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4章 张任出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沉吟番,问道:“具体情况探听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说道:“主公,这只是斥侯最初探听的消息,详细的情况还要等段时间才能得到。 ≯ <.≦≤1<Z≦W<.﹤”

    王灿严肃的说道:“这事情不容忽视,尽量多派斥侯探听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放心,卑职来之前,已经增派了许多斥侯。”郭嘉脸上的神情恢复了平静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主公,刘表派兵朝我军杀来,撕毁盟约,这是刘表自己失去道义。以后,我军攻打荆州,也有足够的理由。虽是祸事,但长远来看,也有足够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吟吟的说道:“刘表支持刘备,想和刘备攻守相望,防止我兵出益州,威胁到荆州。却不知我益州不仅可以从6路攻打荆州,还可以从水路攻打荆州。若是大军从水路起攻击,看刘备如何替刘表抵挡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郭嘉也笑道:“刘表自断臂膀,真是愚蠢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轻松自在,丝毫没将刘表派来的大军放在眼。事实上,刘表悍然兵杀向王灿,撕掉了防止王灿攻打荆州的纸条约。因为荆州和益州联盟,是王灿手促成的,若是王灿不顾切的兵攻打荆州,很可能遭到铺天盖地的舆论反对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对王灿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然而,刘表率先兵,先不顾盟友情谊,以后王灿也没有顾忌了。

    刘表的做法,相当于将王灿这头猛兽从牢笼放了出来,而刘表又没有约束猛兽的强大实力,只是寄希望于刘备,最终必定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说道:“奉孝,不管刘表派来的大军有多少,终究会牵制住我军的动向。到时候,若是刘备先步击溃张绣,占据南阳郡,我们就要遭到刘备和刘表的威胁。即使我军实力强横,不怕刘备和刘表的联军,但南阳郡却已经易手了,这对我军不利!”

    郭嘉建议道:“嘉以为,可以先派出支小队,前去宛城劝降张绣,看能否凑效;若是无法劝降张绣,立刻分兵全赶往宛城,再留下部分士兵牵制刘表的大军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能劝降张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吩咐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名士兵迅跑到营帐,朝王灿揖了礼,等候王灿的安排。王灿吩咐道:“立刻将张任请到营帐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回答声,旋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郭嘉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,拱手说道:“主公圣明!”

    王灿将张任找来的缘故,郭嘉下就明白了王灿的意图。张任和张绣都是童渊的弟子,双方有师兄弟关系,由张任去说服张绣投降,这是最佳方案。即使张绣不投降,也没有理由杀死张任,也能保全张任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多时,张任急匆匆的赶到营帐,朝王灿拜道:“末将张任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示意张任坐下。

    少顷,张任问道:“主公急切间召集末将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当前,有件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做,不知你可有胆量?”

    张任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但凭主公吩咐!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由你担任使节,去宛城劝降张绣,可有胆量?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张任惊呼声,脸上露出惊诧之色。但张任迅的恢复过来,立即说道:“主公,末将必定竭尽全力,说服大师兄归顺!”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你带着二十骑骑兵,立刻赶往宛城,执行任务。张绣提出的应条件,你自己斟酌着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大喝,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却听郭嘉喊道:“张将军且慢!”

    张任立刻停下来,转身看向郭嘉,问道:“郭大人,有何见教?”王灿脸上也露出疑惑的表情,不明白郭嘉突然叫住张任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郭嘉问道:“张将军此去,当如何劝说张绣?”

    张任回答道:“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!”

    郭嘉又问道:“敢问张将军,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?”

    张任见郭嘉抓着不放,眉头蹙起,脸上也露出不解的表情。旋即,张任淡淡笑,皱起的眉头下舒展开来,笑着询问道:“请郭大人赐教!”张任也是心思敏捷之人,很快就猜出了郭嘉叫住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很显然,郭嘉有事情指点他。

    郭嘉没有推辞,开口说道:“嘉听闻童老前辈共有三个弟子,其是北地枪王张绣,其二就是张将军,其三是子龙将军。”

    张任点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和赵云、张绣的关系,王灿麾下的将领人尽皆知,很少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郭嘉又说道:“张绣父母早亡,全凭张济手带大,但张济已经被马腾杀死。可以说,现在的张绣是孤苦伶仃个人。张将军此去,可以用亲情打动张绣,尤其是童老前辈住在成都,这就是最好的切入点,望张将军此去完成能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道:“多谢郭大人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张任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灿目视着张任离开,旋即说道:“奉孝,张绣可不是普通人,想用亲情束缚他,并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亲情只是个切入口,关键点还在主公的实力。主公占据益州、凉州、关,又击败了袁绍、曹操、刘备、袁术、吕蒙等天下诸侯,实力强大毋庸置疑。主公的实力,才是张任劝降张绣的底气,有亲情和实力相辅相成,不会有太大的苦难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点头认同郭嘉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外,突然传来了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名传信的斥侯兵迅奔驰进来,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道:“蜀王,前方传回最新的消息,已经探查清楚刘表大军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讲!

    王灿身体下挺直,脸上露出抹喜色。

    斥侯大声禀报道:“据前去打探消息的斥侯估测,刘表派出的大军约莫有四万人。其,领兵的人是荆州大将蔡瑁和张允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摆手让士兵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笑道:“蔡瑁和张允领兵,不足为虑,且会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郭嘉沉声说道:“主公,您曾经去过趟荆州,把蔡瑁和张允都得罪了。现如今蔡瑁和张允领兵,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您,这战恐怕不可避免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露出自信从容的表情,大笑道:“战便战,何惧蔡瑁、张允?刘表过惯了安逸舒适的日子,不给他点苦头吃,他不知道我益州的实力如何?哼,刘表自己倒向刘备,这是他的选择,等蔡瑁和张允狼狈逃回后,刘表派人来求和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微微颔,眉宇间带着丝笑意。

    似乎,蔡瑁和张允已经成了掌的盘菜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