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

    蜀军获胜,张绣守住宛城,百姓可以无碍。

    然而,刘备战败,对于汉军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。在这两者的选择,陈宫心有煎熬,有痛苦,但最后无疑会选择刘备,选择帮助刘备。这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,因为他是刘备的谋臣,必须要拥护刘备。

    战争,就是踩着人骨头走路的。

    陈宫深吸口气,说道:“主公,蜀军来了,可以下令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沉声道:“马住在军营,吃本王的,喝本王的,应所有本王都提供给他,是该他为本王出力的时候了。马想借助本王的力量击败王灿,他也得上阵厮杀。”说话的语气里面,含着股很大的怨气。

    当初马舍弃韩遂,想前往原。

    但长安以东的地方设立了关卡,都在缉拿他,所以马改变了方向。

    马从长安以南的青泥隘口往东行驶,绕过南阳郡,然后准备北上投奔曹操或者袁绍,但途却被刘备的人遇到。刘备见马武艺不凡,想招揽马,可马却不愿意。在马眼,刘备的势力并不强,而且是处在夹缝生存,马不愿意投效刘备。

    马看重的不是个人的仁义道德,而是力量。

    刘备有仁义道德,但没有足够的力量,所以马不可能成为刘备的将领。

    刘备无奈,只能好生招待马。

    恰巧,刘备这时候要攻打南阳郡,陈宫认为王灿会来,马知道后立刻主动请缨,想借助刘备的力量杀死王灿。因此,马才会呆在刘备军营,但马没打算归顺刘备,最终是要离开刘备,北上投奔其他的诸侯。

    马门心思想要离开,刘备的心情当然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刘备对马才有了怨气。

    刘备目光冷,吩咐道:“传令,让马率领六千士兵,抵挡蜀军。”

    陈宫说道:“六千士兵抵御王灿的大军,会不会有些少啊?”

    刘备盯着陈宫,说道:“公台,马的任务仅仅是拖住王灿的士兵,而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攻陷宛城,否则我们被王灿和张绣夹在起,很危险。我们必须迅拿下宛城,再借助城墙的防守,守住宛城,然后等待汝南再派大军,或者再去游说其他诸侯,夹击王灿。”

    陈宫拱手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刘备大手挥,吩咐道:“传令吧!”

    顿时,名士兵迅将刘备的命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马、马休得到命令后,领兵杀出。

    吕蒙、典韦、周仓等人率领五千士兵杀来,眼看就要杀到刘备营地后方,却现刘备后方突然杀出队士兵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带兵的人竟是马和马休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马后,骤然睁大了眼睛,眼眸闪烁着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典韦也是如此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挥舞着手的双戟,不停地催促着胯下战马加奔跑,口还大声吼叫道:“马儿,你家典爷爷来了,准备受死吧!”

    两军士兵卯足了劲儿,眨眼工夫就开始混战。

    典韦骑马冲杀,就像是洪水猛兽,所过之处的汉军全部被杀死。

    马看见吕蒙后,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他已经探听清楚马腾是被吕蒙杀死的,有道是父仇不共戴天,他身为人子,岂能不报仇?马咬紧牙关,跃马提枪,提着虎头湛金枪朝着吕蒙所在的方向杀去,想干掉吕蒙。

    但是,半路上却杀出个典韦,迅拦住了马。

    对于典韦,马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就是眼前的这个黑厮,称呼他‘马儿’。

    典韦可不管马心想些什么,直接抡起手的铁戟,砸向马。两柄铁戟在空划过,好像是天空的道匹练,非常耀眼。

    马和赵云有过几次交手,但都不敌赵云,被赵云稳稳的压着打。现在骤然和典韦交手,也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压力,很难对付。典韦的铁戟度快,力量大,招招致命,被铁戟碰到后非死即伤,非常凶狠,马已经很拼命了,但典韦更拼命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,马的气势立刻差了截儿。

    不过,马却还能自保,没有立即被典韦打杀。

    另边,黄叙和马休交手。

    马休眼见黄叙手提口丈长的大刀,刀口锋利,刀刃透着森冷的光芒,心觉得黄叙武艺不凡。基于这种想法,马休采取了贯的群殴策略,带着群汉军士兵和黄叙交手,而他骑马站在旁边,时不时刺出枪,没有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汉军士兵杀戮的时候,都很拼命。

    他们不拼命,就不能去城里面抢女人和金钱,所以必须豁出性命拼杀。

    旦宛城被攻破,攻城的士兵杀了进去,可以肆无忌惮的劫掠,但他们还得在这里抵挡蜀军,这不是眼看着女人和钱财溜走吗?士兵们为了抓紧时间,非常凶悍,个个就像是吃了春-药的饥渴男人,完全变成了疯子,不要命的厮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杀戮,黄叙很难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好在五千蜀兵杀了上来,能为他缓解些压力。

    再者,吕蒙也领兵杀入汉军,如同是柄尖刀,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马和马休率领六千汉军和五千蜀军交战,双方战斗正酣,还影响不到城楼上的局面,也影响不了刘备大军攻城。

    城楼上,已经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张任和张绣浑身浴血,非常疲惫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有足够的准备,否则宛城早就落陷了。当张绣看见城外的蜀军大旗在空飘荡,大吼道:“士兵们,援军来了,守住宛城,守住宛城。”声音落下,城楼上的守军也看见城外黑压压的蜀军冲来,心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蜀军,真的来了!

    当守城的士兵确定消息后,精神振奋,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个个守城的士兵骤然焕了第二春,精神振奋起来,踊跃杀敌。当张绣的声音在城楼上响起后,对汉军却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汉军想着能杀入城抢劫,但蜀军来了,他们的计划很可能落空。

    张飞看见张绣和张任后,大吼道:“汉军必胜,随我杀。”

    他提着丈蛇矛,蹬蹬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蛇矛在空迅的划过,形如道鬼魅的闪电,凡是被蛇矛碰到的守城士兵,全都被张飞杀死,没有个活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张绣见张飞杀来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他和张任联手对战张飞,却仍被张飞的气势所摄,难以全力进攻。

    张任反应快,大喝道:“长矛兵,杀敌!”城楼上,还有些长矛兵组成的小阵型,杆杆近丈多长的长矛密集的组合在起,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张任见长矛兵赶来,又说道:“师兄,咱们加入长矛兵里面,拖住张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绣答应声,迅加入长矛兵。

    张任和张任,左右,两人如同两根定海神针,使得长矛兵稳定了下来。所有的长矛兵迅刺出长矛,张飞纵然可以打散长矛兵,但有张任和张绣支撑着,两人就像是两颗钉子钉在里面,牢牢地稳住长矛兵,不让张飞得逞。

    张飞无法消灭张任和张绣,越加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他大吼大叫,却还是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局面,随着蜀军的杀来,开始点点的变化,汉军的攻势也点点的下降,没有原来的那股气势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吕蒙带兵杀来,并不在于人数的多少。

    他方面是吸引刘备士兵的注意力,缓解宛城的压力;另方面是要鼓舞大军的士气,鼓励守城的士兵拼命抵抗,只要继续抵抗下去,就能取得胜利,这也是告诉守城士兵蜀军已经赶来了,只要再等会儿就会胜利。

    希望,还没有破灭!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