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9章 反目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小校被拖下去杀死,但小校带来的十余个士兵还在。  .

    韩遂通过十多个士兵得知了陇西的具体情况,然后愣住了。

    没料到,竟是吕蒙率领士兵拿下了陇西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出乎韩遂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他领兵离开陇西的时候,已经汲取了马腾的教训,专门留下部分士兵防守陇西,并且派兵加固了陇西郡治所的城墙和城门,目的就是防止后方被偷袭。然而,陇西在韩遂眼有着铁桶般的防御,却被吕蒙轻易的攻下。

    陇西郡失守,韩遂已经是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若是陇西郡还在韩遂的手,他可以坐守冀城,抵御王灿的大军。因为陇西郡有源源不断的物资和兵力支援冀城,但陇西郡丢失,吕蒙又带着大军杀回来,韩遂就成了夹心饼干,被王灿的大军夹在央,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深夜,星空璀璨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,显得似真似幻。暗黄的油灯随着缕清风吹过,火光摇曳。两个人影在火光照耀下,不停地摆动着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韩遂和阎行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韩遂忍而不,是害怕影响军心。他醒过来后立刻斩杀报信的小校,目的就是告诉军的士兵没有这回事,纯属造谣。但不可能所有人都相信韩遂,有人明白陇西被攻破了,所以韩遂也是借此警告蠢蠢欲动的士兵,让他们安心赶路。

    韩遂心不说,却并不表示心里面不担心。

    路上,他都非常的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夜里,大军停下来休息,韩遂立刻找来阎行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韩遂表情凝重,低声说道:“彦明,我们也步马腾的后尘,即将被消灭了。昔日马腾和王灿交战,老巢槐里县被吕蒙锅端了,导致大军失败。现在我们的根基陇西郡也被吕蒙锅端了,面临着马腾昔日的困境,你说这是不是我不救马腾的报应啊?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遂竟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凄厉,显得沧桑悲凉,透出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遂,已经不是意气风的西凉大豪了,而是个落魄的老人。

    阎行看了韩遂眼,觉得韩遂老了,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锐气。纵然韩遂老谋深算,可机关算尽,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。韩遂生谨慎,步步为营,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局面,却被王灿朝毁掉,让韩遂无力抵抗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反抗,而是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阎行说道:“主公,陇西郡丢失,冀城已经是座孤城。我们的前方有吕蒙,后方有王灿,必败无疑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韩遂盯着阎行,沉声问道:“我问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语气强硬,好像是亡命之徒的嘶吼。

    阎行抬起头,缓缓地说道:“为今之计,只有投降,否则马腾就是前车之鉴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韩遂把抓住腰间的剑柄,拔出长剑,对准了阎行,大声喝道:“阎彦明,你说什么,有胆量再说遍?”韩遂脸色铁青,瞪大了眼睛,眼球突出,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,使得眼球凸了出来,恐怖吓人。

    阎行面无惧色,昂着头,淡淡的说道:“主公,要有活路,唯有投降。若是主公准备和王灿死战,末将誓死追随。”

    句话说完,韩遂的宝剑哐当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投降!

    摆在眼前的只有投降!

    韩遂已经是五旬开外的老人,不再年轻了。他过了知天命的年龄,没有多少日子可活,也没有拼杀的锐气了。阎行提出投降的计策,韩遂心立刻就倾向了投降,因为他还眷念着家的妻儿,还想着享受团伦之乐。

    阎行捡起长剑,放在旁。

    旋即,阎行缓缓说道:“主公,马和马休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阎行提及马兄弟,韩遂的表情顿时复杂起来。马腾被王灿的大军杀死,马岱也被王灿的大军杀死,马铁也被王灿的大军杀死,这样的血海深仇注定了马和王灿处于对立面,不可能和解,也不可能跟着站在起。

    换言之,韩遂投降,注定了要和马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但韩遂和马腾结拜的时候,本就是利益的结合,没有多少亲情在其。马兄弟的死活韩遂点都不关心,不仅如此,在阎行提及马和马休的时候,韩遂眼闪过道冷厉的光满,心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若杀了马氏兄弟,他就有了投降王灿的资本了。

    韩遂压下心的想法,问道:“彦明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阎行注视着韩遂,看清楚了韩遂脸上表情的变化,也猜出了韩遂的心思。对韩遂不说出来的原因,阎行也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阎行沉声说道:“主公,王灿和马家誓不两立,末将建议除掉马和马休。”

    韩遂见阎行提出来,眼闪过抹笑意。

    旋即,韩遂说道:“马武艺盖世,恐怕不容易对付啊!”

    阎行却说道:“主公,军都是我们的士兵,只要您声令下,所有的士兵将马和马休包围起来,他们定然插翅难飞。到时候,万箭齐,纵然马有九条命也不够杀的。”

    韩遂摇头说道:“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死马,恐怕不好啊!”

    阎行闻言,心暗骂韩遂。

    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什么顾及呢?

    阎行眼珠子转了转,又说道:“既如此,等天亮后,将马和马休请到营帐,然后给马氏兄弟安上个罪名,再命令士兵将马氏兄弟射杀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韩遂听了后,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就算是强行加了个罪名,也有了层遮羞布。

    片刻后,韩遂叹息声,说道:“彦明,夜深了,你也回去休息吧。明日的谋划,全靠你了,我们大军的存亡,也全都寄托于你的身上,千万不能有差错啊!”

    阎行站起身,抱拳说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省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阎行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营帐里面闪耀的油灯熄灭了。就在油灯熄灭后,韩遂营帐外守夜的士兵,有个士兵借故离开了,迅的消失在夜色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马的营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帐,马休坐在下方,还有马带来的士兵,以及女扮男装的马云禄。

    马低声说道:“刚才有内应传来消息,韩遂那老家伙准备投降了,并且要杀了我们,好作为投降王灿的礼物。哼,老家伙是父亲的结义兄弟,却想着杀死我们,他不仁,就不能怪我们不义,我准备动手杀了韩遂。”

    时间很短,马却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由此,也能看出马的手段不简单。

    马在韩遂帐下过得非常不如意,直是默不作声,不参与任何事情。然而,马却悄无声息的笼络了韩遂的士兵,借此掌握韩遂的最新动向,手段颇为高明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三;