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3章 再让他等等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蜀军营地外,蔡瑁带着三万大军静静的等待着。>≥ <.﹤<1ZW.

    当他带兵赶到蜀军营地外,看着地面上早已经凝固的鲜血,以及蜀军营地早已经恢复的秩序,心就明白战事已经结束,而张允率领的万人肯定是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蔡瑁没能救下张允,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他让麾下士兵清查所有将领,便知道陈孙、张武和李珪跟随张允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如今张允战败,生死不知,对蔡瑁无疑是种煎熬。

    蔡瑁望着蜀军营地,见营地内秩序井然,而且隐约间还能看出有士兵严阵以待,防备他率领的大军,心忌惮万分。蔡瑁看着身旁手提长枪的青年将领,问道:“仲业,你认为张允等人是生是死?”

    蔡瑁口的‘仲业’是员青年将领,二十出头,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青年将领沉吟番,正色道:“都督,若我是王灿,不会杀死张将军的。”

    蔡瑁点头道:“但愿吧!”

    语气非常无奈,谁让他摊上了张允这个憨货呢。

    蓦地,青年将领神色喜,欢喜的说道:“都督,周仓来了!”蔡瑁和青年将领放眼看去,却现只有周仓个人朝营寨门口走来,而蜀军营地的军大佬们个都没有出来。尤其是王灿也没来,这样的情况很诡异,让蔡瑁很担忧。

    片刻后,周仓走到营寨门口,抱拳说道:“蔡将军,我家主公正在营帐处理军务,事务繁忙,请蔡将军等段时间!”

    青年将领闻言,当即大怒,厉声喝道;“都督拜见王灿,他岂敢不来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周仓勃然大怒,猛然大喝道:“我家主公的名字,岂是你个小将能称呼的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周仓看向蔡瑁,目光如刀,沉声说道:“蔡将军,难道这就是荆州的风气吗?张允今夜带兵袭营,悍然破坏荆州和益州的盟约。现在个小小的将领,竟然口出狂言,不懂上下尊卑。若非看在此人是蔡将军麾下的将领,本将定要斩杀他,以示惩戒。”

    别看周仓大老粗个,但人粗心不粗。

    他跟着王灿这么多年,学了很多的东西,三两句话就把蔡瑁套了进去。

    蔡瑁听完后,大感头痛。

    但蔡瑁心也升起抹怨气,他是荆州的二号人物,除刘表之外,就属他和蒯氏兄弟为尊,权柄非常大。但他亲自来拜见王灿,而王灿却摆架子说公务繁忙,让蔡瑁非常的不高兴。尤其是周仓蛮横霸道,让蔡瑁更加不喜。

    但形势不由人,只能忍气吞声了。

    青年将领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,听完周仓的话,须皆张,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他跃马提枪,大吼道:“周仓,看某家替王灿教训你。”说完后,青年将领策马提枪,直接朝周仓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刷!刷!刷!”

    营地内,突然冒出排排的弓箭手,对准了青年将领。

    亮如白昼的营地里,排排的弓箭闪烁着森冷的杀意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蔡瑁见青年将领杀出去,心暗道要坏事,立刻大吼道:“聘,立即退回来。你这样毛毛躁躁的,成何体统。纵然别人不恭敬,我们却不能失了礼仪。”

    席话连削带打,将周仓骂了进去。

    聘听得蔡瑁大声呵斥,无奈的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青年将领,正是聘。

    聘,字仲业,南阳郡人,历史上是刘表麾下的员大将,后跟随刘琮投降曹操,成为曹魏的员大将,功勋甚大。

    只是,此时的聘还很年轻,仍是蔡瑁麾下的员小将。

    聘怏怏然的退回来,目光凶狠的盯着周仓。

    那模样,好像要将周仓吞了样。周仓历经百战,从黄巾起义开始就直在刀口上过日子,称得上是将脑袋摘下来挂在腰间的人,随时都做好了被杀的准备。聘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不可能吓到周仓。

    周仓看着蔡瑁,说道:“蔡将军,我家主公说了,您等等吧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周仓转身往营内走去。

    蔡瑁脸色铁青,心怒气升腾,但还是大喊道:“周仓军,且慢!”

    周仓转身看向蔡瑁,问道:“怎么?蔡将军准备带兵攻打营地吗?您放心,我家主公早已经料到蔡将军要来,也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恭候蔡将军大驾。”

    蔡瑁摆手道:“不是,我想问下张允如何?”

    周仓哦了声,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,说道:“张允啊,他正等你来救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蔡瑁听完后,终于松了口气,张允没死就好。

    张允是刘表的外甥,若张允真的被杀了,他回到荆州无法向刘表交代。

    这时候,蔡瑁还没有将自己的妹子嫁给刘表,双方还不是姻亲关系,还没有演义那么大的权利,仅是刘表倚重的将领而已,而非是大舅子。故此,蔡瑁的顾虑非常多,心很担忧张允的情况,现在得知张允没死,终于能交差了。

    周仓想了想,又说道:“张允听说蔡将军来了,正在大骂主公,想让主公向他赔礼道歉。所以呢,主公正在教导张允,教他如何做人!”

    然后,周仓头也不回的回营了。

    蔡瑁看着周仓的背影逐渐消失,脸上的表情不停地变换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声:“蠢货,蠢货啊!”蔡瑁真的有些想不明白,张允都已经成了王灿的阶下囚,却还想让王灿道歉,真不知道张允的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。

    聘听见周仓的话,也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张允此人,真是无知无畏!

    聘看着蔡瑁,问道:“都督,王灿根本不见您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蔡瑁满脸无奈的表情,说道:“这件事先是张允挑起的,他破坏了两家的盟约,使得我们和王灿之间的关系破裂,也让我们失去了道义。再者,王灿实力强横,又把张允、李珪等人抓在手,难道我们还敢攻进去吗?”

    席话,说得是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聘心有不甘,说道:“就算如此,难道我们还在这里等着吗?”

    蔡瑁说道:“等吧,再等等,事情都成这样了,不等着还能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眼,都是心难受。

    切的事情,都因为张允胡乱搅和而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营地内,火光通明的军大帐,周仓将刚才的事情禀报了遍,问道:“主公,蔡瑁带着三万大军在营外等着,什么时候见他啊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慌什么,不着急,再让他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允听了王灿的话,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他听见蔡瑁来了,心期盼王灿出去和蔡瑁交涉,然后将他和李珪等人放回去。但王灿强势霸道,不见蔡瑁,让张允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