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7章 夜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宴席结束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≧ ≯≯ <.<<1ZW.

    韦端父子离开大厅,在县府后院住下,王灿也没有急着召见几人。

    书房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王灿白天饮了许多酒水,身上带着酒气,洗漱番后,派人找来了郭嘉和法正。他看着两人,直接说道:“看今天的情形还不错,你们觉得韦氏父子如何?”

    法正说道:“韦端和韦诞相似,都是那种饱读诗书的人。至于韦康,此人举止有度,沉稳大方,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历史上,韦端担任凉州刺史,后来就是韦康接替韦端的位置,成为新任的凉州刺史。而且韦康在历史上也非常有名,当时的大儒孔融说韦康‘渊才亮茂,雅度弘毅,伟世之器’,评价非常高;太尉杨彪也评价说韦康‘昴昴千里之驹’,洋溢称赞之词。

    由此,能看出韦康很有能耐。

    郭嘉接着说道:“卑职见韦端行人有十几辆马车,又有仆人家眷,显然已经打算归顺主公了。卑职估计,他们也有前往成都定居的想法,否则不可能带着家眷起赶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如此,我无忧矣!”

    郭嘉和法正相视笑,都露出畅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韦端卧室,早已点亮了油灯。

    韦端盘腿而坐,目光从韦诞的身上掠过,眼闪过溺爱的神色。旋即,他又看向韦康,沉声问道;“康儿,我们和蜀王已经有了短暂的接触,你有什么看法?”虽说韦端准备归顺王灿,但还想问问韦康的看法,因为韦康有主见,比他更出色。

    “爹,我先说!”

    韦康没说话,韦诞却插嘴说话了。

    韦端不以为忤,笑着问道:“诞儿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韦诞严肃的说道:“蜀王性情人,我们归顺蜀王,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韦端没好气的说道:“废话!”

    此时的韦诞,已经彻底的倒向了王灿,而且韦诞想着能够前往成都就兴奋不已,早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姓韦,还是姓王了。虽说韦端恨韦诞不理政事,却又溺爱不已,因为韦诞痴迷学问的程度和他年轻时完全相似,韦端才如此喜爱韦诞。

    韦康看向韦诞,正色道:“二弟,我若是旁人,见你突然插嘴,肯定对你有怨气。”

    韦诞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是我大哥嘛!”

    韦康摇摇头,说道:“方面因为我是你大哥,但另方面我了解你,知道你的性格是这样,所以无伤大雅。但你抵达成都后,要和成都的大儒接触,这样跳脱的性子不行。你什么都像父亲,但性格却点都没有学到父亲的沉稳。”

    韦诞说道:“好了,好了,我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面对这个少年老成的大哥,觉得比韦端都难以应付。

    韦康心暗暗摇头,说道:“父亲,白天和王灿接触不多,但管窥豹,足以看出王灿的能耐。儿子觉得王灿手段高明,也有心胸气度,可以放心归顺。”

    韦端是凉州刺史,但也不过是王灿眼的盘菜。

    面对王灿强势的大军,韦端不得不归顺。

    但归顺有真心归顺,也有假意归顺。

    韦端白天和王灿相处番,对王灿非常佩服。现在见韦康的意见是肯定的,点头说道:“既如此,我们就举家迁入成都,不让你娘返回长安。”

    韦端将家眷仆从也带来了,表面上是归顺王灿,却有两手打算。其是所有人跟着韦端起去成都,在成都安家立业。同时,韦端还有种打算,那就是韦端带着韦诞去成都定居,韦康则带着韦端的家眷返回长安,另立门户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们显然准备起入成都。

    韦端看向韦诞,面容慈祥,说道:“诞儿,我们此去成都,没有根基,你切忌不可张狂胡闹,要多向你大哥学习,记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韦诞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您放心,儿子省得。”

    韦端见韦诞的表情,哪还不知道韦诞的心思,立刻严厉的说道:“你若不听话,抵达成都后,为父将你关在家,也不会请蜀王替你引荐大儒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韦诞惊呼声,脸色苦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韦端满意的看了眼韦诞,又看向韦康,吩咐道:“你们两兄弟早些去休息,明日早我们去拜见蜀王,辞掉凉州刺史,前往成都。”

    韦康和韦诞点点头,起身离开了韦端的卧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,韦端带着韦康和韦诞拜见王灿。

    大厅,王灿坐在主位上,韦端、韦康和韦诞站在大厅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韦刺史,这么急拜见本王,有什么要事吗?”

    韦端心就早打好了腹稿,缓缓说道:“端久居凉州,却寸功未立,而且凉州贼匪横行,也没有能力治理凉州,请蜀王接管凉州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韦端又说道:“端愿意举家迁往成都,请蜀王应允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韦端目光看向韦康。

    顿时,韦康往前踏出步,从宽阔的袖口摸出两本拇指厚的书籍,恭敬的递给了王灿,诚恳的说道:“这是凉州的赋税和户籍,请蜀王查阅。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推辞,直接接受了韦康献上的两本书,放在案桌上。但王灿也没有去翻阅,而是看着韦端,笑说道:“韦刺史,成都风土宜人,气候舒适,的确是居住的好地方。但你们在成都无亲无故,可有安排?”

    这番话,便是让韦端提出条件了。

    韦诞听了后,脸上露出雀跃的神情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这是正式场合,不能有逾越。

    韦端听了后,心松了口气。若是王灿收下了韦康献上的账簿和户籍,却没有丝毫表示,他们也只能认栽。但韦康曾说王灿必有厚赐,看来果真如此。韦端深吸口气,压住心激动的情绪,说道:“我父子三人在成都无亲无故,请蜀王安排。”

    王灿迟疑了下,说道:“既如此,本王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韦端父子听后,微微弯腰,等着王灿的吩咐。

    王灿语不急不缓,说道:“韦刺史出身名门,是当今有名的名士,抵达成都后在礼部做事,跟着任安打理礼部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韦端立刻拱手拜谢,大声说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目光看向韦康,吩咐道:“韦康举止有度,沉稳干练,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暂且跟着程昱做事。”

    韦康心头喜,拜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他来之前,已经派人打听了王灿麾下的臣武将。

    程昱,何许人?

    王灿麾下的官员,当属程昱为尊。韦康知道程昱德高望重,最受王灿敬重。他跟着程昱做事,只要能得到程昱的青睐,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。当然,前提是韦康要有足够的能耐,能得到程昱的器重才行。

    韦端听了后,也是暗暗激动,为大儿子有好前程而兴奋。

    此时,只剩下韦诞人了。

    韦诞期待的望着王灿,脸上露出激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和兄长都如愿以偿,得到了最合适的安排。现在轮到王灿安排他的去处,韦诞心没来由的有些小紧张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