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7章 师兄弟见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宛城,郡守府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

    大门外,两个士兵站在门口,是郡守府守门的侍卫。

    张任个人站在门外,身上穿着锦衣华服,头上戴着耀眼的古冠,腰间悬挂着古朴的长剑,璀璨夺目。张任常年练武,又长得剑眉朗目,棱角分明,而且张任直在战场上厮杀,有着股英武之气,当张任穿上锦衣华服后,气质陡然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,明显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装束,是张任特意打扮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让麾下的十余个士兵住在客栈,而他自己换了身装束,单独人来拜见张绣。

    张任抖长袍,大步踏上府外的台阶,往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守门的两个士兵看见张任的装扮,脸上露出郑重的表情。换做是个穿着粗布麻衣的普通老百姓,他们可以大声呵斥,将人赶走。但来的是个俊朗公子,而且张任给两个守卫种很危险的感觉,让两人更加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里是郡守府,请您止步!”

    守卫说话很客气,还有着丝恭敬。

    张任看了两个守卫眼,见两个士兵脸上没有倨傲之色,才满意的点点头,吩咐道;“去通知你们郡守大人,说他的二弟来了。”

    守门的士兵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,见张任微微颔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个士兵说道:“公子,您稍等,小人这就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张任淡淡的说道;“去吧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士兵朝旁边的守卫点点头,然后转身朝府内跑去。守在郡守府门外的士兵微躬着身子,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,生怕得罪张任。

    去禀报的士兵进入大厅后,现没人,又立刻朝书房跑去。

    书房,士兵恭敬的朝张绣行了礼,毕恭毕敬的拜道:“将军,大门外有个自称是您二弟的人来了,要见您!”

    “二弟?”

    张绣剑眉扬起,脸上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他自小就直跟着张济过日子,而且从来都是个人,没有什么二弟!张绣眯着眼睛,仔细的想了想,还是没有搜寻到‘二弟’的信息。最后,张绣不耐的摆手道:“本将从来没有二弟,外面的人估计是骗子,直接轰走就是!”

    此时,士兵反而有些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外面那人的气质看就不是普通人,肯定不是骗子。

    但张绣下了命令,他只能执行。

    士兵心叹息声,转身去执行命令。然而,当士兵刚踏出两步,就听张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问道:“外面那人的长相如何,身高又如何?”

    士兵转过身,恭恭敬敬的将张任的面貌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张绣还是摇了摇头,没有任何印象。张绣和张任虽然是同门师兄弟,可张绣很早就出师了,已经多年没见张任。再加上张任经过多年的历练,气质和面貌也有了些改变,不是以前的毛头小子了。

    张绣喃喃自语道:“没见过这个人,肯定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士兵伸手挠了挠头,突然眼睛亮,说道:“将军,外面那人的气质和您有些相像,虽然小人说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,但总觉得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张绣站起身,说道:“既如此,请他去客厅等候,本将在客厅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回答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大门口,报信的士兵回来后,将整个过程告诉了张任,眼带着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张任心好笑,士兵如此殷勤,无非是讨赏而已。

    当即,张任从怀摸出两串铜钱,扔给了守门的两个士兵。他准备的铜钱本就是为了打通关节,送给守门士兵的。虽然可以不用打赏士兵,但两个士兵给他的感觉不错,张任便给了两个士兵些铜钱。

    张任大摇大摆的进入郡守府,两个士兵却脸喜色。

    两人掂了掂手的铜钱,高兴地揣入腰包。

    郡守府的大厅正对着大门,张任进入大门后,三两步就进入大厅。此时张绣还没有来,张任个人坐在里面,耐心的等着张绣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大厅外传来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绣身穿件白色长袍,大步踏进了大厅。他看着大厅张任的背影,觉得似曾相识,等走到张任正前方,问道:“我对你虽然有点模糊的印象,好像在哪里见过你,但你绝对不是我二弟!”

    语气肯定,透出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    张任仍然坐着,笑说道:“我若是拿着杆长枪,张将军能否认得我?”

    张绣听,又联想到‘二弟’这个字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绣突然朗声大笑,笑声充满了喜悦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士兵听见张绣的笑声,觉得很诧异。张绣带着士兵攻下南阳后,从没有这么笑过,现在如此高兴,看来进府的人果真是‘二弟’!

    张绣走到坐席上坐下,问道:“二师弟,老师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张任回答道:“老师和邓前辈、王前辈在起,身体很好,师兄不用挂念。”

    张绣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的叔父张济被马腾的人杀死,家眷也因为留在长安被杀干净了,已经是孤身人。即使张绣重新娶了妻妾,但心却还是有些想念亲人,而张绣现在的亲人只剩下授艺恩师童渊,以及张任和赵云两个师弟。

    张绣看见张任后,心的喜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张绣略带责怪的语气说道:“师弟,你来宛城拜见我,直接报出名字就可以,何必弄得这么复杂,难不成师兄还能把你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张任摇了摇头,说道:“师弟的身份有些敏感,不得不谨慎小心。再说郡守府里面人多嘴杂,我的身份若是暴露出去,肯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张绣听了张任的话,表情变得郑重起来,

    的确,张任是王灿麾下的将领,现在来南阳郡肯定不合适。

    张绣问道:“师弟,你专程来宛城拜访我,还没有泄露身份,有公务在身吧?”

    张任点头说道:“师兄目光如炬,师弟佩服。”

    张绣淡然笑,摇头说道:“你我是同门师兄弟,不用如此见外。此番你来宛城有什么事情,直接说出来,师兄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张任正色道:“师弟代表主公出使,来宛城说服师兄归顺主公。”

    张绣问道:“蜀王要我归顺,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张任听见张绣的话,心大喜,暗道说服张绣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张任稳住心的情绪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此次来宛城拜见师兄,主公让我全权做主,而且主公也没有提出任何的条件。因此,师兄认为怎么样才能归顺主公,尽管提出来。只要师兄的条件合理,师弟都能做主。”

    张绣眉头皱起,眼闪烁着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归顺王灿,并不是说两句就能成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,必须要他和张任好好地商讨番才行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