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6章 激怒张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蔡瑁见张允和王灿争论不休,心暗暗摇头。≧ ≯ ﹤.<≤1﹤Z≦W﹤.

    昔年,蒯越、蒯良和他都曾和王灿争辩,最终却被驳斥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张允介武夫,不自量力和王灿较量,简直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当然,从张允看待问题的角度出,甘宁带着群贼匪为祸荆州,是作恶多端,而王灿庇护甘宁,不敬刘表,蔑视两家的盟友关系。

    但王灿稍微做出点改变,说是为了荆州而特意派人说服甘宁归顺,让甘宁从此再不侵犯荆州。这样的论调,让张允无言以对。因为按照王灿的说法,荆州应该感谢王灿,可结果却是张允非但不感谢,反而苛责王灿。

    时间,张允面颊烫,脸上的表情也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张允被王灿驳斥,蔡瑁不得不站出来。他和张允都是刘表麾下的将领,而且张允还是刘表的外甥,于情于理蔡瑁都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蔡瑁抱拳说道:“荆州蔡瑁,见过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脸冤枉的表情,大声问道:“蔡将军,本王很不明白张将军为什么对孤存有偏见。也不知道张将军刚才的态度,是否代表着楚王的立场。若真是如此,恐怕本王得考虑下和荆州的关系,盟友可不是这样的啊!”

    蔡瑁闻言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刘表让他尽量避免和王灿交锋,就是不想和王灿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情况,似乎有些不妙了。蔡瑁见王灿态度强硬,大感头疼,又偏头瞪了张允眼,若非张允大放厥词,也不会让王灿有难的机会。

    蔡瑁满脸愧疚的表情,再次拜道:“蜀王,张将军性子耿直,脾气暴躁,受了小人的蛊惑,才会有此言论。若张将军有不当之处,瑁在此替张将军赔罪,请蜀王谅解。”

    张允见蔡瑁认错,更是生气。

    他说出来的事情都是事实,但王灿番狡辩,才变成了王灿是好的。

    即使张允哑口无言,心仍然坚持己见,认为王灿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王灿瞥了眼张允,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本王事务繁多,不似张将军那般空闲,整日惦记的只有这点芝麻大小的事情。本王的案桌上,还堆着无数的案牍,都需要本王亲自去处理,哪有闲工夫惦记些陈皮烂事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挑衅的看了张允眼。

    王灿虽说不计较,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蔡瑁听后,暗道不好,心说王灿睚眦必报,果然惹不得啊!

    张允却忍不住了,铿锵声拔出腰间的战刀,对准了王灿,大吼道:“王灿,汝介黄巾贼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王灿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他目光如刀,死死地盯着张允,厉声喝道:“张允,单凭你拔刀指着本王,单凭你刚才的番话,孤就可以治你大不敬之罪。楚王也是贤德之人,麾下却养些桀骜不驯,没有点教养的人,看来‘贤德’之名也不过是妄加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之重,直接竿子打翻了船的人。

    蔡瑁感觉脸皮烫,心憋屈,看向张允,大声喝道:“张允,收起战刀!”

    张允昂着头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蔡将军,王灿此人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。他从荆州带走了徐庶、石韬和孟建,随后又拐骗了庞德公和司马徽。这样的人,绝对不是我荆州的盟友,迟早会兵临荆州。”

    张允提刀指着王灿,大有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典韦见张允拔刀,立刻带着士兵凝神戒备,以防有变。

    蔡瑁对张允彻底失望了,悔恨不该带张允出来。

    不管王灿心里面存的是什么想法,现在两军还是盟友,张允公然说出这番话,明显落了下乘。蔡瑁忍无可忍,大喝道:“张允,你是主将,还是我是主将!”

    张允说道:“你是主将,但我也有领兵的权利!”

    蔡瑁见张允犟脾气犯了,朝王灿拜道:“蜀王,得罪之处,瑁给您赔罪了。”说完后,蔡瑁伸手拉拽着张允,直接往回走。

    场洽谈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王灿见蔡瑁拉着张允回去,高声说道:“蔡将军,你家学渊源,懂礼数,识大体,回去后定要好好的教育张允,让他反省反省。本王胸襟宽广,不计较张允刚才的狂妄无礼,但换做是其他的人,早就拔刀相向,杀死张允了。为了张允的性命和前途着想,你得狠狠的下点功夫,这是本王的忠告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带着士兵往回走。

    蔡瑁听见王灿的话,暗说王灿太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还要添油加醋的烧把火。

    张允听见王灿的话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胸膛不断地起伏着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。他活了三十余年,从未遭到如此大辱,也没人敢对他如此指责。纵然是刘表,也都不曾训斥他,现在却被王灿接连不断地羞辱,心情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蔡瑁察觉到张允的变化,说道:“张允,不管如何,给我忍着!”

    他用力的拖拽着张允往后退,带着大军回去了。

    王灿在典韦以及众士兵的簇拥下,带着士兵返回。

    半路上,吕蒙脸上满是兴奋雀跃的表情,大声说道:“老师,张允在您面前就好像是小丑样,连说话都说不出,太厉害了,真是解气!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激怒张允,的确是招妙棋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蔡瑁和张允,唯有张允容易下手。那蔡瑁出身蔡氏,是出了名的名门望族,家世好,涵养好,而且又是刘表派来的主将,不容易激怒。至于张允此人,现在恐怕是怀恨在心,恨不得将我大卸块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主公,回头末将就把张允干掉。”

    王灿淡淡笑,说道:“走,回营去!”

    行人,朝大军营地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张允瞪大眼睛,伸手指着坐在主位上的蔡瑁,厉声喝道:“蔡瑁,王灿狼子野心,蔑视主公,你难道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蔡瑁淡淡的说道:“张将军,我们和王灿还是盟友。”

    张允的话在理,但态度却让蔡瑁不高兴。

    张允大喝道:“狗屁盟友,王灿就是白眼狼,肯定会对荆州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蔡瑁看了张允眼,沉声说道:“张将军,你能够想到,难道主公就想不到吗?正因为如此,主公才会和刘备结为盟友,让刘备攻打宛城,能够对王灿造成威胁。而我们领兵从襄阳出,牵制王灿的大军,目的就是让王灿无暇顾及刘备。”

    张允气呼呼的坐下来,说道:“牵制?牵制?你看王灿嚣张的模样,他会坐视刘备攻打宛城吗?肯定不可能的,到最后我们还得和王灿刀兵相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张允说道:“与其如此,不如先制人。”

    蔡瑁摇头道:“主公明确的说了不准我们擅自撕毁盟约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张允不忿的说道:“都到这个地步了,还顾及盟约。我们和王灿的盟约就是张废纸,王灿想打荆州,随时都可以。主公如此顾及,甚为不智。”

    张允大袖拂,说道:“我乏了,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张允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蔡瑁望着张允的背影消失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这次他带着大军来牵制王灿,实在是难上加难。今日蔡瑁原本是准备想让王灿停止进兵,留在此地的,但被张允搅和番,弄成了这幅模样,让蔡瑁非常头疼。他想了想,拿起笔,将今日的事情全都记下来,用信封装好。

    旋即,蔡瑁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营帐外走进来名士兵。

    蔡瑁当即将信封交给士兵,说道:“事情紧急,以最快度将信封送回襄阳,交由主公定夺,必须亲自交给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声,拿着信封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