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6章 迎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月上旬,北地的天气已经逐渐的凉爽起来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街道上往来的行人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然而,城门口却寂寂无声。

    只见队身穿甲胄,腰悬战刀,浑身充斥着杀气的士兵站在城门口,仿佛是经年不多的雕塑动不动。这些凶戾的士兵往城门口站,周围的百姓只得远远地观望。不仅如此,出入城门的百姓都被拦住。

    个个百姓睁大了眼睛,敬畏的望着站在城门口的人,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灿。

    他站在冀城的城门口,是为了迎接韦端的到来。

    时隔半个月,韦端从威武出,终于快要抵达冀城了。

    王灿要把韦端迁往成都,这事对王灿来说是件大好事,但对于韦端来说却是剥夺了韦家在威武的权利。而且韦端所在的韦家还是关大族,韦端本身也是名士,所以王灿为了表示对韦端的尊重,亲自在城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典韦站在王灿身后,低声说道:“主公,来了!”

    王灿眺望远方,看见队人马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辆马车行驶在最前面,韦端就坐在马车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马车行来,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任何变化。韦端前来拜谒他,尚且无法确定韦端是否会答应去成都,是敌是友尚未可知。但王灿得做出该有的姿态,要表示出对韦端的尊重,这不仅是做给韦端看的,也是做给凉州百姓看的。

    远处,辆辆马车行驶过来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辆马车,韦端轻轻撩起门帘,掀开了个口子,打望着前方的道路。

    当他看见城门口的队伍后,心脏都忍不住加的跳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韦康见韦端脸色变化,也凑过去打量。

    入眼处,只见城门口有精锐骁勇的士兵列阵,森严而立。最前面,是个身穿锦衣华服,年龄约莫三十许的人站在城门口。其余的人都站在那人后面,脸上露出恭敬谦卑的神情。韦康见此情况,立即喝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顿时,马车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韦端忙问道:“康儿,怎么停下了?”

    韦诞也接着说道:“大哥,我们还有段距离才到冀城城门口呢?”

    韦康正色道:“爹爹,若是我们到城门口才停下马车,那就不合礼仪了。您看城门口的阵仗,明显是蜀王亲自迎接,若是我们在蜀王面前下马车,肯定显得不恭敬,早些下马车徒步走过去,才能显出您对蜀王的尊敬。”

    韦端连连点头,说道:“若非康儿提醒,为父险些得罪了蜀王!”

    韦康摇头道:“蜀王方雄主,这点胸襟肯定是有的,得罪到不至于。不过,我们若是在城门口下马车,肯定给蜀王麾下的武重臣留下不好的印象,对我们韦家的展不利,所以必须提早下马车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韦康撩起马车门帘,示意韦端先行。

    韦端带着韦康和韦诞下了马车,徒步朝城门口行去。

    至于韦端的家眷,依旧在后面的马车,所有的马车跟在韦端后面,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王灿远远的望见韦端乘坐的马车停下,而韦氏父子也下马车徒步走来,心暗自点头,也升起丝喜悦。

    看眼前的情况,让韦端去成都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韦端带着韦诞和韦康接近了王灿。

    韦端走到王灿正前方,弯腰拱手道:“凉州刺史韦端,见过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孤仰慕韦刺史久矣,今日得见,是名不虚传呐!”顿了顿,王灿目光又扫了眼韦端身后的韦康和韦诞,笑说道:“这两位莫非是韦刺史的两位公子。”说话时,王灿伸手指向韦康,赞叹道:“这位公子长得表人才,干练有神,应该是长公子韦康吧!”

    韦康闻言,立刻拜道:“草民韦康,见过蜀王!”

    王灿微笑着点了点头,伸手指着韦诞,笑说道:“这位长得风流倜傥,看就是饱读诗书的人应该是二公子韦诞吧。”

    韦诞听王灿说他长得风流倜傥、饱读诗书,心大喜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好读书,王灿番话简直是说到心坎儿上了。

    韦诞神色谦卑,心悦诚服的拜道:“后学末进韦诞,拜见蜀王!”

    韦诞的称呼和韦康又有不同,韦康称自己为草民,便是布衣之身。然而,韦诞却称呼自己是后学末进,是表示他对王灿的敬仰。王灿虽然是雄踞方的蜀王,但还有个身份是蔡邕的关门弟子,这让韦诞欣羡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,又看向韦端,说道:“韦刺史,你可是生了两个好儿子啊。个干练精明,个饱读诗书,羡煞旁人啊!”

    韦端听完后,也有些飘飘然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拜见王灿的时候,心里面还有丝忐忑不安,但听见王灿拉家常般的话语,心的忐忑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这天下间,哪个父母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女呢?

    尤其是夸赞的人是王灿,更让韦端高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双方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,不似刚见面那样生分。

    韦康恭敬的站在韦端身后,心对王灿升起丝敬畏,同时也升起丝庆幸。从王灿的言谈举止当,就能管窥豹,分辨出王灿的能耐。简单的几句话,王灿就已经将他的父亲和二弟哄得服服帖帖的,手段令人咂舌惊叹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也在打量着韦端。

    他看见韦端的表情变化,知道事情估计是水到渠成,很容易就能完成。

    王灿又扫了眼后面的车队,也是若有所思。不等韦端开口说话,王灿伸手拉住韦端的手腕,笑说道:“韦刺史,孤已经在县府设宴,为韦刺史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韦端正要表明态度,但王灿却拉着他城里面行去。

    时间,韦端也不好开口说正事。

    归顺王灿的事情,不能随意的说出来。韦康和韦诞跟在韦端后面,而典韦也和两人并列行走,警惕的望着周围,仍然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法正和郭嘉走在起,法正笑说道:“郭大人,你看这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彀之物耳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郭嘉笑了笑,便没有赘言了。

    法正微笑着点点头,脸上露出认同的表情。

    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县府走去,在县府大厅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左侧的斜下角则是韦端的位置,韦康和韦诞都坐在韦端身后。大厅左右两侧,是王灿麾下的武重臣,众人看着王灿的表情,脸上露出欣喜之色。他们也看出了情况,知道韦端很可能要归顺王灿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宴席上并没有涉及政事,而是说了些风花雪月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最能引起话题,也最吸引所有人的兴趣。

    宴席上,韦诞是很活跃的个人。这厮崇尚名士,也学着名士风流,对风花雪月的事情比韦康精通多了。

    有韦诞的融入,气氛更加热络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可谓是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