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8章 后续安排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看着满怀期待的韦诞,笑问道:“韦诞,你自己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韦诞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张嘴说道:“晚辈要拜庞德公或者是司马徽为师!”说话时,韦诞没管王灿是蜀王的身份,直接以晚辈称呼,真够奇葩的。≥≯ ≯ .

    其实,韦诞心还想拜蔡邕为师。

    但王灿是蔡邕的弟子,而他若真的成了蔡邕的弟子,岂不是成了王灿师弟。韦诞心有顾虑,最终把蔡邕从拜师名单里面剔除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蓦地,王灿朗声大笑,笑得韦诞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韦端听着王灿哈哈大笑的声音,瞪了韦诞眼,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庞德公和司马徽是当世大儒,岂能说拜师就拜师的,而且韦诞当着王灿的面提出来,已经是给王灿出难题,有些失礼了。毕竟,司马徽和庞德公不是王灿的下属,不存在从属关系,更不可能随意接受王灿的命令。

    韦康心暗自摇头,也觉得韦诞举止失措。拜师的事情私下里请王灿帮忙可以,但让王灿下令显然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韦诞见王灿笑,书呆子气冒了出来,大声问道:“敢问蜀王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没有什么不对的,我只是笑你的要求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韦诞闻言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拜庞德公或者是司马徽为师竟然很简单?这样的结果太突然了。时间,韦诞有种被幸福砸晕的感觉。

    韦诞刚想说话,却被王灿打断了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孤在成都兴建院,收取学生,庞德公和司马徽就在里面执教,也有其他的大儒在书院执教。不管是谁,只要进入院的学生,都是庞德公和司马徽的弟子,你进入院后,也是他们的弟子,这个要求的确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但想成为庞德公或者是司马徽的亲传弟子,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潜质。孤可以安排你进入院学习,其余的看你自己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转瞬间,韦诞又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听了王灿的解说,他觉得拜师的几率几近于零了。

    去成都院求学的人多不胜数,他想成功拜师,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。韦诞想说话,却看见韦康恶狠狠的瞪了他眼。

    当下,韦诞怏怏然的拜谢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也并未多说。

    韦端急忙问道:“蜀王,卑职何时入成都?”此时,韦端自己的自称也生了改变,变成了官场常见的‘卑职’,显然认可了王灿的安排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此去成都路途遥远,而且你们家子前往,人数较多,还是早些启程为好。这样吧,你们明日启程赶往成都。孤会写好你们任职的诏令,等你们抵达成都后,拿着诏令拜谒程昱,就能立刻上任。”

    韦端又表示感谢,然后带着韦康和韦诞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大厅后,韦诞的兴致还是不高。

    韦康看见韦诞的表情,叹口气道:“二弟,庞德公和司马徽是当世大儒,名震荆襄,蜀王不可能强令他们收徒的。你当着蜀王的面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,让蜀王很难办。好在蜀王让你进院学习,这已经不错了,好好珍惜吧。”

    韦诞说道:“大哥,我明白,只是有些失落而已。”

    三人边走边说,返回居住的院子去了。

    大厅,王灿翻阅了下韦康拿出来的户籍和赋税,然后放在边。这些事情交由新的凉州刺史处理,他只要心有数就行。

    韦端交出权力,意味着凉州已经是王灿的治下。

    其余的小军阀或者是贼匪,已经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大军到,立刻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,韦端带着家眷拜别王灿,离开冀城,十五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往成都赶去。王灿送走了韦端家子,回到了大厅,将法正和郭嘉找来。韦端离去,凉州已经成了个空架子,只要赵云和吕蒙率领的大军抵达,立刻就能扫荡凉州。

    至于张掖郡、西郡等地,也是轻松就能平定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郭嘉和法正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韦端前往成都,凉州已经平定,我们也差不多要班师返回成都了。但凉州刺史空缺,必须有人继任,你们两人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涉及官员调配,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法正陷入思索当,似乎是考虑谁适合担任凉州刺史。

    郭嘉朗声说道:“主公,凉州虽然基本平定,但难保不会有异族来侵犯,亦或者凉州境内有贼匪作乱。故此,派遣官担任刺史显然不合适。卑职认为凉州刺史的人选必须有勇有谋,既能够领兵打仗,也能安抚民心,否则凉州便治理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又看向法正,问道:“孝直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此时,法正还在沉思当。

    王灿说话,立刻将法正惊醒过来,赶忙说道:“主公,西北之地,有天然的马场,适合装备骑兵。主公要委任凉州刺史,卑职认为可以从军选择员上将留守,方面治理百姓,方面挑选战马,训练出支精锐铁骑。昔日主公占据益州,战马稀缺,破军营只有三千人,现在有了充足的资源,可以扩种骑兵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孝直,你的意思是让子龙留下?”

    法正摇头说道:“军将领,皆可留下,全凭主公决断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笑了笑,暗骂法正滑不留手。然而,按照法正提出来的建议,唯有赵云最适合。而且赵云武双全,有勇有谋,上马能领军打仗,下马能治理百姓,是个难得的全才,比其他将领更胜筹。

    当然,陈到、吕蒙和张任都不错,但三人缺乏资历和威望。

    王灿沉吟番,吩咐道:“法正,你立刻传令赵云和吕蒙,让两人停止进攻,带着大军返回冀城,商议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法正点头应下,立刻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郭嘉站起身,朝王灿揖了礼,也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个人坐在大厅,考虑着留下的人选。纵然让赵云留在凉州担任刺史,但不可能仅仅只有赵云个人,这样显得势单力薄,所以必须要有足够的人选。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,都是不错的人选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典满和黄叙也不错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可以留下来协助赵云处理凉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仔细斟酌了番后,不仅没确定人选,反而团乱麻,没有清楚到底留下那些人,带走那些人。到最后,王灿干脆等赵云和吕蒙等人返回冀城后,直接询问他们自己的意见,看哪些人愿意留下。

    到时候,再做决断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,赵云和吕蒙率领大军迅返回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满腹疑惑,没弄清楚情况。他们率领大军已经拿下金城。接下来,赵云和吕蒙准备长驱直入,攻下凉州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却传来王灿的命令,让两人暂停进攻,立刻返回冀城。

    赵云和吕蒙头雾水,却在最短时间内返回冀城,面见王灿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