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1章 阎行的决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作为先锋,都是卯足了劲儿,领兵加前进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

    两人都想尽快追上韩遂,从而击败韩遂。

    但斥侯传回消息说他们赶路的度比韩遂慢很多,根本追不上韩遂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韩遂日夜兼程的往冀城赶去。

    面对韩遂大军这样变态的赶路度,陈到和张任除了仰头叹息,却也无可奈何。他们也可以日夜兼程的赶路,可士兵没有战斗力,很容易被韩遂的士兵伏击,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跟在韩遂的大军后面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让两人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大军赶路的时候,名斥侯策马返回,迅接近大军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士兵纷纷让道。斥侯骑马接近张任和陈到后,翻身下马,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两位将军,前方的斥侯传回消息,韩遂的大军突然崩溃,军士兵已经四处奔逃,溃不成军了。”

    张任眉头挑,望向陈到,脸上闪过抹喜色。

    陈到沉声问道:“韩遂的军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,可曾探查清楚?”

    斥侯摇头道:“卑职不知!”

    张任接着问道:“韩遂大军崩溃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对韩遂这个老狐狸,张任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当日韩遂率领大军四面围攻营地,若非是王灿身先士卒鼓舞士气,又大骂两人,让他们拼命死战,恐怕已经是韩遂取胜了。现在张任突然听到韩遂大军崩溃的消息,心有欢喜,却也有担忧,害怕是韩遂故意设下的诡计。

    士兵肯定的说道:“韩遂大军崩溃绝对是真实的,已经探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任大手挥,让斥侯退开。

    旋即,张任看向陈到,说道:“叔至,韩遂的大军突然崩溃,不管是什么原因,都是我们的机会。我们加把劲儿,日夜兼程的追上去。”

    陈到点头应下,下令士兵全赶路。

    大军启程,直扑韩遂的营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遂营地,阎行看着个个离开的士兵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但是,阎行却没有办法阻止士兵离开。因为离开的士兵实在是太多了,多到了他不敢出声反对,生怕犯了众怒被所有的士兵围攻。

    故此,阎行默默无声的看着士兵离开,心片凄凉。

    从清晨到午,士兵十不存二,万余士兵剩下了不到两千人。

    而且选择留下的士兵大多数无家可归,是没有生计的人。他们没有技之长,纵然是离开了军营,也没有活下去的生路。与其如此,干脆继续留在军,说不定还能继续当兵,这才是两千士兵留下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横苍白的脸上满是担忧,问道:“阎将军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时,张横已经是六神无主,失去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韩遂被杀了,大军彻底崩溃了,他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张横的左臂被王灿砍断,已经成了个残疾将军。若是逃离军营,他的日子也肯定非常难过。所以张横坚定的跟在阎行身旁,等阎行做决定。

    有阎行顶着,他也不用愁。

    阎行听见张横问,缓缓说道:“主公死在马的营帐里面,而马和马休以及马氏兄弟带来的士兵全都悄然消失,显然是马杀了主公。昔日,阎行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兵,得主公看重,才委以重任,在军担任要职。现在主公被杀,阎行岂能坐视不理。不管马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替主公报仇,诛杀马氏兄弟。”

    张横担忧的说道:“我们实力弱小,而且自身难保,怎么可能诛杀马呢?”

    阎行眼眸微微眯起,脸上闪过抹异彩,沉声说道:“吕蒙攻陷陇西郡,已经带着大军从陇西郡杀了回来,而且王灿也带着大军紧紧的跟在我们后面,可谓是前无进路,后无退路。既如此,我意投降王灿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阎行看向周围的将士,问道:“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大喜,立刻说道:“但凭阎将军做主!”

    张横虽然被王灿砍断了左臂,可那是在战场交战,不可能手下留情。而且相比于自己的性命,张横显然更想滋润的活下去。他的手臂被王灿砍断了,若是投降了王灿,即使王灿不让他在军征战,也肯定会给予定的安抚。

    周围的将士面带喜色,大喝道:“但凭阎将军做主!”

    所有人,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留下的士兵而言,他们仿佛是下从地狱升到天堂。

    韩遂被马悄无声息的杀死,士兵们失去了擎天柱,没有了主心骨,大军骤然崩溃。现在阎行决定投降王灿,对于普通士兵来说,无疑是个好消息。王灿雄踞益州,又占据关,实力比韩遂强了不知道多少倍,士兵们跟着王灿,几乎是步登天了。

    阎行见所有将士答应下来,吩咐道:“既然由我做主,阎行就当仁不让了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转,吩咐道:“张横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张横立刻站出来,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阎行吩咐道:“营士兵逃逸,导致军片混乱,满地狼藉,你率领五百士兵清扫营地,清理军剩下的粮草和辎重,务必保证营地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横答应下来,立刻点齐五百士兵,去整理营地。

    阎行目光扫了眼剩下的士兵,大声吩咐道:“剩下的士兵全都集合在起,重新搭建营寨,搭建帐篷,并且留下士兵巡逻、守营,而且还要开始日常的训练。我们要让蜀王认为我们是支有用的士兵,不能让他们轻视我们,你们能否做到?”

    “能!能!……”

    个个士兵大声嘶吼,心充满了干劲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阎行的能力比较出众。

    在阎行的指挥下,营地又恢复了井然有序的模样。

    阎行准备投降王灿,对王灿的称呼也生了变化,由王灿变成了蜀王。他心明白不可能挡住王灿的大军,便自动转变身份。阎行让剩下的士兵恢复训练,继续巡逻,其目的也是加强他在王灿心的分量,让王灿能重视他。

    大军恢复秩序后,阎行又派出斥侯,他方面派出斥侯去打探吕蒙的消息,方面又派出斥侯去打探王灿的消息。

    两路大军,谁先到,他就先归顺谁。

    反正,都是归顺王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路急行,没有丝毫的停留。

    士兵虽然疲乏,却还在坚持。等陈到和张任率领大军接近韩遂的营地后,两人立刻下令士兵警戒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的展,却出乎两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阎行得知陈到和张任带兵赶来,带着军的将领主动拜见两人。

    其目的,自然是投降。

    陈到和张任率领三千士兵,阎行麾下也有两千士兵,双方的差距并不大。陈到和张任也远远地看见阎行营地的士兵秩序井然,心颇为欣赏。等两人接见阎行后,心放下心来,但两人却没有进入阎行的营地,而且让阎行留在军。

    韩遂的士兵,依旧留在营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,等着王灿的到来,这是张任和陈到商议的结果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