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8章 推心置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任盯着张绣,心多少有些忐忑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成败,在此举。

    只要双方能坐下来平心静气的交谈,差不多就能完成了。

    良久,张绣严肃的说道:“师弟,师兄不瞒你,要归顺蜀王也可以。但是我要继续担任南阳太守,镇守南阳。其他的条件没有,就这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早在张任来之前,张绣和麾下的骁将张先、雷叙就已经讨论过王灿和刘备的强弱,认为归顺王灿最合适。如今王灿和刘备对南阳都是势在必得,所以张绣心理所当然的倒向了王灿,再加上张绣的恩师童渊也在成都,也是张绣趋向王灿的原因之。

    张任听了后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张绣沉声说道;“师弟,若是不能继续镇守南阳,我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句话,道出了张绣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是个降将,若是归顺王灿,却将南阳郡的权利交出去,但王灿却将他闲置起来,张绣很容易就寂寂无闻,所以张绣要继续镇守南阳。

    历史上,张绣和曹操第次交锋的时候,张绣凭借着贾诩的谋划,击败了曹操,并且杀死曹操的大儿子曹昂和曹操的心腹大将典韦。但后来张绣还是归顺了曹操,可张绣提出的条件依旧是镇守南阳,否则他没有安全感,现如今张绣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没有兵权,张绣心感觉不踏实。

    张绣看见张任陷入沉思当,心也有些踟蹰不定。

    或许,这条件有些苛刻了。

    张任思虑叙旧,抬头看着张绣,说道:“师兄,我离开的时候,主公曾经和我有过单独的谈话,其就涉及了关于师兄提出条件的底线。主公说只要师兄愿意归顺,想要镇守南阳郡也可以,主公能够接受师兄提出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张绣心大喜,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张任却微微摇头,说道:“师兄,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张绣才不管其他的事情,立刻说道;“好,只要能镇守南阳郡,我就归顺蜀王。”

    张任神色凝重,正色道;“师兄,是否愿意听师弟的忠言逆耳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忠言逆耳,肯定不好听的。张绣心非常的高兴,笑着说道:“你我是同门师兄弟,何必见外,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张任盯着张绣,字顿的说道:“师弟希望师兄放弃南阳郡,入蜀为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绣惊呼声,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旋即,张绣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,说道:“师弟,你该不会是戏耍师兄,这才是王灿给你的底线,至于让我担任南阳郡的郡守是忽悠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兵权,张绣看得很重。

    兵权在张绣眼,不是金钱,不是美女,而是安全。

    有兵权在手,他感觉自己才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张任摇头说道:“师兄,我已经明确的说清楚了,这只是师弟的忠言逆耳,并不是主公给我的要求。我们都是老师教导出来的学生,是同门师兄弟,所以师弟才会单独和师兄说这番话,否则只要师兄答应归顺主公,师弟就完成了此行的任务,何苦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张绣见张任脸诚恳的表情,感觉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他捻了捻颌下短须,说道:“师兄有些激动了,得罪之处,请师弟谅解。”

    张任淡淡笑,说道;“你我本是师兄弟,何来得罪之说。”

    张绣没在这件事情上纠缠,问道:“师弟,你有什么看法,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任正色道:“师兄,你可曾仔细的想过,你现在担任南阳郡的太守,执政方,手握大权,也算得上是威风赫赫了,可以后呢?等主公扫荡诸侯,难道师兄还要直留在南阳郡做土霸王,不听从主公的调遣,不愿理领兵出征吗?”

    张绣眉头皱起,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

    情况,有些复杂啊!

    张绣想了想,说道:“师弟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张任问道:“师兄可知,目前主公麾下有哪些人是执政方的将领?”

    张绣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任缓缓说道:“主公麾下,有三师弟赵云担任凉州刺史,执掌凉州的军政大权,是主公麾下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,堪称主公麾下第人。”

    张绣眼精光闪烁,露出欣羡的表情。

    执掌方,太安逸了。

    张任继续说道:“除了三师弟赵云外,还有黄忠和高顺留在长安,镇守长安的局面。两人当以黄忠为,黄忠也算是主公麾下的封疆大吏,除此之外,还有张辽镇守汉郡,也是比较典型的封疆大吏。”

    张绣说道:“张辽是吕布麾下的将领,他都能执政方?”

    语气,有些不信!

    张任摇头说道;“师兄,汉郡是主公早期的家之地,根基雄厚。即使张辽镇守汉,也就是练兵、募兵而已,其余的政事并不是能随意插手,只能掌握军事权利。只有黄忠和赵云,这两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巨擘,但张辽能镇守方,还是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张绣问道:“你说这些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说道:“师兄,你刚刚归顺主公,若是选择继续留在南阳郡,肯定是表示你对主公不信任。纵然主公答应了师兄的要求,心对你也会留下芥蒂的。你刚刚归顺主公,没有资历,没有威望,所以师弟希望师兄能入蜀为将,打熬资历,建功立业。”

    张绣摇头道:“即使蜀王有芥蒂,我还是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张任翻白眼,感情刚才的话都白说了。

    张任想了想,又说道:“师兄,子龙师弟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,难道师兄就愿意直呆在南阳,做个毫无建树的人吗?”

    张绣说道:“不留在南阳,我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任心恍然,说道:“师兄,你是担心入蜀后就被闲置起来吧?”

    张绣点头承认了,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张任耐着心思,慢慢的解释道:“师兄的担忧,完全没有必要。主公麾下,庞德曾经是马腾的将领,现在跟着徐庶镇压南方的蛮族,已经是军大将;阎行是韩遂麾下的将领,已经归顺主公,现在留在三师弟身边,协助三师弟处理西凉事物;张辽是吕布的将领,现在已经镇守汉郡;高顺也是吕布的将领,现在镇守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几个少数的人,还有严颜、徐荣、贾诩、李儒、田丰等许多武重臣,都曾经是其他诸侯的人,现在在主公麾下,已经名震方,非常厉害。”张任苦口婆心的劝说张绣,说道:“师兄,你若是想做番大事业,就不能留在南阳。而且师兄武艺高强,主公是不可能闲置师兄的。”

    张绣听完后,心开始仔细的考虑。

    良久,张绣咬咬牙,说道:“好,我信你,交出南阳郡的权利,入蜀为将。”

    张任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,心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绣愿意放弃南阳郡的权利,张任总算是能安心了。不管对王灿,还是对张绣,张任都尽了他自己最大的努力,也完成了目标。

    此时,大厅外传来阵脚步声,

    名士兵急匆匆跑进来,禀报道:“将军,刘备又派了使者前来,要拜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