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0章 韩遂被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马休看着马,问道:“大哥,我们怎么杀死韩遂?”

    马冷哼了声,冷声说道:“韩遂对我们还没有戒心,很容易就能完成。≥≧ .哼,韩遂怎么对付我们的,我们也怎么能对付他。今夜就把韩遂请到营帐来,趁机杀死韩遂。”

    马云禄问道:“大哥,若是杀了韩遂,我们能逃得出去么?”

    马略微思索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何须逃走,我们光明正大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马休和马云禄听了后,都露出疑惑的表情,不明白马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马却不管马云禄和马休,直接伸手找来个聪明机灵的士兵,低声吩咐了席话,就命令士兵去韩遂的营帐。

    马看着士兵离开,眼眸闪烁着冷厉的眼神。

    先制人,后制于人!

    韩遂对他不仁,不能怪他不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大帐,士兵禀报后,,韩遂接见了马派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韩遂刚刚才和阎行商量好对付马,想不到马立刻就能得到消息。而且在韩遂的心里面,马就是他脚下的蚂蚁,轻而易举就能踩死。

    韩遂心心对马没有戒心,便没把马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士兵禀报说马有要事,请韩遂过去趟。

    韩遂本能的问道:“夜已深,孟起还能有什么事情?你回去吧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士兵却固执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韩将军,我家主公说您的大军遭到失败,现在陇西又出现了问题,麾下的兵力和财力都难以为继了。故此,我家主公愿意将马家多年来积累的钱财全部捐出来,奉送给韩将军招募士兵,购买军械,加强冀城的防守。”

    韩遂眼珠子转,立刻问道:“槐里先都被王灿占据了,马家还有额外的钱财?”

    士兵轻笑道:“狡兔尚有三窟,何况是人呢?”

    士兵没有过多的解释,只是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但韩遂却听明白了,也认可了士兵的说法。

    马家的人世代都住在槐里,肯定有其他的财源。尤其是马腾占据扶风郡多年,收敛了很多钱财。因此,韩遂认为马腾会私藏部分钱财,用来作为马招募士兵的资本,如今马主动提出来捐献钱财,让韩遂心很高兴。

    韩遂笑着站起身,点头说道:“走,本将立刻去见孟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遂起身往帐篷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听了士兵的话,已经琢磨着将马的钱财全部夺过来,然后再杀死马。再加上明日就要杀死马,时间有限,所以韩遂要连夜骗出马家藏起来的钱财,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韩遂想着杀死马之前还能得到巨额的财富,心就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他出了营帐后,带着几个亲卫,朝马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营帐,马、马休和马云禄坐着,麾下的十余个士兵并没有在营帐里面,而是守在了营帐外面。

    韩遂看见马,老脸上堆起了笑容,笑吟吟的说道:“贤侄,你可真是急人之所需,叔父在此多谢你了。唉,我们的大军被王灿击溃,正需要钱财招募士兵,收购粮草。你要捐献钱财,对大军来说当真是雪送炭,堪称及时雨。”

    马听了后,脸上的笑容愈的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从身上摸出张羊皮纸,然后摆在案桌上。

    羊皮纸是马先前准备好的,专门用来吸引韩遂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韩遂看见案桌上的羊皮纸,瞳孔缩,眼闪过贪婪的眼神。羊皮纸是勾勒地图的好材料,韩遂看见后,心片火热。能在马临死前得到马家的钱财,真是太美妙了。这刻,韩遂对马这个名义上的侄子非常有好感。

    韩遂撇下亲卫,往前疾走两步,朝案桌走去。

    马大咧咧的站在案桌旁边,摆手示意韩遂观看。

    韩遂不疑有他,欢快的走到案桌旁,低头仔细的打量着羊皮纸。

    韩遂走到马身旁,麾下的亲卫并没有跟上来,仅仅是站在营帐门口。这些亲卫不知道韩遂有杀马的想法,也不知道马有杀韩遂的想法。在几个士兵的眼,韩遂和马是叔侄,不存在危险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层关系,马有了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韩遂低着头,喃喃自语道:“孟起,这幅地图有些复杂,看不懂啊!”韩遂说话的时候,马的手逐渐的朝腰间的剑柄摸去。

    当韩遂抬头看向马的时候,下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油灯的照耀下,璀璨的剑光迅闪过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剑光落下,韩遂的脑袋应声掉落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圆滚滚的脑袋落在地上后,骨碌碌的滚动了两下,然后就动不动了。韩遂的脑袋停留在地上,脸上还露出求知的表情,想从马口探听出羊皮纸上勾勒出的地图的详细地点,但韩遂却没料到马手起剑落,剑就将他的脑袋砍掉了。

    无头尸体喷洒出鲜血,失去了脑袋后,下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韩遂的亲兵看见马骤然杀死韩遂,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明白,搞不清楚马为什么要突然杀死韩遂?马面无表情,目光看向韩遂带来的几个亲卫,说道:“王灿麾下的大将吕蒙已经攻下了陇西郡,正带兵往冀城赶来,我们后面还有王灿的大军杀来,已经是必败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闻言,心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白天的消息,果真是真的。

    此时,名小校却大喝道:“马,将军没有亏待你,为什么作出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马冷笑道:“凡事有因有果,韩遂见挡不住王灿的大军,已经准备投降了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杀了我再投降。韩遂对我不仁,我当然不会束手就擒。”说完后,马盯着小校,说道:“你若想为韩遂报仇,那就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手持长剑,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校闻言,脸上露出了犹豫的表情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小校叹息声,转身准备离开。跟随小校起的几个亲卫也转过身,准备离开,他们知道陇西被破的消息后,已经没有留在营地的想法。

    至于韩遂,已经死了,不可能活过来。

    马脸上闪过抹喜色,大喝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小校停下来,转身看向马,问道:“马孟起,你还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马向前走出两步,神色诚恳的说道:“韩遂以死,大军也没有了主帅,也不可能挡住王灿,已经是崩溃在即。我准备离开西凉,去投奔原的诸侯,谋求新的出路,你们可愿意随我起离开,去原闯荡番。”

    小校思虑番,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最终,小校点头答应,同意归顺马。韩遂已经死了,他们还得寻找新的出路,跟随马倒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几个亲卫见小校答应下来,也顺势投降马了。

    见几个士兵答应,马才真正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神色欢喜,低声说道:“趁着没有士兵现,我们立刻离开营地!”马带着马休、马云禄以及韩遂的亲卫离开了营帐,又带着守在营帐外的十余个士兵出了营地,迅的消失在黑夜。

    路离开,都没有个士兵阻拦马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流逝,却没有人现韩遂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次日早,当阎行赶到马营帐的时候,已经是人去营帐空,只剩下韩遂冰冷的尸体。不仅如此,王灿麾下的大将吕蒙攻下陇西,而王灿的大军又追了上来的消息传开,士兵们现自己走投无路,已经开始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若是两个士兵逃窜,这事情能制止住。

    但四处逃窜的士兵多不胜数,根本阻止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个个士兵离开。

    韩遂死,树倒猢狲散,大军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ps;四更完成,收工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