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6章 斗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蔡瑁带着张允、李珪等人离开了蜀军营地,带着大军往回赶。> .

    路上,蔡瑁都阴沉着脸,没有丝好脸色。

    张允跟在蔡瑁旁边,望见蔡瑁的表情,知趣的没有说话。他被王灿‘开导’了下,经历了些事情后,性格也有了点改变。

    返回途,张允又找士兵了解昨夜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得知蔡瑁在蜀军营地外熬了宿,最后还被周仓层层刁难,心很愧疚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张允都记在心。

    经历这件事情后,张允对蔡瑁的看法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觉得蔡瑁够义气,够兄弟,是个在战场上能托付生死的人。至于李珪、张武和陈孙,三人仍然还沉浸在脱离虎口的喜悦当,为离开了蜀军营地而高兴。

    三万楚军,跟着蔡瑁道返回营地。

    个多时辰,大军回到营地。

    军大帐,蔡瑁坐在主位上,正襟危坐,神色严肃,眼闪烁着丝丝冷意。

    蔡瑁刚刚回到营地,安排好士兵后,立刻召集军将领议事。他目光凌厉,在下方的将领来回逡巡,最后落在了李珪、陈孙和张武身上,厉声喝道:“李珪、陈孙、张武,你们怂恿张允攻打蜀军,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三人心顿时凉了下去,刚出虎口,又入狼窝啊!

    张允听见蔡瑁的话,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按照蔡瑁提出来的说法,是李珪等人怂恿的,将他自身的罪责去掉了。

    李珪吓得魂不附体,慌不迭的从坐席上站起来,疾步走到营帐央,扑通声跪在地上,失声说道:“都督,末将知罪,请都督责罚!”

    陈孙也跪下说道:“都督,末将也知罪,请都督责罚。”

    张武本想反抗下的,但看见李珪和陈孙都主动认罪了,也跪下认罪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三人成了攻打蜀军的主犯。

    至于张允带兵离开犯下的错误,被蔡瑁轻轻的忽略了。但蔡瑁不治张允的罪,却还是象征性的说道:“张允,你是军的员主将,本督无权责罚你。但你犯下的事情,本督会全部呈报给主公,请主公亲自定夺。”

    张允听了后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事情捅到刘表那里,即使刘表震怒,但他回去后稍微用点心思,就会没事了。

    蔡瑁又看向李珪三人,厉声大喝道:“来人呐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立刻就有几名士兵从营帐外走了进来,朝蔡瑁拱手行礼。蔡瑁大声吩咐道:“将李珪、张武和陈孙拖下去,每人重责二十军棍,让所有士兵围观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名士兵抱拳回答,拖拽着李珪三人离开。

    二十军棍,虽然并不多,但当着所有士兵打屁股,那就不可能作假。棍下去,很可能皮开肉绽,屁股开花,二十军棍打完,他们肯定在近段时间不可能动武,而且也只能在床上修养,无法坐下或者是自己走路。

    李珪三人幽怨的看了张允眼,却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等李珪等人离开后,聘问道:“都督,我们真的要撤兵吗?”

    蔡瑁反问道:“不撤兵?难道看着被俘虏的士兵被杀吗?”

    聘心叹息,又问道:“都督,我们若是撤兵回去,怎么给楚王交代呢?”

    张允听见聘的话,心里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,非常难受。切的切,都是因为他的冲动引起。张允神色诚恳,缓缓说道;“都督,大军返回荆州,末将会亲自去向楚王请罪,言明过程,说清楚我军撤退是因为末将的原因,请都督放心。”

    蔡瑁眉头微皱,说道:“急什么,我说了要撤回荆州吗?”

    聘说道:“都督,您刚才说不撤兵被俘虏的士兵就有危险,怎么又不撤兵了?”

    蔡瑁摇头道:“撤,还是必须要撤的。”

    聘脸迷糊,苦笑道;“都督,您就直接说清楚,别卖关子了,末将被您弄得晕乎乎的,搞不清楚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张允跟着点点头,露出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蔡瑁冷声说道:“咱们领兵后撤,有迅后撤和徐徐后撤两种。我们选择徐徐后撤,却又不过问王灿和刘备的交战,等王灿的大军击溃刘备后,我们再顺道将被俘虏的士兵带回去。如此来,我们的大军返回荆州,不会有多少损失。”

    聘笑道:“作用不大,但也可以恶心下王灿。”

    对王灿,聘心没有丝好感。

    蔡瑁处处低声下气,心也不可能很愉快,早就压了肚子的火气。所以,蔡瑁才说道;“我们徐徐后撤,看看王灿如何击溃刘备?”

    聘说道:“都督英明!”

    张允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都督,若是王灿知晓了情况,不好摆平啊!”

    蔡瑁摇头说道:“王灿的重心在宛城,暂时管不了我们。走吧,去营帐外看看,让士兵们收拾行装,立刻后撤。”

    大军启程,开始徐徐后撤。

    王灿派人查探到楚军后撤的消息,得到蔡瑁带兵徐徐后撤,心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没想到,蔡瑁这厮竟然耍手段。

    当下,王灿将郭嘉找来,两人仔细的合计了番,然后找来斥侯,将蔡瑁和王灿之间达成的协议散布了出去。尤其是王灿说蔡瑁第天不撤要杀十个士兵,第二天不撤要杀百个士兵,第三天不撤就杀千个士兵,到第四天全部杀完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后,在楚军士兵迅传开。

    蔡瑁带兵徐徐后撤,也得到了王灿宣布的协议。

    蔡瑁心愤怒,在营帐大雷霆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后,对他太不利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军的士兵得知还有近万名士兵成为王灿的俘虏,性命都寄托在他们手,这些士兵就在不经意间加快了度的赶路。俗话说推己及人,楚军士兵设身处地的想想,想着他们若成了俘虏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所以,赶路的度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蔡瑁知道这样的情况,最终睁只眼闭只眼,没有制止。

    旦他严令士兵把赶路的度提上来,很可能要被所有的士兵讨厌。人命攸关的事情,每个士兵都有自己的想法,都不愿意自己的战友被杀,所以蔡瑁默认了大军的赶路度,加朝荆州返回。

    聘骑马跟在蔡瑁旁边,说道:“都督,王灿可真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蔡瑁闻言苦笑,说道:“王灿之能,近乎于鬼神啊!”

    句叹息,透出无限的无奈。

    蔡瑁领兵来支援刘备,却在途返回,完全是半途而废。况且刘备没有了牵制王灿力量的军队,终究无法匹敌王灿,败亡在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宛城,作为南阳郡治所,城池坚固,城墙厚实,算得上座坚城。

    张任带着少数士兵快马加鞭的赶到宛城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刘备还没有抵达宛城,他就还有机会。张任心方面有和张绣见面的高兴和期待;另方面他是王灿派来的使节,身负重任,不知道能否完成王灿布置的任务,所以心又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行人,进入宛城后,朝郡守府奔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,求鲜花支持,拜谢诸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