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9章 胜得如此容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幕下,无数的士兵从黑暗疯狂的冲了出来,杀向蜀军营地。≥ ≤.<≦1ZW.

    眨眼工夫,夜的宁静被破坏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通红的火光照耀下,张又张的面孔都显得兴奋癫狂。他们提着刀,挺着胸,昂着头,双眼死死的盯着蜀军营地,眼闪烁着狼般的眼神。

    张允、陈孙和张武马当先,冲在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由于防御工事很少,无法阻拦大军。

    顷刻间,张允带着士兵攻破了蜀军营地的防守,迅冲入营寨。

    巡夜的士兵现有敌人袭击,早已经大声吼叫着,召集士兵来抵抗。然而,张允麾下的士兵凶猛如虎,就像是草原上的恶狼,不给营地内巡夜的士兵反应时间,已经杀上去,迅的朝着几十个巡夜的士兵杀去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自知不敌,不停的往后撤,躲避追杀进来的敌军。

    张允看着蜀军没有反应过来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看向李珪,兴奋的大吼道:“李珪,王灿果然没有防备,果然没防备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张允,好像是范进举样,非常兴奋,已经有些癫狂了。

    他提着战刀,骑在马上竭力嘶吼:“杀!杀进去!”

    陈孙和张武跟在张允旁边,也兴奋雀跃。若真的能击败王灿,甚至于杀掉王灿,他们就立下了大功。不说下就能封侯拜将,至少也能官升几级,或者能得到刘表赏赐无数的金钱美婢。两人憧憬着获胜的情景,不约而同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张允带着大军冲入蜀军营地,路畅通。

    蜀军前营,还没有士兵跑来抵抗。

    李珪跟在张允旁边,看见还没有蜀军出现,心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即使事出突然,蜀军士兵没有时间准备,但蜀军营地里面的士兵得到张允带着大军攻营的消息后,不可能坐视不理,也不可能有胆量继续睡在被窝不动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??

    李珪眉头皱起,心升起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但张允被兴奋冲昏了脑子,大吼大叫,如疯魔般。正当李珪担忧的时候,营地里面终于出现了大队的士兵,最前面的人赫然是王灿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王灿身穿黑色甲胄,骑着匹大黑马,手提着口六尺长的龙雀刀,火光照耀下,威风面。典韦骑马跟在王灿旁边,手提着两柄铁戟,瞪大眼睛,表情狰狞。他盯着前方的楚军,将两柄铁戟横在胸前,准备冲上去厮杀。

    张允望见王灿后,兴奋的大吼道:“王灿就在前方,杀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张允还想着报仇。

    陈孙和张武昏了脑袋,看见王灿后突然策马加。

    立功!立功!

    陈孙和张武心都抱着这个想法,心想拿下王灿。两人策马迅奔驰的时候,相互望了眼,眸闪烁着不服输的眼神,谁都不愿意将巨大的功劳让出去。在两人眼里,好像王灿已经成了两人口的肥肉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张允麾下有两员将领杀过来,吩咐道:“山君,注意轻重。”

    典韦嘿嘿笑,说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省得!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的表情骤然严肃起来,大吼道:“吹号,起攻击!”

    转瞬间,营地内突然响起呜呜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黢黑的夜幕下,突然响起的号角声如同是道璀璨刺眼的闪电,令张允麾下的所有士兵怔了半响。正当张允奋力往前冲的时候,名士兵迅跑过来,神色急切,大声嚷嚷道:“将军,不好了,蜀军士兵歇息的营帐个人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张允颗心全系在王灿身上,想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但他麾下的士兵却冲向了王灿营地内的营帐,想斩杀还在睡觉的士兵,哪知道他们刚冲进去,却现营帐内空荡荡。

    当即,士兵们知道计了。

    张允闻言,也变得痴呆了起来了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计了吗?

    这时候,陈孙和张武已经冲了出去,无法立刻停下来。他们也听见了士兵跑回来禀报的消息,但王灿已经带人杀了上来,躲不开,只能迎战。

    逃不掉,只能抵挡。

    典韦马当先,提着两柄铁戟,迅冲向陈武。

    他骑马冲锋,好像在自家屋子散布样,没有感到任何压力。典韦咧开嘴笑了笑,狰狞的笑容映入陈孙眼,显得非常吓人。

    “滚下去吧!”

    典韦抡起手的铁戟,直接撞向陈孙的战刀。

    声巨响,陈孙手的战刀飞了出去。巨大的力量撞击下,陈孙直接从战马上飞了出去,砰的声倒在地上,嘴角流溢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仅仅是招,陈孙被典韦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典韦哈哈大笑,喝道:“绑起来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勒住马缰,改变战马奔跑的方向,朝张武杀去。

    张武见陈孙摔倒在马下被士兵抓起来,吓得六神无主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。当年王灿拜访刘表的时候,张武也在襄阳见过王灿,也见过典韦,但没想到典韦竟然如此强悍。张武怔了怔,旋即拨转马头准备后撤,再也不准备杀死王灿了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却冲了上去,接近了张武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声大喝在张武耳旁响起,只见王灿抡起龙雀刀,劈向张武。

    森冷的寒意,突兀的从张武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急切之下,张武转过身,迅握住手的战刀,想挡住王灿劈下来的刀。王灿看见吓破了胆的张武,脸上露出蔑视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王灿猛地低喝,手的龙雀刀刀刃微微偏转,改变了方向,使得刀刃没有直接和张武的战刀正面碰撞,以免劈断张武的战刀,砍杀张武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两柄刀碰撞在起,王灿的刀刃微微偏斜,仅仅在张武的战刀上留下了个缺口。但巨大无匹的力量落在来后,震得张武身体颤,双手无法握住战刀,直接掉落在地上。与此同时,手掌上也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王灿大喝声,龙雀刀的刀身对着张武腰间,迅拍去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刀身撞在张武身上,将张武撞下战马,倒在地上大声惨叫。他的运气没有陈孙那么好,陈孙只是被典韦撞下了战马,落在地上后摔得七荤素的。但张武却被王灿刀拍断了不下三根肋骨,短时间内不可能动武了。

    不等张武站起身,就有士兵冲上来,将张武绑住。

    张允看见王灿和典韦逞威,吓得呆住了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李珪也被王灿展现出来的实力震惊了,但他迅的反应过来,赶忙建议道:“张将军,王灿早有安排,我们计了,快撤,否则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张允听,如同小鸡啄米般的快点头,大吼道:“计了,快撤,快撤!”说完后,张允迅拨转马头,再也不管张武和陈孙,也不管周围拼杀的士兵,自个儿骑马迅冲入士兵,朝营地门口冲去,想尽快逃出王灿的魔掌。

    王灿见张允不战而逃,吼道:“张允,这是蜀军营地,哪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张允听见王灿的声音,心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允已经后悔到了极点,悔恨不该擅自出兵。他已经没有闲工夫搭理说些什么话,先逃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只要出了王灿的营地,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求鲜花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