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4章 层层刁难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周仓抱拳说道:“主公,既然还要再等等,末将先去巡营了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王灿突然叫住周仓,还有事情吩咐。

    张允见王灿拦住了周仓,心顿时大喜,脸上也露出欢喜的表情。李珪、陈孙和张武也是如此,心都在期盼着王灿改变主意,立刻前去营外接见蔡瑁,将他们放回去。相比于李珪和张允,陈孙和张武没有遭到羞辱,算是比较幸运的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张允等四人眼,嘴角上扬,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王灿伸了个懒腰,缓缓说道:“折腾了大半夜,我身体有些乏了,你把张允、李珪、陈孙和张武带下去,单独关押起来,我明早再接见蔡瑁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张允脑轰然炸响,整个人直接傻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张允,李珪、张武和陈孙也是如此,全都傻傻的,没有任何表情。他们心都期盼着王灿接见蔡瑁,但等到的结果却是王灿累了,要睡觉休息了。这厮忒无礼,忒猖狂霸道了,竟然将蔡瑁搁在营地外不搭理,跑去睡大觉,实在是气人。

    可恶!可恶!

    张允心暗骂王灿,脸上露出无尽的失望。

    切的希望,因为王灿句话而破灭。

    周仓听完王灿说的话,也嘴角抽搐,被雷得外酥里嫩,没想到王灿这么‘可恶’,但周仓心却很欢快,不就是个小小的蔡瑁吗?有什么好害怕的,就应该这样做。周仓笑着点头答应下来,立刻召集几名士兵,将张允、李珪、陈孙和张武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郭嘉和典韦等人也纷纷笑着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内,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吹灭了油灯,果真是躺下睡觉了。

    大军清扫完战场后,王灿就已经安排了张辽和吕蒙留守营地。营地内有士兵把守,王灿心没有任何负担,躺下后呼呼大睡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地外,蔡瑁和聘骑在马上,还在等着王灿来接见。

    聘微眯着眼睛,张嘴打了个哈欠,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了。

    蔡瑁眉头蹙起,心非常担忧张允的情况,没有点睡意。即使他精神很疲惫,却仍然强撑着,等着王灿出来见他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流逝,营地内静悄悄的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聘脸不耐,说道:“都督,王灿根本不愿意见我们,干脆杀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蔡瑁沉声大喝道:“胡闹,张允已经愚蠢了次,你还想愚蠢第二次吗?你以为王灿营内没有任何防备?你以为王灿会想不到这样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连续四问,问得聘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聘瞪大眼,愤愤的说道:“难道我们就干等着吗?”

    蔡瑁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仲业,我们和王灿是最早结盟的盟友。但主公却派我们拖住王灿的大军,已经不是盟友该做的事情。再加上张允主动攻击王灿,落下了口实,并且张允还被王灿抓了起来,更让我们投鼠忌器,哪能再去攻打王灿。”

    聘嘟囔着嘴说道:“都督,刘备和王灿的实力相差甚远,为什么主公要倒向刘备,而不愿意和王灿继续保持良好的盟友关系呢?”

    蔡瑁神色肃,喝道:“这是主公的决断,无需讨论!”

    聘却脸的不以为然,对刘表的想法不认可。

    乱世,不可能直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刘备仅仅个被夹在其的小军阀,基础弱,实力弱,即使刘备说他是皇室宗亲,但这不是刘表支持刘备的理由啊!再者,刘表和王灿结盟,纵然王灿带兵横扫**,到时候刘表可以借着盟友的关系,归顺王灿。继续享受荣华富贵,岂不更好。

    现在和王灿关系弄僵了,非常不明智。

    聘眼前还不是刘表麾下的心腹大将,但聘也看得出刘表没有野心。这样的人,不会去逐鹿天下,就不应该得罪王灿而倒向刘备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聘厢情愿的想法。

    蔡瑁和聘骑马伫立在冷夜,等待着王灿出来。当两人身体已经麻木不已的时候,营地内依旧没有任何王灿的身影。

    巡夜的士兵换了批又批,但还是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当东边的天边出现抹鱼肚白的时候,天已经开始亮了。

    蔡瑁骑在马上,眉毛上竟有了水珠,身上感觉酥麻酸疼。不仅蔡瑁是这样,聘也是如此,而且两人身后的士兵有些已经歪歪斜斜的靠在起,还在睡梦。光从这幅场景,就能看出蔡瑁和麾下的三万余士兵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但蔡瑁忍了过去,也能看出其性格之坚忍。

    换做是张允,早就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但蔡瑁忍住了,而且没说句怨言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,燃烧的火把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灭掉。军营,士兵已经整齐的从营帐走出来,开始操练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精神抖擞,全都斗志昂扬。他们知道张允的大军全军覆没,而且也知道蔡瑁带着三万大军在营地外等了宿,这对于蜀军士兵来说,无疑是谈论的最佳话题,而且士兵们也觉得非常的骄傲自豪,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试想下,三万人在营外动不动的等了宿,是什么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这,难道不值得骄傲么?

    周仓从营帐跑了出来,急的朝营地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聘等了晚上,觉得自己的身体神经都已经麻木了,但看见周仓跑出来的刹那间,好像万物复苏,春风吹来了般。

    他骤然打起精神,说道:“都督,周仓来了。”

    蔡瑁语气平淡,说道: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声音沙哑,却非常平淡。

    等了整整宿,似乎让蔡瑁的精气神生了变化。两人从战马上下来,身体险些站不稳,幸好士兵搀扶了把。两人迅的扭动了两下身体,活动了两下,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周仓站在营寨门口,说道:“蔡将军,主公请您进营去!”

    聘闻言,眉头挑,大喝道:“蔡都督军之主,岂能以身犯险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周仓挺直胸膛,冷笑道:“那行,你们在这里继续等吧。”

    蔡瑁伸手制止住快要爆的聘,说道:“周将军,本将进营去拜见蜀王。”周仓听完后,竖起大拇指,赞叹道:“蔡将军好胆量,好胆色,不愧是荆州蔡氏的掌门人,蔡将军里面请!”说完后,周仓摆手,请蔡瑁进营。

    蔡瑁脸上并无欢喜之色,迈开步子,大步朝营内走去。

    聘跟在蔡瑁身后,也准备跟随蔡瑁进营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周仓的声音在蔡瑁和聘的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周仓盯着聘,伸手指着聘手的长枪,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聘,将你手的大枪搁在营外,不准带入军营。”语气霸道,丝毫不容反驳。聘见周仓接二连三的提出强人所难的要求,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蔡瑁吩咐道:“聘,将长枪留在营外,本将只身入营,谁敢杀我?”

    语气平淡,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周仓惊讶的看了蔡瑁眼,然后说道:“两位随我来。”周仓走在前面,带着蔡瑁和聘朝军大帐行去。

    ps;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