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2章 南阳局面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汉郡,南郑县。>≧小>说  ≦.<<1≦ZW.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从斜谷关南下,日夜兼程,以最快的度抵达了南郑。此番征伐西凉,击败马腾和韩遂,又迁走凉州刺史韦端,也算是圆满的解决了凉州之事。

    王灿抵达南郑县,立刻将张辽找来。

    南郑县,郡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大厅主位上,目光落在张辽身上。此时的张辽,和两年前刚归附王灿已经有很大的差别。张辽率领士兵驻扎在汉郡,主持方大局,维持整个汉郡的稳定,虽然没有四处征战,但张辽本身的能力却得到了提升。

    王灿直接问道:“远,你人在汉,最了解南阳郡的情况,说说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辽回答声,旋即说道:“个月前,刘备率领六万大军直扑南阳郡。他领兵杀向宛城,先是命令张绣投降,但张绣拒绝,不愿意归顺刘备。刘备因此攻打南阳郡,虽然刘备的实力比张绣更强,但张绣也不是善茬,在各个关口设下大寨,处处拦截刘备。如此来,刘备的大军每到处,都要遭到阻击,赶路的度非常慢,还没有抵达宛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说道:“豫州多次遭到战乱,百姓疲乏,民生艰难,没想到刘备这么快就拉起了六万大军,度很快啊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再说说刘备大军的人员安排。”

    张辽立即回答道:“刘备亲自率领大军,以陈宫为军师,以张飞为大将,其余的都是些虾兵蟹将,名不见经传。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郭嘉路上都在思考刘备攻打张绣的问题,心早有腹稿,开口就说道:“主公,卑职以为张绣和刘备还在相持阶段,没有明显的胜败之分,我们也没有必要直接杀过去。故此,卑职建议屯兵上庸县,再根据刘备和张绣的情况逐渐往前推进,等待机会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张辽接着说道:“主公,此番出征,需要征调多士兵?”

    王灿反问道:“远,汉郡可以征调多少士兵?”

    张辽闻言,脸上闪过丝骄傲。

    他大声说道:“汉郡的基础好,经过这几年的展,已经称得上繁华富庶,人口也增加了许多。末将征募士兵的数量和质量也不断提升,粗略估计可以征调五万大军。”

    五万?

    张辽说完后,大厅的将领都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仅仅是汉郡郡之地,竟然可以征募五万士兵,足够惊人了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征伐西凉的时候,就特意从汉郡征调了部分士兵。但现在还能征调五万大军,的确让众人惊讶。益州至少有九个郡,若是平均每个郡能够提供五万人,已经是四十多万大军,这是个非常吓人的数据。

    张任沉声说道:“远将军,五万大军可不是个小数目啊!”

    张辽笑道:“张将军不用担心,对汉郡来说,五万大军轻易就能征调出来,而且这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。若是立刻在整个汉郡征调百姓入伍,就算是十万大军也能提供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张任听完后,便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王灿连连赞叹道:“不愧是张辽张远,让你镇守汉练兵,果然是正确的。汉郡提供五万士兵,再加上我带回来的万多士兵,足以力压刘备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着打趣道:“主公,刘备上次折了关羽,他若是知道您领兵杀去,不知道会不会舍了张绣,直接攻打益州啊!”

    王灿大声说道:“刘备敢来,孤就敢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阳郡,安乐县。

    刘备攻打张绣,并不是直线出击。

    南阳郡北面是曹操的辖地,和曹操接壤,同时南阳郡也和刘表的辖地接壤。若是刘备从北面杀向张绣,容易引起曹操驻军的警惕,所以刘备采取的策略是从南边杀向张绣。虽然接近刘表的辖地,但刘备和刘表示盟友,不存在瓜葛。

    刘备路杀过去,用了个月的时间,终于抵达了安乐县。

    这路,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遇到的县城都死死抵抗,没有个将领选择投降。即使不敌刘备,他们也拖延着刘备大军的进度,然后再迅后撤,让刘备大军的度无法加快。刘备率军抵达安乐县后,用了四天时间,攻克了安乐县。

    但是,刘备心却没有丝毫的愉悦。

    城池拿下了,城的库房却没有粒粮食,全都被搬空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让刘备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大军在安乐县县城外驻扎,休整日。

    县衙内,刘备正在书房处理军务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轻轻的敲门声响起,书房外传来陈宫的声音。刘备当即让陈宫进入,等陈宫坐下后,开口问道:“公台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宫神色凝重,说道:“主公,王灿已经回到汉,开始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提及王灿的时候,刘备眼闪过抹厉色。

    他握紧了手的毛笔,沉声说道:“这事情早就在预料当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陈宫看着刘备从容淡定的神情,心也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相较于吕布,刘备虽然没有吕布盖世的武艺,却比吕布强了不知道多少倍。陈宫在刘备麾下做事,得到刘备的器重,称得上是如鱼得水,竭尽其能。不管是对刘备的能力,还是刘备的品德,陈宫都敬佩万分,打心底服气。

    礼贤下士!

    仁德为民!

    这是陈宫心对刘备的评价,但陈宫心还是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刘备已经快到四十岁,但膝下却没有子嗣,这让陈宫心很担忧。曹操膝下的儿子大堆,子嗣无忧;王灿膝下也有两个儿子,并不缺少;孙坚和刘表也是后嗣无碍,唯独刘备没有继承人,让陈宫心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没有子嗣,终究有些影响。

    陈宫深吸口气,问道:“主公,王灿既然来了,是否让那边也开始动?”

    刘备问道:“军师,你认为合适了吗?”

    陈宫郑重的点点头,回答道:“我们正在攻打张绣的关键时期,非常重要,若是王灿带兵突然横插脚,对我军的士气和进度都有影响。早些让人牵制王灿,我们也能从容布置,也有更多时间应付张绣,卑职认为可以启动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点头道:“既如此,军师传信吧。”

    陈宫拱手朝刘备揖了礼,然后起身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刘备将手的竹简放下,大喝道:“来人,请三将军到书房来。”王灿的到来,让刘备心无法安静。关羽的死亡是刘备心的个疙瘩,已经无法化解。他听陈宫说王灿领兵来了,心难以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是如此,何况是张飞呢?

    故此,刘备得安抚好张飞,以免张飞冲动误事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