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5章 对峙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几天时间,蔡瑁率领大军追了上来,朝王灿的营地靠近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最终,蔡瑁让大军距离王灿的营地十里下寨,没有率领大军攻打王灿。

    营地内,军大帐。

    蔡瑁身穿金色铠甲,头戴金盔,威风赫赫。

    刘表从州牧摇身变成为楚王,蔡瑁、蒯越、张允等干武重臣都得到了相应的提升,官爵越来越高。张允坐在蔡瑁下方,抱拳说道:“蔡将军,我军距离蜀军只有十里路程,近在咫尺,为什么不兵攻打王灿?”

    蔡瑁摇头说道:“张将军,大王临行前就已经下了命令,我们和王灿尚且是盟友关系,能不打仗,尽量避免交战,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张允撇撇嘴,说道:“将在外,当审时度势,岂能囿于常规。”

    “审时度势?”蔡瑁冷笑声,反问道:“攻打蜀军,就是审时度势吗?”

    张允顿时哑然,脸上却露出愤愤之色。

    蔡瑁看着张允脸愤懑的表情,微微叹口气。

    路上,张允就说要和王灿交战,堂堂正正的击败王灿。现在两军仅隔十里路,张允心当然想带兵攻打王灿,泄心之恨。

    但蔡瑁得了刘表的命令,不到迫不得已,不得和王灿交战。

    刘表下令,蔡瑁肯定不会轻易违背的。

    其实,张允对王灿有意见,不仅是王灿前往襄阳,驳斥得荆州武无言以对。后来庞德公和司马徽离开荆州,前往成都,也是张允记恨王灿的原因之。庞德公和司马徽是荆州士族的支柱,但王灿却撬了刘表的墙角,相当于扇了刘表的耳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甘宁竟是王灿的部下,也让张允为之愤慨。

    锦帆贼纵横大江,耀武扬威,对荆州造成了很大威胁,尤其是锦帆水军打得荆州水军没有还手之力,这也是张允记恨王灿的原因之。

    几件事叠加在起,张允自然想报仇了。

    张允如此,刘表心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所以,才会有蔡瑁带兵拦截王灿,不让王灿攻打宛城。

    蔡瑁看着张允,说道:“张将军,我知道你想攻打王灿,但大王不想和王灿撕破脸皮,所以我们不能先起攻击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张允眼睛亮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他严肃的说道:“蔡将军放心,只要王灿先攻击我们,那就可以反击了。”

    蔡瑁听了后,以手抚额,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。他的本意并不是这个意思,可张允却理解成这样,实在是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军安营扎寨,两天都没有点动静,这让王灿心里面非常疑惑。

    刘表派出了大军,却并不出兵,是何道理?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和郭嘉正在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蔡瑁带着大军距离我们十里安营扎寨,却没有点动静,我估计他们是想要牵制我们,不让我们出兵,你有什么注意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这好办,主公立即带兵往前推进段距离,立刻就能试探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奉孝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当下,王灿让士兵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军的士兵收拾行装,往宛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大军拔寨离开,蔡瑁得到消息后,也下令士兵拔寨而起,跟在王灿大军的后面。王灿往前推进了三十里,蔡瑁也是如此,又间隔十里停下。蔡瑁率领的大军就好像是膏药,紧紧的粘着王灿的大军,不让王灿跑掉。

    天如此!

    两天亦是如此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王灿并不畏惧,继续领兵赶路。只要蔡瑁不起攻击,等王灿的大军靠近宛城后,王灿先收拾刘备,再收拾蔡瑁。

    但是,蔡瑁却不可能让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刘表的命令是牵制王灿的大军,让刘备有足够的时间收取宛城。但他率领的大军直跟在王灿后面,无法阻拦王灿。旦王灿率军抵达宛城,王灿和刘备都在城外,他就没有完成任务,所以蔡瑁必须改变策略,阻止王灿大军赶路。

    两军再次停下,安营扎寨后,蔡瑁派遣士兵去王灿的营地传信。

    其内容,是邀约王灿相见,商讨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后,欣然赴约,地点选在了两军营地的央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大队士兵赶去,蔡瑁也带着大队士兵赶去。双方在选定的地点摆开阵势,就好像是准备打仗样,气氛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蔡瑁策马走出,往前面走了段距离。

    王灿也策马走出段距离,两人隔着四丈的距离,说话已经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蔡将军,楚王安好?”

    蔡瑁大声回答道:“我王身体安好,多谢蜀王挂念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色突然大变,神色俱厉,大声质问道:“既然楚王安好,脑子是清醒的,为什么派兵跟在本王的大军后面?难道楚王忘记了双方是唇齿相依的盟友,或者是楚王已经不打算要益州这个盟友了,准备撕毁盟约吗?”

    席话,问得蔡瑁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双方是盟友,他却率领大军跟在王灿后面,本就处在不道义的位置。

    王灿番质问,而且直接说刘表脑子是清醒的,简直是侮辱刘表。

    张允不仅是刘表麾下的将领,更是刘表的外甥。他听见王灿肆无忌惮的问话,心怒气升腾,策马迅跑出来,大声咆哮道:“王灿,你不要假惺惺的放屁了。你若是把我家主公当做盟友,就不会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放声大笑,反问道:“张允,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?”

    张允立即说道;“远的事情不提,就说庞德公和司马徽入蜀,两人舍弃了荆州的家业,带着荆州的大儒入蜀,这不是你偷鸡摸狗骗过去的吗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脸上却露出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朗声说道:“常言道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本王在成都施仁政,令百姓归附;荡贼寇,保方平安;建院,招天下大儒教书育人,此乃德政。庞德公和司马徽是当今名士,两人不畏艰险,只身入蜀,是为了教化百姓,此乃我施德政所吸引来的,岂有偷鸡摸狗之说。你说本王偷鸡摸狗,恕不接受,奉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王灿大手挥,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允见王灿牙尖嘴利,心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当下,张允又大吼道:“庞德公和司马徽的事情不说,那锦帆贼甘宁又是怎么回事?甘宁带着群贼子为祸荆州,对荆州的百姓造成了极大的损失。但讽刺的是,锦帆贼竟是你王灿的下属,这件事又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王灿看着面红耳涨的张允,不缓不慢的说道:“本王知道荆州饱受甘宁的袭扰,百姓也受到影响,故而专程派人去说降甘宁,让他归顺本王,免得荆州百姓遭到影响。你且说说,甘宁归顺本王后,可曾侵犯荆州,可曾袭扰荆州百姓?”

    张允闻言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自从甘宁打出王灿的旗号后,直都在攻打江东,从来没有袭击过荆州的豪绅大族,所以张允无话可说,又被王灿驳斥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