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2章 主持丧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接受了阎行投降,又立刻派人给王灿传信。≧≥≧ ﹤.<≤1﹤Z≦W≦.

    消息送到王灿手,王灿愣住了,心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韩遂,死了!

    这个狡诈如狐城府深沉的代军阀,窝囊的死了。

    王灿心惊讶的时候,却又升起无尽的欢喜。韩遂死,平定西北的事情又顺利了很多,不会再有多少波澜了。

    当下,王灿下令加快度赶路,朝陈到和张任驻扎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赶路的时候,阎行正在张任的营地。

    阎行和张横以及军的将领前来投降,陈到和张任接受了。

    然而,张任和陈到却让普通的将领返回营地,维持两千余士兵的运转,而且陈到和张任说得非常好听,说让普通将领回去等候王灿来接受投降。这样来,阎行带来的将领全都安心了,所有人没有再搭理阎行和张横,兴高采烈的返回营地维持着军队运转。

    先锋军的营地正好在韩遂营地的对面,可以密切注意对方的动静。

    如此来,更是稳稳地控制住局面。

    阎行和张横留在先锋军的营地,形如监禁。陈到安排了座营帐给两人居住,营帐外面有人把守,几乎是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和监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张横坐在营帐,面沉如水,牢骚的说道:“阎将军,我现在怀疑我们投降王灿是否正确,你看我们目前的情况,连出去如厕都有士兵跟着,吃饭睡觉也有人看着,这样的待遇还有半分自由么?”

    这样无奈的日子,张横已经快被憋疯了。

    每天都如此,张横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阎行看了张横眼,笑吟吟的说道:“张将军,你想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?提供好酒好菜伺候着?找个漂亮的女人服侍着?再给你万贯的钱财挥霍着?哼,你不要忘记了,这是军营,是军事重地。张任和陈到将我们留在军营,不可能让我们乱窜的。”

    对张横的表现,阎行很失望。

    遇到大事,没有点静气怎么能成事呢?

    张横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,撇撇嘴说道:“好歹我们已经投降了,是王灿麾下的将领,为什么不能走走看看?”

    阎行立刻纠正道:“是蜀王,不是王灿!”

    张横轻轻的叹息声,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阎行又说道:“张将军,蜀王天没到,张任和陈到就不可能放松对我们的警惕。他们要牢牢地控制住我们的大军,以免出现状况。你就安静的等待几天,等蜀王的大军赶来,接受我们投降后,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说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们都投降了,有什么好控制的。张任和陈到的能耐也不怎么样嘛,点魄力都没有。他们将我两看押着,说得好听些是做事谨慎小心,说得难听些就是胆小怕事,没有点胆气魄力。”

    阎行听了后,嘴角却勾起抹讥讽。

    小人物就是小人物,到哪里都改变不了。这里是张任和陈到的军营,岂能容你肆无忌惮的乱放嘴炮,张横还是这样肆无忌惮,真是不怕得罪人啊!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会儿话,都是阎行安慰张横。

    营帐安静下来后,营地外却有名士兵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军大帐,陈到和张任正在议事。

    韩遂死之前已经得到了吕蒙拿下陇西郡,正在往冀城赶来的消息。陈到和张任接受了阎行投降,也得到了吕蒙的消息,心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陇西郡拿下,征伐西凉就更加稳妥了。

    士兵来到营帐,将阎行和张横的消息禀报后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任和陈到听完后,并未露出恼色。

    相反,陈到面带笑容,夸赞道:“阎行此人颇有能力,懂练兵之道,又能识大体,而且心胸度量也不错,倒是个不错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张任也说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阎行也是西凉俊杰嘛!”

    陈到表情变,沉声说道:“倒是张横这个人,已经投降了还不知道尊卑之分。主公的名字岂是他能随意称呼的,我料想此人肯定因为主公砍断了他的手臂,心还有些怨气,对主公也不是衷心的归顺。”

    张任眼眸冷,低声说道:“干脆我们出手解决了他!”

    说话时,张任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下。

    陈到微微摇头,说道:“现在杀了张横肯定会影响大局,旦韩遂的士兵知道张横出事后,很可能心会有抵触,还是等主公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任点了点头,话题转,又和陈到说些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两天的时间晃而过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加赶路,两天就追上了陈到和张任。

    大军赶来,意味着大局已定,不可能再出现任何的差池。当王灿大军赶到的时候,韩遂营地的士兵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等到了!

    投降王灿,将是好日子的到来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欢呼鼓舞,心欢喜无比,暗暗庆幸自己没有离开。与此同时,他们也暗暗的嘲讽那些离开的士兵,竟然丢掉了这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任和陈到得到消息后,早早的在营地外等候,准备迎接王灿。

    阎行和张横跟在后面,迎接王灿的到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焦点,都在王灿身上。

    张横踮着脚尖,昂着头,仔细的打量着。只见王灿身穿金黄色的铠甲,骑着马大黑马,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,缓缓行驶过来。

    那模样,威风赫赫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似乎,王灿察觉到了张横的目光,朝张横的方向看来。

    阎行微微躬身,表示对王灿的尊敬。

    但张横却目光闪,脑袋偏移,躲开了王灿的目光。随着王灿骑马走进,张任和陈到往前踏出两步,抱拳拜道:“末将张任(陈到)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大声说道:“两位将军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站在旁,等着王灿话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看向阎行,微微笑了笑,并且点头致意。阎行望见王灿脸上的表情和做出的动作后,心的忐忑下放下了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肃,大喝道:“进营!”

    顿时,大军朝营地内行去。

    两万余大军,全都驻扎在营地内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左侧坐着郭嘉、典韦和赵云,右侧坐着张任和陈到,最末则坐着阎行和张横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落在阎行身上,问道:“阎将军,韩约的尸身可曾下葬?”

    阎行闻言,赶忙从坐席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谦恭有礼,大步走到营帐央,又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才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回禀蜀王,主公的尸身已经收敛好,正放在营,尚未下葬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,缓缓说道:“韩约代雄杰,有手段,有能力,活着的时候风光无限。当日韩约联合烧当和南羌的大军前来袭营,若非本王麾下的士兵戮力同心,击退了韩约,本王早就灰溜溜的回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阎行抱拳说道:“蜀王神勇,主公败而无憾!”

    这番话,很有拍马屁的嫌疑,但王灿听了后脸上却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整,又说道:“常言道死者为大,韩约已经死去,丧事不能马虎。这样吧,本王亲自主持韩约下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站起身,朝营帐外行去。

    行人刚坐下会儿,屁股都没有做热,又得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ps;五更之二;今天1号,月初,求鲜花。嗯,小东会更新5章,小爆下,记得投鲜花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