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2章 把蔡瑁晾在旁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脸上挂着璀璨的笑容,盯着张允,露出戏谑之色。≥  <.﹤﹤1≦Z<W.

    王灿羞辱张允的话,却激怒了李珪。

    他猛的抬起头,脸严肃的表情,正气凛然的喝斥道:“蜀王,你若是有胆量,就把我们全都杀了!”李珪心里面直琢磨着王灿把他们全都抓起来的事情,见王灿没杀死个人,认为王灿碍于楚王刘表的势力,不敢杀他们。

    见王灿这么嚣张,李珪当即喝斥王灿。

    张允见李珪喝斥王灿,转头看了李珪眼,眸露出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常言道患难见真情,李珪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喝骂王灿,足见李珪是有胆量,是有义气,是忠于刘表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李珪的话,怔了怔。

    他没有料到这个自愿被士兵绑起来的俘虏竟敢挑衅他,真够有趣的。当下,王灿表情突然变得森冷吓人,喝道:“你算哪根葱,主人家在说话,你来插嘴,没教养的东西!”

    李珪气急,大吼道:“王灿,你个无胆鼠辈,猖狂小人!”

    王灿嘿嘿笑了笑,说道:“我是无胆鼠辈,总比某些人不战而降更好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仿佛是锋利尖锐的刀子,直接戳了李珪的痛处。

    他瞪大了眼睛,死死盯着王灿,恨得咬牙切齿。然而,李珪心却有杆秤,他肯定的认为王灿心有顾虑,不可能怒而杀他。纵然他冒犯了王灿,也不会有生命危险,而且他现在表现得越忠于刘表,回到荆州后,刘表对他越器重。

    现在受点苦,将来享受无边的荣华富贵,值了!

    这,才是李珪狂妄的原因。

    王灿摇头叹口气,说道:“某些人,真的不教训下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知道该怎么做人。山君,给他脸上左右两边都来几巴掌,让他乖乖的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脸坏笑,大步走上前去,伸手揪住李珪的衣襟,挥出大手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,在寂静的营帐显得是格外的突兀。

    “啊!啊!!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,当真是闻者心寒,听者畏惧。

    典韦的脸上满是畅快的神情,兴奋无比。他左手死死的揪住李珪的衣襟,身体如同座巍峨大山屹立在李珪身前,透出无穷的压力。典韦迅挥出右手,左巴掌右巴掌连续不断地挥出,啪啪啪的清脆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李珪的面颊已经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癯的面颊上,好像便成了刚出蒸笼的大馒头,还有着根根的五指印。

    典韦甩了甩略微麻的右手,把松开李珪的衣襟。

    李珪双眼直,身体骤然失去平衡,摇晃了两下,晕乎乎的直接倒在地上。此时的李珪,狼狈不堪,乌黑的髻散乱开来,散落在额前和披在后背上。他眼露出愤恨之色,嘴角流溢出殷红的鲜血,非常可怜。

    当着所有人的面,遭到如此羞辱,李珪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陈孙和张武,冷声问道:“你们两人说说,本王有胆量杀人吗?”

    语气森冷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陈孙看了李珪眼,又看了高大强壮的典韦,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他犹豫了片刻,最终选择了屈服,连连点头说道:“蜀王敢杀人,敢杀人!”张武和陈孙样,选择了保全自己,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同意陈孙的说法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张允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张允低下高贵的头颅,声不吭,根本不搭理王灿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营帐突然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周仓身穿甲胄,神色严肃,掀开营帐门帘疾步走进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斥侯传回消息,蔡瑁率领三万大军朝我军营地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了郭嘉眼,点点头,又吩咐道:“做好迎战准备,继续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回答声,又立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张允抬起头,恶狠狠的盯着王灿,脸猖狂的表情,大声说道:“王灿,蔡都督终于带着大军来了,看你怎么办?识相的放了我,向我道歉,这事情还有商量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看着典韦,示意典韦动手修理张允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,旋即尖唳惨叫的声音接着传来。

    典韦神色凶恶,抡起宽大的手掌,巴掌用尽全力扇在了张允的脸上。这巴掌的力量非常大,直接将张允扇得砰的声摔倒在地上。张允倒在地上,嘴里面已经含着血丝,眼更是露出惊诧的神色,被典韦打懵了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张允,你搞清楚没有,我需要害怕蔡瑁吗?”

    张允听了后,下觉得好像是这样啊!

    王灿,并不怕蔡瑁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举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傻逼了,竟然以为蔡瑁带着大军来了,王灿就会将他放回去,实在是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切,想得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现实,仍是如此的残酷。

    张允张开嘴,吐出口血水,身体倒在地上,神色凄然。就在这短短的天多的时间,他遭受了几十年从未受到过的苦难,当着所有士兵的面被王灿羞辱,又被王灿俘虏,现在又被典韦掌掴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切的切,令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营帐外,脚步声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周仓又跑了进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蔡瑁带兵在营地外停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蔡瑁有没有起攻击的趋势?”

    周仓微微摇头,说道:“蔡瑁屯兵在营地外,没有展开攻势,应该没有起攻击的可能性。而且蔡瑁传信,请主公出去见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本王是想见就能随意见的吗?他蔡瑁带着三万大军停在营地外面,想干什么?难道是想要威胁本王,想逼迫本王出去相见?”

    周仓睁大眼睛,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他有些迷糊,没弄明白王灿到底是什么意图?

    难道,仅仅是简单的不见蔡瑁。

    只听王灿缓缓说道:“周仓啊,你难道没看见这几个家伙嘴巴特硬,都是顽固不化之徒,需要本王亲自处理嘛。本王日理万机,正在处理军务,没有闲功夫接见蔡瑁。你去回信,就说本王事务繁忙,蔡瑁若是有空闲,就在营外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脸上带着坏笑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郭嘉也看了王灿眼,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此时,张允、李珪、陈孙和张武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都被王灿说出来的话吓到了,这蜀王可真是胆大包天,什么话都敢说啊,竟然将蔡瑁晾在外面,难道不怕引大战吗?

    李珪心揣摩的时候,明白了王灿是多么强势的个人物。蔡瑁带着三万大军在营地外停下,王灿却无动于衷。不仅如此,王灿还派人告诉蔡瑁说日理万机,事务繁忙,正在处理军务,摆明了是把蔡瑁晾在边,让蔡瑁在营地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李珪想到王灿应付蔡瑁的手段,觉得自己这顿打算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早知王灿如此嚣张,就不出头了。

    李珪嘴角抽动了下,觉得半边面颊疼得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王灿笑吟吟的看着营帐东倒西歪的张允和李珪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他占据道理和力量的上风,当然不会怕蔡瑁翻脸。

    有事情,等等再说!

    ps:四更之;鲜花稳不住了,拜请大家支持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