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0章 刘备攻张绣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郭嘉神色匆忙,根本没有经过士兵禀报,直接闯进了大厅。≯ ≥ <.≦<1≦Z﹤W≤.≦≤

    王灿看见郭嘉的表情,没有责问郭嘉,心反而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,觉得很有可能生了大事情。

    郭嘉疾步走到大厅央,拱手拜道:“卑职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奉孝,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郭嘉沉声道:“主公,刘备从汝南出兵,正在攻打张绣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心思转动,旋即大声喝道:“来人,取地图来!”话音落下,大厅外立刻有名士兵去取了副地图,迅送到王灿手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示意士兵退出去,将地图摆在案桌上,指着南阳郡张绣所在的位置,说道:“张绣占据的南阳郡是四战之地,北边有曹操,东边有刘备,南边有刘表,而我们则位于张绣的西面,将张绣围了起来。刘备单独人出兵,难道曹操和刘表都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郭嘉叹口气说道:“的确如此,刘表和曹操都默认了,没有出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脸上的表情这才开始变化了。

    张绣占据南阳郡,看似危险,其实是处在种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不管是刘备,还是曹操,亦或者是荆州刘表,都不可能放任张绣被其的家诸侯攻伐,但现在刘备出兵攻打张绣,曹操和刘表坐视不理,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最近刘备和刘表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郭嘉回答道:“最近倒没有什么新消息传回来,但我们的大军出征之前,刘备和刘表已经结为盟友,互为唇齿,这应该是刘表默认刘备出兵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如此说来,刘表是倒向了刘备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蹙起,叹口气说道:“昔日左慈老道士前往荆州,不知道是怎么劝说庞德公和司马徽来蜀的。但我认为可能是庞德公和司马徽等人离开荆州,导致我们和刘表的关系有了嫌隙,让刘表倒向刘备,同意刘备攻打张绣。”

    郭嘉劝说道:“主公,事事不能十全十美,庞德公和司马徽是荆州的学支柱,您撬走了刘表的顶梁柱,刘表心肯定有怨气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如此也好,我们以后攻打荆州,也不会有这么多顾虑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王灿话锋转,又说道:“曹操也精通兵法,非常厉害,他竟然默认了刘备张绣,实在是令人惊讶啊!”

    赵云接着回答道:“主公,我们离开成都的时候,曹操已经带着大军和袁绍交战,他忙着处理北方的事情,哪有精力去搭理张绣。再者,张绣也不是善茬,不可能任由刘备攻打。末将认为,曹操方面是没有足够的兵力阻止刘备,另方面是准备坐收渔翁之利,等刘备和张绣打得两败俱伤,再伺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卑职觉得还有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刻询问道:“有什么可能?”

    郭嘉解释道:“曹操知道刘备兵攻打张绣,却故意不牵制刘备,因为他肯定主公您不可能坐视南阳郡被刘备攻陷,等着您出手呢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我若出手,曹操可就分不到杯羹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平淡,却透出无限的自信。

    郭嘉笑而不语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赵云,吩咐道:“子龙,时间紧急,凉州的些大小事情我也没有足够和时间和你讨论了,你自己斟酌处理。实在是难以处理的,可以召集阎行、陈到等人,仔细商议番后,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云抱拳回答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停顿了下,赵云问道:“主公,您要带兵离开冀城,留下多少兵力在凉州?”

    留在凉州的兵力,这才是赵云最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凉州的平定已经是指日可待了,但王灿若是带着大军离开了,只给他留下三五千士兵,赵云就有些难办了。常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赵云纵然有万般策略,千般手段,没有足够的兵力威慑,也难以处理好凉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我给你三万大军,其余的万多士兵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赵云闻言大喜,赶忙拜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三万大军,足以扫荡凉州了。

    若是马腾和韩遂还活着的时候,三万大军肯定是不够的。别说马腾和韩遂能轻易的抵挡三万大军,就是烧当和南羌等凉州的异族也能挡住三万大军。但马腾和韩遂败亡,再加上凉州刺史韦端弃官前往成都,赵云率领三万大军足以稳住凉州的局面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子龙,你去挑选士兵吧,等你点齐三万大军,我准备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躬身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说道:“我原本的打算还要去趟长安,然后从长安折返,南下成都,但现在生了刘备攻打张绣的事情,显然不可能带着大军去长安了。奉孝,你立刻传令给黄忠,让他以最快的度赶往斜谷关,我将会在斜谷关见他面,然后带着士兵南下,返回汉,再调兵前往南阳郡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主公,难道不能直接传信给黄忠么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事情很重要,需要当面给他说清楚。我的本意还要将高顺也招来,但必须有人坐镇长安,所以就让黄忠人赶来。”

    郭嘉听了王灿的解释,便不再赘言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大厅,立刻去传信。

    当日下午,王灿率领万多名士兵离开了冀城,随行的人有郭嘉、法正、典韦、黄叙和张任,其余的将领则留在了凉州,着手处理凉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大军路急赶,从冀城赶往陈仓,然后赶往斜谷,准备从斜谷关南下。

    这路走来,用的时间很短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赶路的度,几乎比得上当初韩遂带着大军逃窜的度。当王灿带兵抵达斜谷关的时候,黄忠早已经带着少许士兵抵达了。

    黄忠从长安赶来,只带了十余骑骑兵。

    行人轻装简行的赶路,度明显比王灿带着大队人马更快。

    斜谷关的关口下方,王灿的大军抵达时,黄忠以及斜谷关的守将已经在关口等待了。

    大军入关后,王灿命令大军暂时驻扎,王灿单独召见黄忠。

    黄叙跟随王灿来返回,得知黄忠竟然被王灿单独召见后,心非常的欣喜。黄忠可是他的父亲,而黄忠得到王灿的器重,黄叙焉能不高兴。为此,黄叙专门跑到郭嘉旁边,询问道:“郭叔,主公找我爹爹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黄叙以‘叔’称呼郭嘉,显得更加亲切。事实上,郭嘉比黄叙大不了十岁,但郭嘉和黄忠平辈儿相交,黄叙以晚辈自居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郭嘉摇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主公没有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黄叙听后,顿时蔫了。

    此时,关卡城楼上,王灿和黄忠单独相处。黄忠身上穿着件黑色长袍,腰间悬挂着柄汉刀,端坐在王灿下方,问道:“主公,您单独将末将找来,有什么事情吩咐吗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的确有要事交给你和高顺去做。”

    黄忠挺直胸膛,抱拳道:“请主公示下!”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