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7章 好戏开锣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听说了吧,咱们的张大将军被骂得狗血淋头,连出声反驳都不敢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唉,张将军也是咱们的根顶梁柱啊,怎么就像个傻子呢?”

    “嘿,要是我,就对着王灿大骂通,将王灿的祖宗代全都问候遍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吃屎,就你这德性,永远都是当小兵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唉,话说回来,王灿还真是了得。三言两语就把咱们的张大将军迫得哑口无言,连蔡都督(水军都督)都亲自王灿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群土包子,你们不了解情况啊!张将军和王灿辩论,纯粹是自己把脸凑上去给人家抽。当年王灿孤身入荆州,准备和楚王联盟的时候,就曾经舌战荆州的武重臣,连两位蒯大人都甘拜下风,而且蔡将军也被王灿驳斥,张将军怎么可能说赢王灿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张将军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咱们的张大将军,竟然成了落汤鸡,真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地的士兵闲来无事,便相互聚集在起,说着今天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无疑,张允成了话题的焦点人物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没有电脑,没有纸牌,也没有游戏,即使有围棋,但那都是属于雅士清流们消磨时间的。军队里面的大头兵,除了拿点小钱小赌下,便是相互说些卦事儿打时间。今天的事情格外精彩,士兵们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张将军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当士兵们窃窃私语的时候,名士兵瞥见张允走出了蔡瑁的营帐,吓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他看见张允走来,赶紧提醒正在说话的士兵。

    其余的士兵闻言,噤若寒蝉,再也不多说句。

    张允身为武将,耳聪目明,自然是听见了士兵议论的事情。但他却没有心思惩罚这些士兵,独自个人承受着今日的苦果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说话的士兵,径直朝自己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士兵们见张允离开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允坐在空荡荡的营帐,心绪难平。

    他个人独坐着,盯着营帐呆,耳旁却回荡着王灿说的话,无法忘记。张允想着王灿说的话,心升起无穷无尽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辱我太甚!辱我太甚!”

    张允低声喃喃自语,手臂挥,将案桌上的竹简全都推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片片竹简从空落下,洒落在地上

    顿时,营帐变得凌乱了起来,地面上四处散落着竹简。

    这时候,营帐门帘掀开了。

    刺眼的阳光照耀下,群将领联袂走了进来。其几员将领将散落在地上的竹简全都捡起来,重新放在案桌上,才在大帐坐下。张允看见群将领来此,没好气的说道:“怎么?你们都来看本将的笑话,准备劝说本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您是为大王而受辱,卑职感同身受,也面上无光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名叫李珪,是刘表帐下的官员。

    李珪此人约莫四十岁,颌下留着三缕山羊胡,面颊瘦削,鼻梁高挺,眼神透亮,身穿袭黑色长袍,显得卓尔不群。

    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刘表是大帅哥,李珪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开始,李珪仅仅是刘表帐下的幕僚。刘表晋位为楚王后,李珪才成了刘表麾下的官员。今日张允和王灿交锋,与其说是张允受辱,不如说是刘表的威信遭到了打击,所以李珪才急匆匆的带人跑到营帐拜见张允。

    张允听了李珪的话,才稍微解气。

    终于,有个能明白他内心想法的人了,不容易啊!

    时间,张允心百感交集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张允目光从李珪身上掠过,然后落在了两个身穿铠甲的将领身上,大声问道:“张武、陈孙,你们两人所为何来啊?”

    张武、陈孙,都是刘表入荆州平定宗贼的时候,收纳的降将,是张允麾下的人。两人听见张允问话,都挺直了胸膛。

    其,张武抱拳说道:“将军,王灿欺人太甚,我们干脆杀过去。”说着话,张武手臂挥舞了两下,脸上露出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张允又问道:“怎么杀?“

    陈孙当即回答道:“将军,咱们夜袭王灿,击败蜀军。”

    张允闻言,心已经意动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,又看向坐在营帐的李珪,问道:“李珪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李珪说道:“主辱臣死,楚王今日遭到王灿羞辱,不报此仇,难泄心之恨。卑职同意夜袭王灿,击败蜀军,扬我楚军威风。”

    张允满意的点点头,想了想,决定征求下所有人的意见。他目光看向跟着李珪、张武、陈孙起进入营帐的将领,问道:“本将认为夜袭蜀军可行,你们认为呢?都说说,看看你们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齐声说道:“愿听将军调遣!”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将领都是有预谋的,并不是单纯的拜见张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符合张允的心思。

    张允被王灿羞辱,心早就充斥着熊熊怒火,恨不得将王灿剥皮抽筋。现在张允麾下的将领纷纷表示要和王灿交战,张允立刻就准备出兵了。

    蓦地,张允又说道:“蔡将军并不同意出兵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陈孙露出自信从容的表情,说道:“将军,我们选择在深夜出兵,那时候蔡都督都已经睡觉休息了。我们领兵离开营地,营寨门口的士兵敢说个不字吗?”

    张允哈哈大笑,说道:“有理,有理!”

    张武接着说道:“等我们击败蜀军,蔡都督纵然心里面有想法,也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,心里面只想着能够轻松的击败王灿,却没有考虑被击败。最终,张允拍板道:“此时就这样决定了,夜袭王灿。”

    切,蔡瑁都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营地,王灿和郭嘉正在议事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张允睚眦必报,返回营地后,他必定会纠集士兵,夜袭营地。卑职认为,我们晚上可以瓮捉鳖,等张允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这也正是我激怒张允的原因,我们和刘表有盟约,没有撕破脸皮之前仍是盟友。蔡瑁正因为有这个顾虑,才直带兵跟在我们后面,没有兵。只要张允带兵来攻营,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攻打蔡瑁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今晚必定生战事,还有件事需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王灿忙问道:“奉孝请说。”

    郭嘉正色道:“张允是刘表的外甥,和刘表关系匪浅,即使今晚张允带兵来攻打营地,也只能生擒活捉,不能杀死张允。旦张允被杀,我们和刘表的仇恨就结下了,对我军不利。只要我们没有准备攻打荆州,还得和刘表保持关系,不能彻底的得罪刘表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;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不过我们生擒了张允,不怕刘表不就范。到时候,我们占据道义,看刘表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卑职去布置晚上的战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站起身,将郭嘉送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好戏,快要开锣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