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0章 曹操之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备得到使节带回来的消息,很惊讶,很兴奋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僵持不下的局面,竟然突然就解开了。

    此前,刘备率领大军步步逼近宛城,但越接近宛城,遇到的抵抗越强,阻力越大,可以说是步步维艰,赶路很困难。现在张绣愿意归顺,并且沿途的士兵全都撤回宛城,刘备率领的汉军赶路的度提升了许多,路畅通,没遇到任何阻拦。

    但是,大军赶路的时候,刘备心突然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心的不安源于何处,但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当下,刘备派人将陈宫找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陈宫策马跑到刘备身旁,拱手道:“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刘备略微担忧的说道:“公台,不知怎么的,张绣投降了我心反而觉得不安。”

    陈宫反问道:“主公,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

    刘备犹豫了下,说道:“在赶路的时候,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。唉,我左思右想,却不知道心的不安来源于何处?但我们仔细的分析下,张绣既然答应归顺,为什么不主动来见我,反而将沿途的兵力撤回宛城?”

    陈宫听,说道:“主公,卑职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,也觉得此事不值得考虑。”

    刘备表情变化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宫问道:“敢问主公,张绣不投降,我们要赶往宛城吗?”

    刘备脸上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轻轻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要拿下整个南阳郡,就必须消灭盘踞南阳郡的张绣,这是刘备取得胜利的大前提,没有击溃张绣,出征就不算胜利。

    陈宫再次问道;“敢问主公,张绣投降撤兵了,我们要赶往宛城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刘备想也不想,脸上露出肯定的神情,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诚如陈宫所言,不管张绣是否投降,都要去宛城。

    陈宫继续说道:“主公,不管张绣投降与否,或者张绣是否是真投降,这对于我们大军而言,没有任何意义,不过是赶往宛城的路上是否顺利而已。张绣不投降,我们要很长的时间抵达宛城;张绣投降,我们可以长驱直入,这是卑职不考虑张绣是否投降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刘备又问道:“公台,我担忧的是张绣假意投降,另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陈宫心叹息,耐着心思解释道:“主公所虑,是我们抵达宛城后才要做的事情。不管张绣是投降,亦或是假投降,只要我们抵达宛城,就大局已定,容不得张绣反抗了!”

    刘备听后,思虑番,这才没有继续问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陈宫心也在思索张绣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可能也和刘备样,都说心担忧张绣打的是什么主意。他是刘备的谋士,若是他也副忧愁的模样,恐怕刘备心更没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兖州,陈留郡。

    曹操击败袁绍后,率领大军拿下了冀州大部分的疆土。不仅如此,曹操乘胜追击,将青州也全部据为己有,扳平了和袁绍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梳理,曹操已经稳定了刚刚占据的地盘。

    并且,曹操以夏侯渊为冀州刺史,执政冀州。

    这日,曹操召集了荀彧、刘晔、陈群、毛玠、满宠等人入宫商议大事。行人进入王宫大殿后,高呼道:“臣等拜见魏王!”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曹操摆手示意众人坐下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目光深邃,扫过众人,最后才缓缓说道:“今日召集你们是商议刘备、张绣和王灿的事情,现在刘备率领大军离开汝南去攻打张绣了,而王灿也带兵离开益州去攻打张绣。张绣被两人夹在央,势必要被其人消灭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魏王,为什么张绣不能渔翁得利呢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约莫四十岁,长得淡雅群,卓尔不凡,透出股儒雅气质。

    嗓音很有磁性,听起来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此人姓华,名歆,字子鱼,是官渡之战的时候曹操征募的谋士,现在效力于曹操。华歆刚归顺曹操,还不是曹操核心圈子的人物。

    华歆说完后,满宠当即反驳道:“张绣盘踞南阳,虽然也算得上霸,但张绣的实力比不得刘备,也比不得王灿。刘备相比于王灿,同样是武缺乏,绝不是王灿的对手。宠认为,刘备已经是败亡在即,势必要被王灿击败,南阳郡也将被王灿拿下。”

    曹操面带微笑,问道:“伯宁(满宠字)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满宠说道:“主公,卑职建议立即兵攻打汝南,再借机占据扬州,从而拿下豫州和扬州。如此来,主公辖下有冀州、青州、兖州、扬州、豫州,再包括部分关东之地,乃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大诸侯。到时候再剿灭袁绍,足以横扫天下。”

    言语,丝毫不提王灿,没将王灿放在眼。

    华歆听了满宠的话,也未动怒,眼反而露出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曹操展得越好,他的前途越光明。

    刘晔拱手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现在不适合攻打刘备!”

    曹操身体微微前倾,说道: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刘晔神情严肃,正色道:“刘备和王灿的争夺非常激烈,但双方还没有交战,刘备带去的士兵也没有受损。旦我们攻打刘备,就会形成围魏救赵的局面,迫使刘备回援汝南而救了张绣,同时也让王灿轻易的拿下南阳郡,这是不出兵第点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刘备带着大军返回,又有陈宫谋划,我们未必能拿下汝南,很可能吃力不讨好,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,都没能得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刘晔侃侃而谈,继续说道:“卑职认为我们要做的是等待,等着王灿率领大军击败刘备。正当王灿扫荡南阳郡的时候,主公派出两路大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豫州和扬州,举端掉刘备的老巢。如此,王灿得了南阳郡,主公得了豫州和扬州,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曹操仔细想了想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刘晔之才,的确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稍微作出点变化,便能将刘备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曹操转念想,又问道:“刘备被王灿击败后,不足为虑,我们也可以趁势拿下豫州和扬州,但王灿呢?若是王灿趁势朝豫州和扬州杀来,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荀彧接着说道:“主公,卑职认为王灿肯定不会攻打扬州和豫州。”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若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荀彧解释道道:“王灿占据关、益州和凉州,再加上即将得手的南阳郡,已经是幅员辽阔,辖地贯穿南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荀彧继续说道:“王灿的北面有袁绍、鲜卑等异族,东面有主公的大军,东南方有刘表,南方有江东孙坚,可谓是放之四海而皆敌。若是王灿趁势派兵攻下豫州和扬州两地,战线太长,不利于后续的展。卑职认为,王灿接下来的目标不是豫州和扬州,而是前不久出兵相助刘备的刘表。”

    曹操脸笑容,讥讽道:“刘表舍弃王灿,倒向刘备,愚不可及啊!”

    荀彧说道:“主公英明,刘表守家之犬,没有开疆拓土的志向,却想着合纵连横保全自己的荆州,甚为不智。”

    毛玠立刻问道:“若,王灿为何取荆州,而不取豫州呢?”

    荀彧回答道:“不取豫州的原因就不说了,刚才已经解释了。单说荆州,所有人都知道锦帆贼甘宁是王灿的水军大都督,王灿麾下已经有支纵横长江的水军,无人能敌。而荆州背靠长江,王灿若是拿下了荆州之地,不仅没有任何隐患,还能以荆州为立足点,用甘宁为将,扫荡孙吴,这就是王灿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若言之有理,我们就好好的议议,讨论下该怎么扫荡豫州和扬州!”

    众谋士,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众人讨论的话题,全都是关于针对豫州和扬州的对策。但刘备还在领兵赶路,不知道自己的后方被曹操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