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8章 杀声震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月的夜,已经有些微冷了。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蜀军营地外,叽叽喳喳的虫鸣此起彼伏的传来,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有趣。

    营地内,火把噼啪燃烧。

    通红的火光璀璨生辉,将弥漫的夜色全都驱散,使得营地周围亮如白昼。个个守夜的士兵身穿铠甲,手持长矛,严肃的在营地来回巡逻。然而,负责守夜巡逻的士兵的人数并不是不多,只有稀疏的少数几十个士兵。

    诺大的军营,数万人大军,却只有几十个士兵巡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营地外摆放的拒马等防御工事也很少,只是象征性的安放了些。

    这样的布置,有些粗心大意了。

    夜,仍然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蓦地,营地远处的山林里面突然飞起许多飞鸟。这些飞鸟张开翅膀,扑腾扑腾的迅往远处飞去,好像是受了惊吓样。夜空下除了突然惊起飞向远处的鸟儿,仍然没有任何异常,还是片死寂,万籁无声。

    营地内,士兵也照旧在来回的巡逻。

    军大帐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坐在营帐,正谈论着张允来袭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身穿黑色甲胄,头上戴着铁盔,腰间别着战刀,威武不凡,完全是副准备要上马厮杀,征战沙场的模样。不仅如此,王灿对面的郭嘉身上也穿着铠甲,即使铠甲外面还罩着件黑色长袍,没有戴着头盔,但也是准备作战的装扮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营帐的门帘突然掀开,股冷风吹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觉得脖子冷,偏头看去,却是典韦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典韦朝王灿抱拳行礼,欢喜的说道:“主公,我们派出去散布在营地周围的斥侯刚刚传回了消息。距离我们营地远处的林,突然惊起了无数的飞鸟。据斥侯推测,很可能是张允率领士兵朝我们营地杀来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不是可能,肯定是张允来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郭嘉摇头说道:“领兵夜行,竟然惊动林飞鸟,群蠢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奉孝,其实这也不能怪张允。荆州风鼎盛,刘表崇尚治,也没有开疆拓土的抱负,麾下的将领战场经验少,真正能够领兵作战的大将非常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张允能单独率领军,并不是张允自身的能力有多厉害,而是因为张允和刘表之间的亲戚关系,才能在军率领军。个靠裙带关系的人,能力可想而知。奉孝,你去传令,今夜务必生擒张允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回答,起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等郭嘉离开营帐后,王灿立刻从坐席上站起身,吩咐道:“山君,灭了油灯,咱们去营地溜达溜达,等着鱼儿上钩。”说完后,王灿从刀架上取出六尺龙雀刀,拎在手,大步朝营帐外行去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典韦脸兴奋的表情,吹灭了油灯。

    他跟在王灿身后,出了营帐,隐入黑暗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下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然而,支大军却逐渐的朝蜀军营地逼近。

    这支军队,自然是张允、李珪、张武、陈孙率领的大军。他们等着天黑,等着蔡瑁入睡后,才召集麾下的士兵。然后由张允带头,带着大军轻松地离开了营地,直扑蜀军营地,想夜袭王灿,打王灿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张允心恨不得将王灿大卸块,也想挽回白天的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真的率领大军朝蜀军营地杀去时,却又觉得有些唐突了。

    其心情之复杂,难以言明。

    方面,张允希望击败王灿,挽回失去的面子;但另方面,张允也知道王灿非常的厉害,不是很容易就能对付的简单角色。

    他领兵夜袭王灿,不知道能否成功。

    张允骑在马上,突兀的问道:“李珪,你说我们能赢吗?”

    句话,暴露了张允的心态。

    李珪闻言,心暗骂张允难成大事。个军的主将,都已经带着大军杀了出来,心想的不是怎么去击败王灿,而是先想着能否击败王灿,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对张允本身的能耐,李珪心颇为鄙夷。

    张允和刘表,都有这种毛病。

    当他们心里面愤愤难平的时候,不会有任何犹豫,立刻就会下定决心,决定要做什么事情,而且态度非常坚定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开始着手做这件事情,又会考虑其的得失,信心不足。这样畏畏尾的做法,令人难以沟通。李珪心想了想,开口问道:“张将军,开弓了就没有回头箭,难道您还准备领兵回去,继续忍受士兵鄙夷的表情,忍受士兵轻蔑的眼神吗?”

    张允听,哪里受得了,大声说道:“当然不回去,本将何时说要回去了?”

    小小的个激将法,张允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李珪淡淡笑,说道:“既然张将军不回去,那就准备杀进蜀军营地。”

    张允闻言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李珪看见张允脸上挂着的表情,心暗暗摇头,只得继续劝说道:“张将军,我们和王灿尚且还是盟友关系,而且连续几日来,都没有生战事。王灿认为我们碍于盟约,不敢带兵杀过去,所以他认为我们不会去袭营。”

    张允说道:“倒也有些道理!”

    李珪翻白眼,说道:“张将军,做事当杀伐果断,不要畏畏尾。”

    张允有些不喜的看了眼李珪,表情阴沉下来。他是刘表的外甥,是军的大将,岂能让李珪来指手画脚的教导他。

    李珪心暗暗好笑,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,陈孙说道:“将军,李大人言之有理,我们肯定能赢。”

    张武接着说道:“将军,我们都已经杀出来了,干脆就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个个将领,连续不断的给张允打气,鼓励张允。在众将的劝说下,张允心动摇的念头难得的坚定下来,沉声说道:“杀过去,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大军继续赶路,朝蜀军营地杀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眨眼即逝。

    张允带着大军赶到蜀军营地外的时候,看见营地内巡逻的士兵稀疏平常,又看见营地外的防御工事也很少,心立刻高兴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如李珪所料,王灿营地的防守很松。

    李珪看着激动的张允,捋了捋颌下的短须,说道:“将军,下令吧!”

    张允迅拔出腰间的战刀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,张允用刀身拍了拍马背,马当先,提着战刀往蜀军营地杀去。陈孙和张武紧随其后,策马提刀,迅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允带来的大军,窝蜂的往蜀军营地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时间,楚军气势如虹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好吧,又是周了,急需鲜花支持。恳请各位大侠们高抬贵手,帮小东把,杀上去吧。最后,诚挚的拜谢,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