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2章 陈宫的毒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汉军的营地内还燃烧着火把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此时,营地外传来阵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几名身穿汉军服侍的斥侯翻身下马,拿出令牌后,迅进入营地。几个斥侯跑到刘备的营帐外,让守夜的士兵告诉刘备有急事禀报。

    守夜的士兵不敢马虎,当即叫醒刘备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营帐内亮起了油灯。

    刘备盘腿坐在床榻上,接见刚刚返回的斥侯。

    几个斥侯骑马连夜赶回来,风尘仆仆,脸上满是疲惫的神情。不仅如此,他们眼还带着焦虑的神色,显然生了大事。刘备善于察言观色,眼就看出情形不对,开口问道:“你们查探蜀军的情况,得到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领头的斥侯说道:“汉王,事情有些棘手了!”

    刘备的心情本就不好,见斥侯拖拖拉拉的没有直奔主题,当即呵斥道:“孤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,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,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几个斥侯见刘备怒,赶紧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,领头的斥候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回禀汉王,蜀军已经改变了赶路的方向,他们竟然跑到了我军的后面,沿着我军赶路的道路杀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刘备惊呼声,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后路,被王灿抄了!

    这刻,刘备对王灿的愤恨又蹭蹭蹭的往上升。

    不过,刘备也是代雄杰,心理素质过硬,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他脸色阴沉下来,冷声问道:“消息有多少人知晓?”

    领头的斥侯立即回答道:“知道的只有探听消息的斥候,其他人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备眼眸微眯着,冷声说道:“若是走漏了半点风声,孤剐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语气森冷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

    几个探听消息的斥侯连连磕头回答,他们心底冷冰冰的,额头上却不停的渗出冷汗。刘备平素里待人和善,但他久居高位,而且作为独霸方的君主,不可能没有威严。他骤然怒,几个斥侯兵被吓得身体颤栗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刘备表情变换,又笑说道:“你们累了宿,各赏五千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汉王!”

    几个斥侯兵又连连感谢,心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刘备摆摆手,吩咐道:“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个斥侯兵低着头,弓着腰,慢慢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几个斥侯离开营帐后,刘备巴掌拍在案桌上,脸色铁青,非常的愤怒。他心大骂王灿,恨不得刀剐了王灿,但还得处理事情,大喊道:“来人,将陈军师请来!”营帐外的士兵听到后,立即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此时,天还没有亮,但刘备的心里已经亮起了红灯。

    不会儿,陈宫走进营帐,拱手拜道:“卑职陈宫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刘备摆手说道:“不用多礼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陈宫问道:“敢问主公,是不是探查王灿消息的士兵回来了?”

    刘备阴沉着脸,点头说道;“就在刚才,探查王灿大军动向的斥侯回来禀报,说王灿的大军竟然窜到我们的后方去了,已经截断了我军的后路。王灿狡诈多端,竟然不声不响的跑到后面去了,可恨,实在可恨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备又说道:“最可恨的蔡瑁,竟然带兵临阵退缩,可恶!”

    不管是蔡瑁还是王灿,都成了刘备责骂的对象。

    陈宫也感到惊讶,没想到王灿悄无声息的截断了汉军后路,够厉害的。

    陈宫眉头微蹙,看见刘备愤愤不平的表情,拱手说道:“卑职没有考虑后路被王灿包抄的情况,此乃陈宫疏忽之责,请主公责罚。”

    刘备摆手道:“公台啊,这时候拿下宛城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陈宫说道:“主公英明,此时必须要攻下宛城,否则我军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陈宫的话,明白陈宫是在反劝他。

    刘备没在这个问题上废话,直接问道:“公台,宛城的城墙很坚固,张绣又召集所有的兵力驻扎在城内,难以攻打,公台有什么办法拿下宛城。”

    陈宫闻言,立即陷入沉思当。

    从昨日白天攻城的情况看,张绣有足够的准备。

    城有粮、有兵、有足够的器械,这已经是构成了道坚固的防线。再者,陈宫认为张绣已经投降了王灿,那张绣就没有后顾之忧,不怕被刘备围起来,只要守住宛城就行。

    这样的宛城,无疑是座坚城。

    刘备见陈宫无言,无奈的说道:“今日宣布登上城楼的士兵官升级,杀死张绣的士兵封侯,这个条件还不行,不够分量。既如此,那就再放开些,再增加几条,只要是登上城楼的士兵都赏钱三千;只要能杀死个敌兵,官升级;能杀死十个敌兵,官升两级;杀死二十个敌兵,官升三级;杀死五十个敌兵,拔擢为将军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刘备语气沉重,透出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    陈宫听完后咬咬牙,似乎是下了某个决心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的看着刘备,沉声说道:“主公,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。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明日必须拿下宛城才有转机,否则只能撤兵。”

    刘备大手挥,喝道:“绝不撤兵!”

    刘备和王灿之间的矛盾,由来已久,不是两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刘备的大军虽然危险,但刘备并不打算后撤。他目光灼灼,看向陈宫,大声问道:“公台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陈宫脸上露出犹豫之色,但看见刘备的表情,却又坚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终,陈宫说道:“主公,为了鼓励大军的士气,允许士兵破城后劫掠三日。如此来,肯定能鼓励士兵攻城,这比主公宣布的升官赏钱更直接,更能刺激士兵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后,脸色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随意劫掠三日,意味着宛城彻底破败。

    随后,刘备深吸口气,郑重的点点头,说道:“好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陈宫听见刘备答应下来,心有失落,却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为了击败王灿,只能采取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刘备甩掉披在身上的锦袍,站起身说道:“公台,你去准备下,立即召集营的所有士兵,准备攻打宛城。”说话时,刘备开始穿衣服和铠甲,然后又拿起放在武器架上面的双股剑挂在腰间,大步朝营帐外走去,下令大军集合。

    鼓声雷动,大军集合后,再次朝宛城杀去。

    这次,汉军的气势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每个汉军士兵好像是匹饿狼,心的野性彻底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刘备已经传达了命令,告诉麾下的所有士兵,旦破城后,允许军的士兵在宛城里面劫掠三日。这样的机会,对每个士兵都有用,他们攻破宛城后,可以肆无忌惮的抢女人,可以肆无忌惮的抢金钱,这就是个士兵原-始-欲-望爆出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残暴,却又直接。

    刘备为了攻破宛城,已经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